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將父親還給我們吧」 瓊瑤遭繼子女控訴

yam蕃薯藤新聞/ 2017.05.02 00:00
作家瓊瑤先前連日在臉書發文,陳述丈夫平鑫濤因病情加重,並在麻醉科名醫侯文詠的建議下,讓院方為丈夫進行插管,但在看到丈夫插管的樣子後,令瓊瑤覺得「背叛老公」而一度有從榮總跳樓的念頭。熟料瓊瑤最新一篇文章發不到一天的時間,就遭暨子女們聯合駁斥,要求「瓊瑤阿姨」不要將父親和他們當成她的演員,更指瓊瑤對於平鑫濤插管的描述與事實有所出入。 平鑫濤之子、同時也是皇冠出版社社長平雲今天到瓊瑤臉書發表「給瓊瑤阿姨的一封信」一文,表示父親是失智而非病危,瓊瑤的文章卻如同將父親平鑫濤送上公審的祭台宣判死刑。平雲表示:「父親一向極為注重隱私,很遺憾他的病情最後卻變成公開討論的八卦話題,對身為子女的我們來說,這是何其不堪的事」並強調「基於對父親的尊重,多年來我們對於瓊瑤阿姨一直以禮相待」但事情已經發展到「得不站出來做一些澄清的時候,尤其無端牽連到侯文詠先生以及許多在父親生病過程中幫助我們的醫護人員,更讓我們深深地感到過意不去。」 平雲在文章中還強調鑫濤住院、插鼻胃管的經過和瓊瑤所寫有很大出入,並指責瓊瑤無法接受父親失智的事實就是整起事件的起源,批評瓊瑤因為「父親得了失智症,不再記得您,無法對您說愛,就是『沒有靈魂的肉體』,不如去安樂死」。 平雲全文 一封沉重的公開信 瓊瑤阿姨: 自從3月12日您發表寫給中維、琇瓊的公開信後,這一個半月來一路看您的發文,心情也從一開始的體諒與理解,逐漸轉變成心痛與不解。儘管您在文章中所述有許多地方跟事實有所出入,基於我們對於父親的尊重,一直隱忍至今。但看了您4月28日的發文甚至不惜動用三字經開罵,考慮良久,覺得還是需要代表我們三個子女表達一下我們的立場。 您要表達您對安樂死的支持,我們一向尊重。您要追憶過往跟父親的恩愛,我們沒有意見。您要藉由貶損、醜化我們來凸顯您照顧父親的偉大,我們概括承受。但我們不能接受的是,父親的病情被炒作成有如本土連續劇般的八卦題材。看到一群並不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真相的網友跟著批評、指責,讓我深深有一種荒謬的感覺。他們講的不是什麼陌生人,而是我們的父親啊!當這些事不關己的網友在拚命按讚、分享之際,他們也彷彿在責備我們:「怎麼不早點讓我們的父親去死,要讓瓊瑤受這種苦?」這原本是我們的家務事,卻被迫將父親的生命送上公審的祭台(而且大家都告訴我們應該判父親死刑),對身為子女的我們來說,這是一件多麼殘忍又令人感到心痛的事! 您一直念茲在茲插鼻胃管的事,但其實真正的重點始終不在於究竟要不要插鼻胃管這件事,而是我們跟您對於父親值不值得繼續活下去的認知不同。父親的遺囑寫得很清楚(跟是不是出自您打的字沒有關係,我們也有當面向父親確認父親的意願):「當我病危的時候,請你們不要把我送進加護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醫療器具來維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護病房裡。所以,無論是氣切、電擊、插管、鼻胃管、導尿管......通通不要,讓我走得清清爽爽。」開宗明義的前提就是「當我病危的時候」,但問題是所有醫生自始至終從來都沒有判定過父親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 您真正一直無法接受的其實是父親「失智」這件事。對於您來說,父親得了失智症,不再記得您,無法對您說愛,就是「沒有靈魂的肉體」,就不值得活下去,不如去安樂死。但對我們來說,即使父親得了失智症,不記得我們了也沒有關係,只要他在自己的世界裡好好地活著就足夠了。他不記得我們,但我們對他的記憶還在,不會因此影響我們對他的敬愛。我們從來沒有不能接受父親失智、退化這件事,他當然無法再回到以前那個意氣風發的大平先生了,但他還是我們的父親,這一點就夠了。我也想以您一再提及的蔡佳芬醫師書上的一句話提醒您:「他的記憶失落了,但他仍渴求愛與被愛」。 還記得您在完全未跟我們商量的情形下,就自行將父親從榮總轉到XX醫院時對我們說:「對我來說,你們的父親已經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肉體,從今以後請你們自己照顧,我要去過我自己的生活了。」既然如此,就請將父親還給我們吧,這是我們最沉痛的請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