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iPhone包裝外盒的「開箱文」(下)

WIRED.tw/Deborah 2014.01.29 00:00

不光是表面,iPhone的包裝外盒連內側都平滑無暇,有如剛切出來的嫩豆腐。

除了紙盒基底採用技術門檻高的「V字切割」技法外,蘋果還掀起了「貼箱界」糊薄面包裝紙這道工序的革命。首先,是被稱之為「Flap」的粘黏處涵蓋整個紙盒短邊側的面積。這麼一來,紙盒短邊側的表面便不會因為包裝紙重疊面積不一而有高有低。

一般自動製盒機的大量生產方式如上圖右半部所示(節錄自參考文獻),先將紙盒基底的長邊與短邊以膠帶固定,接著左右的Flap必須各自黏貼於基底的短邊側,且尺寸只有如2所示(節錄自參考文獻)紅色虛線梯形框的大小。這麼一來,不光是包裝紙的重疊部分,膠帶、黏著劑所造成的厚度皆使得紙盒表面突起或高低不平的問題更加嚴重。相對地,蘋果的做法則是不以膠帶固定紙盒基底的長邊與短邊,而是僅以黏著劑固定紙板與紙板的相接處,如紅線所圈出的A、B所示(節錄自參考文獻)。接著,為了維持表面的光滑平整,如上圖左中、左下的紅色虛線長方框2、3所示(節錄自參考文獻),左右Flap的大小均等同於紙盒短邊側的面積,2、3交疊完畢後在4的部分上膠,最後反摺至紙盒短邊的內側。

而紙盒內側的枝微末節,蘋果也毫不放過。一般「貼箱」四周的摺邊寬度為1至2公分左右,如下圖右半部所示(節錄自參考文獻)。若想要藏住摺邊,則另行貼上「遮羞紙」了事。但蘋果的做法卻是一氣呵成地反摺到底,摺邊涵蓋了整個內側的面積,連最不起眼的地方也貫徹其龜毛的意志。一般的自動製盒機只能同時進行左右兩側的反摺動作,若是蘋果所要求的規格,如下圖左半部所示(節錄自參考文獻),反摺到底的寬度勢必造成紙片與紙片互相打架,導致機器無法順利進行加工。

從裡到外無懈可擊的平滑無暇,並不只是對美感的追求這麼簡單而已,更為包裝外盒的開闔手感帶來這樣的效果 — 欲將盒蓋與盒身分離時,兩者間的縫隙充滿著空氣,使得盒蓋能順暢無阻地輕鬆打開;欲蓋上盒蓋時,只要對準盒身邊框的位置,即可透過盒蓋本身的重力,順暢無阻地輕鬆蓋上盒蓋。這就好比開闔茶道愛好人士所講究的精緻「茶筒」(裝茶葉的小罐子,更可以拿來裝堅果、彩糖等)般,在消費者初次與iPhone面對面時,便能感到高層次的產品價值。

村上社長表示,「就蘋果所需的量來看,iPhone的包裝外盒不太可能以手工一一製作。但一般業界所使用的自動製盒機,在理論上又無法消化蘋果所要求之異於常人的規格」。那麼,iPhone的外盒是怎麼來的? 對此,不找出答案絕不罷休的日經Design,展開了地毯式的搜索。最後,輾轉得知日本國內存在可製造出與iPhone外盒相同規格的之特殊自動製盒機的消息。踏破鐵鞋,日經Design總算查出這部神奇機器,也就是義大利Emmeci公司所製造的「MC-2004 MEB ST-HM」的落腳處 — 位於東京的貼箱製造商三光紙器工業所

三光紙器工業所的製造統籌部長菊池嘉章在接受日經Design採訪時表示,一直以來業界所使用的自動製盒機,皆以左右同時進行的方式,黏貼紙盒短邊側的Flap部分與四周摺邊。因此,在處理蘋果規格之大面積的Flap與超寬摺邊時,便會出現紙片互相打架而無法順利黏貼的問題。此外,一般自動製盒機在黏貼紙片時所需的板型轉輪零件,其尺寸也並非設計為足夠涵蓋整個紙盒側面面積的大小。簡單地說,一直以來自動製盒機的設計概念,皆基於「一次的動力供給便得完成一連串黏貼作業」的想法。因此,包裝紙盒的機械生產存在著諸多限制。而Emmeci公司所推出的特殊自動製盒機,分別以不同的馬達控制各個黏貼的步驟,完全顛覆過去自動製盒機的設計思維。

