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江蕙告別「黃牛」搶票 政府出招有用嗎?

TVBS/ 2015.01.08 00:00
江蕙演唱會一票難求,「封麥」兩個字,讓歌迷搶票,不管荷包。卻因此便宜了黃牛,一轉手大賺價差。其實民眾只要主動檢舉,警方可以用社會秩序維護法偵辦,最多可罰1萬8千元。但經濟學者認為,最好的方法,還是從賣票程序,想辦法增加「黃牛成本」。 江蕙歌曲《感情放一邊》:「感情的世界越來越深,希望你可以疼我入心。」 台語歌后江蕙,每次上台都是經典,美妙歌聲只要開唱,粉絲鐵定爆滿,但這一次排隊買票程度,超乎預期,就是因為這句話。 歌手江蕙(104.01.02):「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也該是跟大家告別的時候。」 世新經濟系助理教授陳建良:「封麥,因為她是最後的一次,所以搞不好原本,縱使他(粉絲)的薪水不多,還是想去聽。」 江蕙歌曲《半醉半清醒》:「心在半醉半清醒,自己最明瞭。」 二姐歌聲告別舞台,不管票價多少錢,歌迷都願意多花一點,甚至熬夜排隊,賠上時間成本,就是要聽江蕙唱歌,只是一但有利可圖,就會出現亂象。 世新經濟系助理教授陳建良:「我犧牲很低的成本就是排隊,然後我又可以,以這麼高轉售的利潤,所以當然我就會去做黃牛。」 有多少買多少,排隊也不怕,因為一轉手,網路上8百元變6千,2張5千8座位,喊到15萬,就連江蕙也說,黃牛實在太囂張。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罰鍰最高只有罰到1萬8千元,所以其實以台灣,比如說這次江蕙,其實他(黃牛)賣一張票,賺的可能就超過1萬8。」 黃牛賣票有法可管,社會秩序維護法明文規定,買票非自用,賣錢圖利,可處3天拘留,甚至罰錢。但歌迷苦等,還是買不到票,代表亂象沒有改變。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其實2年前也一樣是江蕙演唱會,2013年1月那一次,就有黃牛票的販賣員被裁罰,不過只罰了3千元,所以顯然是不痛不癢。」 世新經濟系助理教授陳建良:「願意付的價格,其實跟他的所得有關係,也就是今天如果是郭台銘,郭老闆很有錢,1萬元、2萬元對他來講是非常少的。」 江蕙歌曲《半醉半清醒》:「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聽江蕙唱歌,被黃牛操縱,有錢才能聽,學者認為,符合經濟學原理「效用最大化」,卻對歌迷不公平,聽現場的人,如果不是有錢,就是有權,不然就得付出大量時間成本,要解決亂象,就得想辦法「增加黃牛成本」。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娛樂票券也是要記名販售,就是那個票券是寫明,購買人是誰,或者是說他(主辦單位)有一些方法,不是按照排隊的先後,是用隨機抽籤的。」 世新經濟系助理教授陳建良:「每買一張就要排一次隊,或是這怎麼樣的,這個方法可以讓黃牛的成本增加,但是同時也讓真正去排隊購票的人,成本也增加。」 行政院消保處副處長吳政學:「針對黃牛事件部份,應該勇於檢舉,趕快出來檢舉,因為我們到目前為止,受理的申訴案只有3件。」 對黃牛嚴厲,也會讓歌迷不方便,搶票亂象,政府公權力打算介入,警政署將考慮修法,提高罰鍰上限,甚至成立檢舉專線專屬窗口,懲罰黃牛七傷拳,終於出手,但二姐歌迷們,已經遍體鱗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