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獵殺紅帽子--「泰源事件」外傳

立報/本報訊 2013.07.25 00:00
【新國際編按】2013年6月21日,「泰源事件追思會」在立法院大禮堂舉行,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以事件當事人的身分,邀請了朝野諸多重量級政治人物與會,包括前總統李登輝、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監察院院長王建煊、民進黨主席蘇貞昌、高雄市長陳菊以及多位國會議員都是在場貴賓。然則,這樁發生於1970年2月的泰源監獄(位於台東縣東河鄉泰源谷地)事件,有許多傳說,也有多種面貌,多重詮釋。除了施明德的「烈士」說法之外,同樣是白色恐怖時期政治犯的吳俊宏則對於事件過程提出另一種敘述:

■吳俊宏

「報告監獄長!報告監獄長!」

1972年9月29日中日斷交後某日,綠島政治犯監獄內受刑人柯旗化(《新英文法》一書的作者),隔著押房的小監視窗,對著正巡視押房的監獄長高喊著。

「什麼事!」監獄長冷冷的回答著。

「這些紅帽子的共產黨人都應抓起來法辦。」

「為什麼?」監獄長問。

「中日斷交他們都很高興,我們應該聯合日本對抗中國共產黨才對。」柯旗化義憤填膺地向監獄長控訴著。

然而,很不湊巧的,這位監獄長當年年輕時曾參與對日抗戰,對日本人的惡行恨之入骨,聽柯旗化說要聯合日本,心頭憤懣,一湧而出,拉高嗓子,大罵柯旗化:「混蛋!」

這是一則監獄內廣為流傳的統獨對立故事。它典型的反映統獨兩邊不同的世界觀。

獄中政治意識壁壘分明

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後,大肆抓捕島內的左翼分子,無數本省及外省籍菁英被殺,幾千人被監禁在綠島。這些被監禁在綠島的人,大都信仰社會主義或受社會主義思潮的影響,因此被稱為「紅帽子」;又由於他們都反對美、日帝國主義,主張與社會主義的中國統一,故又被稱為「統派」。

1950年中期,台灣的左翼人士大致已被國民黨肅清殆盡,從此左翼運動失去領導,左翼思潮也因而斷層,左翼的革命運動一時銷聲匿跡。

接續而來的反抗國民黨運動,遂由台灣本土的地主階級以及一些地方仕紳所領導,如廖文毅、辜寬敏、高玉樹以及當時省議會的五虎將吳三連、郭雨新、李萬居、郭國基、李源棧等。這些地主階級及地方仕紳,因屬於台灣的既得利益階級,故其所領導的反抗運動,在政治取向上走的是親美親日、反共反中反社會主義的台獨路線。此外民間自發性的知識青年反抗組織,也由於缺乏左翼思潮的導引,並在本省籍台灣人反國民黨反外省人情結的作用下,而走上同樣的台獨路線。

一時台獨運動成為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中期台灣反抗運動的主流。

這期間發生幾個較大的台獨運動的政治案件:

1961年「蘇東啟案件」,此案51人被捕入獄。

1962年施明德的「台灣獨立聯盟案」,此案24人被捕入獄。

1967年林水泉、顏尹謨的「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此案15人被捕入獄。

這幾十位台獨人士,部分被送往台東泰源及其後的綠島監獄服刑。這批年輕的本省籍新生代政治犯,在監獄內形成一股勢力,因他們認同資本主義,主張親美親日,被稱為「白帽子」,又由於他們主張台灣獨立,被稱為「獨派」。

從此監獄內以「紅、白」、「統、獨」分成兩派,彼此在政治意識上壁壘分明,互不相容,在生活上,卻朝夕相處,同居一室、時有衝突。1970年「泰源事件」時,遂發生台獨人士計劃於暴動成功後欲獵殺紅帽子的驚魂事件。

同是政治迫害下的淪落人

台獨人士為什麼要策劃泰源暴動,其背景在於,台灣當時的整體政經環境,對台獨運動並不是很有利。

首先,地主階級和地方仕紳所主導的運動,本就和一般民眾的利益不太切身,尤其剛從台灣土地改革中獲得利益的農民,和地主階級的利益甚至是對立的。其次,當時台灣經濟正以「四小龍」之身,快速發展,人民生活逐漸提升,社會相對穩定,歷屆地方選舉,國民黨仍牢牢的掌握多數。本土台灣人雖不滿國民黨的白色恐怖統治,但反抗意志並不高昂。此外,1965年台獨大師廖文毅被從日本策反回台,對台獨運動來說是個沉痛的打擊,加以上述諸多台獨同志一一被捕入獄。

如此處境令獄中台獨人士,憂心如焚,他們朝思暮想,苦思對策,最終選擇一條激進路線。企圖透過監獄暴動的手段,喚醒台灣人民的革命熱情,並引發國際關注與支持。

▲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右起)、前立委林濁水、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2013年5月30日在立法院出席記者會,向泰源監獄武裝革命的5位台灣烈士默哀致意。(圖文/中央社)

據坐牢34年7個月的林書揚生前告知筆者,1970年1月3日彭明敏逃離台灣後,傳回信息說,美國之所以不支持台獨,是因對台獨是否持反共的立場,存有疑慮。因此監獄內的台獨人士,遂計畫進行一次暴動,一方面藉此暴動,喚醒國際對台灣人民革命運動的注意,另一方面,暴動一旦成功,先入監內殺掉紅帽子人士,以向美國宣示他們的反共立場,尋求美國的支持。

此事在監獄內傳開,引起紅帽子一陣騷動,一段時間,泰源監獄的放封場都在議論此事,如何應付此形勢,紅帽子這邊意見相當分歧,有人主張洩密以求自保,有人主張直接向監方告密,最終經過廣泛慎密思考後,紅帽子這邊得到如下三點結論:

一、不參與:認為此事乃台獨運動者面對困境所做的盲動行為,不可能成功。

二、不檢舉:檢舉有損紅帽子的人格,況且檢舉後必面臨監方無盡的盤問,屆時在無確切證據下,必然引起紅白兩方,在監方面前互咬,其後果難料。說不定監方會據此再製造個案件,處決一些人。

三、團結自保:一旦暴動發生,設法鎖住押房大門,讓外面的台獨舉事者,無法進入殺紅帽子。同時萬一被衝進來,則綁架押房內的台獨同夥,以資對抗,當時監獄內紅帽子人數仍然遠多於台獨人士。同樣關了30幾年的政治犯徐文贊回憶說,當時他們準備以自做的小提琴弦,勒住同房的台獨份子,以資抵抗。

紅帽子間取得以上共識後,林書揚找來10位可信的同志,分頭在紅帽子間進行說服工作,並防止此事被其他非紅非白的第三者知曉,尤其是監獄中的老兵,以免這些人去告密。

泰源事件最終於1970年2月8日發動,徐文贊說他們當時稱此事件為「二八事件」,這天剛好吃米粉湯,因此其後每年2月8日他們都會吃米粉湯,以資紀念。

此事件是否真有獵殺紅帽子一事,因無明確證據,至今固然不易證實,但以當時獄中紅帽子的嚴肅對待看來,似非空穴來風,值得一記。

日前施明德疾呼向「泰源烈士」致敬,就台獨運動者來說,這些人是值得他們以「烈士」相稱,但就泰源事件本身,若真如林書揚所言,欲獵殺紅帽子來祭旗,以向美國明志的行為,則非「烈士」所應為,畢竟同是國民黨政治迫害下的淪落人,縱使政治立場不同,何苦出此下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