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情與劍霹靂交響曲 廣藝臥虎藏龍

民生@報/陳小凌 2012.06.07 00:00
圖說:王乙聿與姊姊王乙曲二胡及琵琶的演奏。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山山皆臥虎,無處不藏龍!用音樂思考武俠,用武俠締造音樂。這是廣藝基金會執行長楊忠衡對6月19日廣藝愛樂在國家音樂廳發表「臥虎藏龍 情與劍的霹靂交響曲」音樂會,以譚盾的《臥虎藏龍》,「混搭」3位台灣新生代作曲家的全新創作,讓樂迷在「武」動中,聽得到電影、電玩和布袋戲。走出學院理論、擺脫外國架構,尋得屬於這塊土地的音樂語言,來進行國內作曲舞台的改朝換代。

廣藝愛樂3月以「電子三太子」搖擺國家音樂廳,19日再接再厲要讓弓弦擊出火光,三位國內的新銳作曲家-林心蘋、王乙聿、巨彥博,分別以「電影」、「布袋戲」、「電玩」中的武俠世界為背景,進行全新創作;這次音樂會更融入劇場製作的概念,將導演、影像與舞台設計、服裝與造型設計、燈光設計納入製作與呈現方式當中,要以全新的表現方式,帶領觀眾從聽覺、視覺、感官、想像為出發。

武俠能不能入樂呢?楊忠衡說,西方早就把民間傳說當成重要音樂泉源,集大成是華格納。他把神秘的北歐神話串組成龐大的音樂史詩,從《唐懷瑟》、《羅安格林》到超級巨作《尼貝龍根指環》。相形之下,華人音樂家對武俠的想像還在起步,直到奧斯卡名作李安的《臥虎藏龍》出現,邀請譚盾譜曲,名家出手果然不凡,以有別傳統、簡約卻又獨到的手法,讓這部電影在氣勢深度上得到全世界肯定。

楊忠衡強調,台灣作曲界其實是臥虎藏龍,但往往這些新銳作曲家,缺乏發表的舞台,或是作品不夠學院而被排除在外,他希望透過廣藝搭建的平台,讓這些作曲家的作品能夠在當下被聽到,而非等到數年之後。打破民眾對於現代音樂和國人作品的印象,他特別提出「劇場式音樂會」的概念,以此突破「新」的門檻。

此次受邀創作的作曲家,譜寫《英雄路之戰雲》的王乙聿,二胡、指揮和作曲三修,此次以布袋戲中的武俠世界為主題,超脫傳統概念與歷史框架,全力揮灑幻想時空的武俠色彩,充分表現出現代布袋戲配樂,豐富、飽滿、華麗的風格,同時與姊姊王乙曲,親自披掛上陣,登場擔任二胡及琵琶的演奏,將二胡與琶琵帶入交響樂世界。

師大音樂系畢業的巨彥博,端出電玩交響詩《劍》。他因Po在網上的作品被楊忠衡聽見,透過網聚一拍即合,他作品風格猶如「變色龍」,這次為「臥虎藏龍」寫的曲子「劍」,是以「劍」與「旅行」兩種概念結合,樂曲中交雜著旋律與配器相互撞擊的澎湃節奏,彷彿電玩遊戲中萬人大亂鬥的激烈場景,有點「仗劍走江湖」的意境。

創作《念》群俠組曲的林心蘋,也是位揚琴演奏家,運用作曲家女性的本能,以沉靜溫柔的心思,用音樂探討武俠的精神哲學。她心中最欣賞的武俠人物是「功夫熊貓」。

「臥虎藏龍-情與劍的霹靂交響曲」將於6月19日在國家音樂廳舉行,購票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