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帶著孩子創業去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5.02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琪拉編譯

新創事業一點也不容易。吃緊的預算空間、少數的人力支援、還有無以計數的實驗與失敗。這樣的環境對每個工作的人來說一點都不完美,更遑論那些還是當父母親的創業者。為了解決這些挑戰,最近有很多工作空間,專門提供家裡有小小孩又同時在創業的父母容易一點的工作環境。

由各種不同管道所資助,這些共同工作空間都提供創業者最重要的功能。有些提供創業者與公司或投資人面談的會議室、有些幫助創業者學習開公司需要知道的知識、有些則提供創業者與人或同事面談的場所。

在紐約州杜罕有個共同工作空間–Nido。在這裡不僅提供創業者合宜的工作環境,裡頭還有一間蒙特梭利幼稚園,讓父母可以安心地一邊工作,一邊把孩子交付給專業人士。一名有三歲及六個月大的母親就說:[這裡太完美了,我可以專心於我的烘培創業,也可以讓我的小孩有安心的地方可去。更完美的是,我還可以中途休息,幫我孩子餵奶,也可以隨時看到他們。]

依據估計,美國約有11100間共同工作空間,但擁有托兒服務的工作空間還是少數。主要考量在於法規限制,還有同時要提供給成人工作及小孩奔跑的環境,其實並不容易,Nido算是成功的。Tiffany Frye在女兒一歲時出來創業,她當時召集了七個跟她有同樣想法的家庭,開創了Nido。最初只是互助團體,讓一些父母在工作時,由其他家庭幫忙照顧他們的孩子。現在他們約有28個家庭會員,租借工作場所費用每月約400美元,托兒所費用每月則約900美元。目前還有很多家庭在候補名單中,找到更大的場所是Frye女士當前的考驗。

傳統的共同工作空間對於有小孩的父母來說漸不符合需求。William Fertman 本身是個創業家,同時又是個新生兒的父親。因為妻子是個穩定的上班族,必須準時上下班,而工作時間可以彈性的他,很順理成章的擔負起了照顧新生兒的工作。但他說他無法再融入過去那種在企業孵化器(business incubator)裡的文化了,那裡大部分都擠著20幾位男性駭客,而且他們都沒有小孩。Fertman先生開始尋找可以同時帶小孩與創業的環境。

在2014年,他加入了柏克萊的Mothership HackerMoms。這是個同時提供托嬰服務以及共同工作環境的地方。六個月後,他創立了Monger網站,一個提供特殊食品的進口商、經銷商與零售商聯絡的線上平台。他說他很滿意Mothership HackerMoms的環境,有好幾筆生意都是他的小孩在隔壁房間玩時達成的。這裡的托嬰服務是由柏克萊大學的學生兼職提供,一小時的托嬰僅收費美金三到五元。

對很多企業剛起步的創業者來說,托嬰照顧是個無法負擔的成本。有些創業家於是尋求Google資助的創業計畫,稱作Campus for Moms。

Zuzanna Sielicka-Kalczynska就是一個好例子。她創立了Whisbear這間公司,製作可以發出音樂的泰迪熊,幫助哭鬧的孩子入睡。她的產品在波蘭很成功,但她不知如何打進美國市場,她於是申請進入Campus for Moms。在這裡,工作場所隔壁就是小孩房,提供室內遊樂場及哺乳室,媽媽們可以照顧孩子又不會錯過任何一場重要的會議。

Google開始在不同地方提供Campus for Moms的服務,並且不跟新創公司收取任何費用。負責Google創業計畫的董事Mary Grove表示,Google自己就是從新創公司起家的,因此資助其他新創事業本就存在於Google的DNA。

有著Google的幫助, Sielicka-Kalczynska女士現在於不同國家都有來自Google前輩的幫助,它們公司也剛贏得在歐洲的育嬰品牌獎。她說:[擁有一個新創事業就像擁有一個孩子,你真的很需要去關心照顧它。有時你對它覺得很失望,但五分鐘以後,它又會給你能量讓你繼續前進!]

參考資料:

Starting Up a Business, With Little Ones Close By

Related Posts:大企業開始重視社群媒體力量下班創業十大理由冰島確保男女同工同酬華爾街避險基金天王夢碎學習創業課程 建議先具備特殊專才如何讓工作效能最佳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