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夢醒時分後的殘酷《藍色茉莉》(Blue Jasmine)】

滔客/ 2016.05.31 00:00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在伍迪艾倫所編導的《藍色茉莉》裡頭,紐約貴婦茉莉(凱特布蘭琪 飾演)便是一個這樣的角色,令人同情,卻也令人鄙視。曾經擁有人人稱羨生活的茉莉,當一切風雲變色,從雲端跌入谷底時,只得孤身一人前往舊金山投靠妹妹金潔,兩人一起擠在狹小的公寓裡生活。雖然在影片一開始茉莉便說:「我要拋開過去,重新來過。」但茉莉卻只打算忘掉過去失敗的婚姻,至始至終都不願拋棄過去奢華的生活。茉莉是個可悲又矛盾的存在,她自傲而沒有自我,勉強擺出上流社會的架子,卻完全找不到自我存在的價值。她必須要靠成為上流階層的人妻才能存活,否則就只能靠吃抗憂鬱藥物來度日。她是女性虛華的夢想,也是夢醒時分後的殘酷。優雅又粗魯,能將這兩種相反的特質完美的融合,是需要精準的拿捏。認清自己的本分一直是人生的課題,有人說:「當你的能力還駕馭不了你的目標時,就應該沉下心來學習。」茉莉的目標是重回上流社會,但她的能力無法達成這個目標,卻又不肯認清這個事實,而這樣的落差把茉莉給逼瘋了,也造就了《藍色茉莉》的主要的戲劇衝突。論戲,《藍色茉莉》讓觀眾在訕笑之餘,還能反躬自省。好的電影反映出人性的真實面,儘管不像茉莉如此誇張,但我們或多或少是不是也曾眼高手低而不自知呢?自嘆懷才不遇,卻不願自我充實? 論情,我們在茉莉與她的妹妹金潔身上,見識到愛情的殘酷與荒謬,真愛在物質生活與社會階層面前,似乎完全經不起考驗。兩人帶著墨鏡初次接吻,是伍迪艾倫的諷刺與幽默。《藍色茉莉》用揶揄諷刺的手法,讓觀眾看到人與人之間的炎涼世態,但真正讓茉莉這個角色惱怒又可憐的,則要歸功於凱特布蘭琪的完美詮釋。除了本身的表演功力了得之外,凱特布蘭琪對劇本的解讀也是一流,讓茉莉完美遊走在伍迪艾倫所打造的世界中。若表演過於浮誇,則容易被視為一般通俗的笑鬧話劇;若過於內斂嚴肅,則無法表現出茉莉的荒誕與傲慢。優雅又粗魯,能將這兩種相反的特質融合在一個個體然後完美的展現,是需要精準的拿捏。任何一個面向太超過,便無法完美的展現茉莉的特質。而凱特布蘭琪因為這個角色奪得一座小金人,可以說是實至名歸。藉由茉莉與金潔兩者的不同,來突顯上流社會與藍領階級之間的格格不入。《藍色茉莉》敘事方式利用現在與過去交錯編織而成,並置茉莉的繁華與落寞而產生對比來製造戲劇效果。另外也藉由茉莉與妹妹金潔兩種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的性格與外貌,來突顯出上流社會與藍領階級之間的格格不入。這些極端的元素融合在伍迪艾倫的機智與詼諧中,打造出這部節奏明快又帶有點神經質的都會愛情諷刺喜劇。令人會心一笑,又處處發人省思,絕對稱得上是伍迪艾倫的經典代表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