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英國政治怪咖 倫敦市長強生

中央社/ 2016.02.22 00:00
(中央社倫敦22日綜合外電報導)英國將舉行脫離歐盟公投,倫敦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說公投是「一生一次的機會,投下真能有所改變的一票」,表態支持英國脫離歐盟。這一表態在英國引發了空前的關注。

他的父親,前保守黨政治人物老強生(Stanley Johnson)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說,他再也想不出「一個可能終結職業生涯的舉動了」。他說,強生此舉並不是出於自己政治生涯的考量。

強生說:「投下贊成票將給歐盟開綠燈以推動更多的聯邦制度,這將會侵蝕民主。」

BBC政治事務記者昆斯伯格(Laura Kuenssberg)說,強生表態支持脫歐,會令脫離派的聲勢大漲,並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造成重大打擊。卡麥隆一直希望說服盟友及對手都支持留在歐盟。

根據BBC中文網,外界對他的舉動表示不解。

事實上,時常出其不意的強生一直是英國政壇的一個謎。從伊頓公學到牛津大學,再加上一位身為保守黨政治家的父親,強生的英國上層社會背景可以算是非常典型的了。不過,他又不是那種「標準」的上流精英。

他生於紐約,直到前不久還是美國公民。他在布魯塞爾受早期教育,祖上還出過一位也是記者出身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部長,強生這個姓還是上個世紀初他爺爺定居英國後才從土耳其姓改過來的。另外,用他的話說,他的孩子們都是四分之一的印度人。

強生頭腦敏銳、學業優良,同時朋友和同事們也能感覺到他的雄心勃勃。

但是,他也吃過自己不修邊幅風格的虧,而且不止一次。

強生的童年是在家庭農場的田園風光中度過的。他和兄弟姐妹們是團結而活潑的一群,可在學習和運動方面卻一個不讓一個。

在同哥哥姐姐們的競賽中,強生總能領先。不過,他志不在此,他小時候的理想是做「世界之王」。

1970年代早期,他的父親成了首批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專員,負責污染控制,因此舉家遷往布魯塞爾,他在那裏結識了未來的第二任妻子。

不過,父母的離異讓他不得不回到了英國的寄宿學校。

後來,他得到了著名的伊頓公學獎學金,不僅成了兩位英國王子的學長,他的校長也曾是前首相布萊爾的舍監。

1983年,強生進入牛津大學學習古典文化,對於熱中政治的他來說,牛津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他甚至一度偏離自己的保守黨傳統,以當時流行的社會民主主義相號召,贏得了牛津聯盟辯論會主席的選舉。

可能因為結婚典禮上錯穿了別人的褲子,或者因為結婚戒指戴上不到一個小時就不見了蹤影,他的第一次婚姻只維持了不到三年。

不過,那時候強生已經是布魯塞爾小有名氣的記者了。

要說他的事業也並不順利,第一份管理諮詢的見習工作只幹了一個禮拜。

記者生涯也差點兒夭折,因為編造了一段引語,「泰晤士報」的主編,雖然也是他的教父,決定讓他走人。

不過,他倒是幸運地被「每日電訊報」看中,不僅成了重要的寫手,還成了駐布魯塞爾記者,一直做到助理主編和首席政治專欄作家。

這時,他和童年在布魯塞爾的朋友、已經成為大律師的惠勒(Marina Wheeler)再結連理,1993年後一連生了四個孩子。

與此同時,他的新聞生涯也蒸蒸日上,而且開始成功涉足電視。涉獵範疇從汽車專欄到小說乃至電視紀錄片無所不包,他的專欄選集也成了暢銷書。

不過,他的政治雄心還沒有得到滿足。1997年曾代表保守黨在一個死忠的工黨選區參加大選,結果慘敗。

兩年後,他成為「 觀察者」(The Spectator)雜誌的主編,但並沒有信守接受這一職位時放棄政治,專心編務的承諾。

2001年,他在牛津郡亨利(Henley)選區當選國會議員。

不過,他雜誌上尖酸刻薄的文章,特別是挖苦利物浦人的評論又得罪了議會中的同僚。當時的保守黨主席雖然頂住了讓他辭去議員身份的壓力,卻不得不讓黨的文化事務發言人向利物浦全體居民道歉。

2006年他又因關於巴布亞紐幾內亞「食人」的言論而向該國整個國家道歉。

到這時,他的動輒放炮、隨後道歉和他那一頭蓬亂的金髮以及騎著自行車穿行倫敦的形像一起成了他的「商標」。

強生在2011年接受BBC「新聞之夜」(Newsnight)採訪時說,他在離任倫敦市長之後,「不再期待在政壇做一份大工作」。不過,這句話並沒有讓許多人當真。

很多人說,強生此次在英國脫歐公投議題上的種種言行,更讓人對他更大的政治野心產生好奇。近來,更是有媒體把他當成下一任首相的熱門人選。

可以肯定的是,未來幾個月,強生的一舉一動都將受到關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