幾年前三光紙器對是否引進Emmeci的生產設備進行評估時,菊池部長曾遠赴義大利造訪。當時Emmeci展示了與iPhone包裝外盒的結構幾乎雷同的樣品,經手過不少名牌精品包裝外盒的菊池部長看了以後相當納悶,到底是什麼樣的企業,為了什麼樣的目的,非得需要MC-2004 MEB這種違反貼箱界常識的機器? 之後iPhone包裝外盒隨著機子一起亮相,菊池部長這才明白MC-2004 MEB之所以存在的道理。菊池部長更表示,至今他尚未看過其它足以匹敵iPhone包裝外盒品質的紙盒。也就是說,目前充分活用MC-2004 MEB這部機器的企業,只有蘋果而已。

主導引進MC-2004 MEB的三光紙器社長堀泰之進一步表示,「說MC-2004 MEB是為了蘋果而誕生也不為過。無庸置疑地,蘋果的存在,是Emmeci開發MC-2004 MEB最強有力的後盾。」蘋果在傳統產業所掀起的革命,除了以鋁加工領域為主外,還不為人知地影響了貼箱界。堀社長語重心長地說,不要天真地以為擁有MC-2004 MEB這部機器就能輕鬆製造出蘋果品質的包裝外盒。紙是有生命的,會因為一點小小的因素而膨脹收縮,不但影響加工時的精確度,還會出現翹起或彎曲的現象。除了選擇適當的黏著劑與講究黏貼時的每一道手續,還需要不易膨脹收縮且與黏著劑親和力高的好紙。此外,也必需妥善掌控工廠的溫度與濕度,並具備使黏貼完畢的紙張完整服貼於紙盒基底的加壓技術等。在對所有步驟追求極致的面面俱到之下,才有可能製造出蘋果品質的包裝外盒。

堀社長更明言,要是哪天接到蘋果生產包裝外盒的委託,平均一個的報價會上看至日幣600円,且事前需要相當期間的準備才行。對包裝非常講究的和菓子、名牌手表等精品外盒大約為日幣300円左右,相較之下iPhone的包裝外盒簡直就是高檔貨中的高檔貨。堀社長表示,他到目前為止鮮少接到「這麼一丁點大小就要日幣600円」的訂單。

這麼一個大家總是忘了它的存在的包裝外盒,值得這些人如此大費周章的原因在哪? 村上社長在其公司簡介中所闡述的概念告訴了我們答案,大意如下:

「人對於事物的可識別範圍,也就是可言語化,以定性或定量方式描述的部分,只不過占了5%而已。剩下的95%則是無法邏輯式說明的感覺、感性部分,也就是所謂的『非言語領域』。

過去各行各業只要管好『言語領域』內的事即可,但現在是不跨進『非言語領域』,便難以向消費者傳達產品訴求的時代。沒錯,透過『感性』的訴求。比方說,法拉利就是比Toyota多了一份難以形容的『性感』與『姿色』。大家都很容易感受得到法拉利的『性感』與『姿色』,但很難以精準的數據或文字表達。從『經驗值』與『感覺』累積而來的東西,是沒辦法言語化或量化的。

的確,就CP值來說,以Toyota為首的日系車種可以說居世界之冠。不易故障、維修方便,在性能與品質方面也沒什麼好挑剔的。不過,說到『性感』、『姿色』,以及『駕駛時的快感』,日本車則比雙B、法拉利等遜色了許多。這是從直接觸動人心的『感受』(非言語領域),而不是『規格』所創造出的企業、品牌價值。我們的存在便是透過 『貼箱』,為客戶的企業、品牌價值建立獻上最誠摯的心力。」

包裝是錢花在刀口上的投資。視包裝等眾多項目為成本而東砍西砍,最後砍到不知剩下什麼的(兩光?)思維,與蘋果、Emmeci、村上、三光等的做法實為極端的對比。

參考文獻:異例の1個600円 iPhone「箱」に革命(下)

(圖片來自Dave Pinter,CC license)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