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Les and the City:要死人才會張開眼的政府

立報/本報訊 2013.07.25 00:00
■AD. Lin

陸軍下士洪仲丘被關禁閉暴斃案,讓我身邊所有男人都沸騰了起來,從我老弟到職場上男同事們,從關禁閉一路展延到爽兵、手機、抽菸、小蜜蜂飲料的價格,只要跟當兵有關都成了話題。可是關於軍中人權跟霸凌這最重要的議題,我發現這些當過大頭兵的男人們,人人都成為神探福爾摩斯,也都認定洪仲丘是被整死的,因為他們都認為軍中霸凌本來就一直存在的既定事實。男同事說長官看不順眼惡整小兵很普通,只是這次搞出人命事情才鬧大。加上軍方太誇張,推拖拉錄影畫面一片黑拿不出真相,疑點太多當然會讓事情越搞越大。

無法不聯想到葉永鋕,13年前就讀於屏東高樹國中國3學生葉永誌,因為個性陰柔在學校被同學歧視霸凌,雖然跟學校反應但狀況並未改善,在某次於上課時間時去廁所,結果卻是被發現躺在廁所地上,死亡。當時校方的處理方式跟軍方太像,推拖拉到葉永誌自身問題。後來屏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是用「學校設備安全不足」這種業務過失理由起訴高樹國中校長、總務主任跟庶務組長。打了6年官司。根據資料,當時里港分局的分局長曾經說過:「這孩子比較娘娘腔,事情鬧大了,對家屬也不好,最好淡化處理!」然後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法官在庭訊甚至說:「性別平等這什麼東西?很時髦喔!」真是可怕的古早想法,葉永誌的冤死,催生了《性別平等教育法》。

現在全國鬧得沸沸揚揚的洪仲丘枉死,揭露出軍中對於絕對權力以及僵化體制的默許甚至助長霸凌。然後我們看到媒體報導總統出面道歉了,但卻是在國民黨中常會鞠躬道歉,為什麼不是在總統府發表道歉聲明,而是在關起門內自己所屬政黨聚會中道歉?難道這只是家事黨事而非國事?

為什麼一個國家的領導者跟當政服務領導團隊,非到要搞到出人命之後,才開始正視問題?(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