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學生臉書告解 負情緒傾巢而出

立報/本報訊 2013.03.2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臉書上,一則告解的貼文寫道:「我有強迫症,會在洗衣間裡偷別人的衣服,」另一則貼文則寫著:「在科耶塔村(Coyote Village)之所以會貼上『公共場所不得小便』,都是因為我。」年輕人表露黑暗面據《路透》報導,另一則貼文寫道:「我在學期中就把課本賣掉,換成春假時去德州聖帕諸島(South Padre)的旅費……總要有辦法付得出酒錢呀。」有時悔恨有時粗野,這些匿名的告白就這樣出現在數所高中和大學臉書的「校園告解」頁面上。與許多社交媒體風潮一樣,告解的風潮在青少年和20多歲的年輕人間流行起來,但是教師、執法人員和學校顧問都緊張了起來。「這是另一個孩子們表達傷害性情緒的創意方式,那些情緒相當令人洩氣。」佛羅里達亞特蘭大大學網路霸凌研究中心共同主任辛都亞(Sameer Hinduja)表示。於此同時,這些頁面有時也提供了一種心靈淨化的作用,吸引那些經歷憂鬱、酗酒或飲食失調的學生坦露內心。告解頁面的匿名性是重點。這些頁面利用臉書堅持使用者必須在社交網路上使用真名註冊的要求,來做為基本的權宜之計。設立告解頁面的學生必須要使用真名,以符合臉書政策。但是他們可以隱藏身分,僅以頁面管理人顯示。為了讓貼文者保持匿名,他們使用免費線上調查工具,像是Survey Monkey或Google Forms。想要告解的人只要點連結,開啟一個空白回應頁面,就可以把心裡想說的話一股腦傾訴出來。頁面管理員看不見發表告解文者的身分,只有他的告白。這些頁面吸引到了許多拜訪者,他們對最吸引人的告解文表達讚賞,不管是按讚或回文。有時連一些賣弄文采和小聰明的回文都能夠吸引到許多人加入討論。仇恨、歧視言論蔓延「愈挑戰禁忌的貼文,愈能吸引更多注意……所以幾乎沒有動力讓進入頁面的人自我節制。」辛都亞表示。拉費芙(Alisen Lafaive)在開始觀看紐約州波茲坦(Potsdam)的克拉克森大學(Clarkson University)臉書告解頁面時,很快就發現了這點。「一開始,我的想法是:『克拉克森大學告白!一定會有很多八卦。』」讀大二的拉費芙表示。然後她開始瀏覽下面的貼文,許多充滿了對女性的批評責罵。「那些話太惡毒了。」她表示:「就算沒有一則貼文是針對我所寫的,我還是感到很受傷。」她貼了一則文章,請求大家謹慎使用字詞,但卻遭到忽略。一名臉書發言人指出,只要貼文內容仍舊在所謂禮貌的界線內,就不會違反臉書規則。但部分校長、大學行政官員和警方已經開始抱怨這些頁面。上個月,蒙太拿警方看到卡里斯派爾(Kalispell)兩所高中的告解頁面後大為驚慌,要求臉書將這兩個頁面關閉。臉書方面將其中一個頁面關閉,另一個頁面的冒犯性言辭則被移除;但是卡里斯派爾警官帕斯(Jason Parce)表示,好事的學生已開了第3個頁面。帕斯威脅要以毀謗罪名起訴參與者,他們才迅速地把貼文刪除。雖然部分貼文是匿名,但許多留言來自臉書帳號,所以可輕易辨認出誰是留言者。「有許多貼文中出現了針對特定人士的性相關文字,也使用了許多仇恨語言。」帕斯表示:「無庸置疑,當孩子不用與他人面對面,他們更願意變得粗野,他們躲在電腦後做這些事。」學校官員開始調查具冒犯性的貼文後,愛達荷州和亞利桑納州的高中臉書頁也被關閉。數個告解網站的管理人員表示,他們會就貼文一一審查,如果有任何不妥之處,便拒絕張貼。臉書也會定期審視網站頁面,如果有人對貼文內容抱怨,臉書也會介入。臉書發言人表示,如果檢視者認為一則貼文內容不妥,臉書會移除貼文,或直接把網站關閉。然而,這些防範措施都無法決定這些告解頁面上的貼文或留言究竟是否來自特定學校的學生。而就大學來說,各大學關切的比較不是霸凌問題,而是大學形象的問題。大學憂心名譽不保包括舊金山州立大學在內的大學都已要求這些告解頁面停止使用學校的校徽以及標誌性建築的照片,因為校方擔心不知情者會把許多關於酒精下的放蕩性生活視為大學生活的一部分。儘管校方的反對(又或者這是原因),告解網頁愈來愈熱門,這可能會幫助臉書重新吸引青少年和大學生。線上調查工具Survata日前一項調查發現,13至25歲的青少年和年輕人,使用Tumblr的比例比使用臉書者高。臉書上的告解頁面是在這幾個月內紛紛成立的,無論是小型私立學院和大型公立大學都有成立。普林斯頓、哈佛和耶魯都設有此類臉書頁面。而奧勒岡州尤金鎮(Eugen)的連恩社區學院(Lane Community College)也有。部分校園的推特也設有告解頁面,但是,臉書仍然是最受歡迎的媒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告解頁面收集到了超過2萬1千個讚。而夏威夷大學馬諾分校頁面則收集近1萬2千個讚。紐西蘭和英國的學生也開始在線上坦承他們的祕密。「這些貼文讓我笑個不停。」夏威夷大學生物系學生米勒(Matt Miller)表示。他一天會上臉書看同學的告解貼文好幾次。最近幾則貼文有:悲嘆很難和一名美麗的棕膚女性交談;承認與助教發展戀情;還有一則秘密是:「我竟然主修數學。評斷我吧。」校園中的告解充滿了特定宿舍、班級、兄弟會和校園傳統等細節,讓這些告解充滿親密、喝咖啡聊是非的感覺。許多告解網頁甚至成為告白的場所:「給藝術史課上的長髮藍鞋男孩。你真可愛!!」這些頁面也成為痛苦學生的生命線。「我想給那些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的人一點希望。」威斯康辛大學綠灣校區(University of Wisconsin-Green Bay)的研究生蘇查克(Stephanie Suchecki)表示。她回應那些看起來最無望的貼文。然而,慈悲的時刻通常一下就被粗俗、猥褻的回應淹沒。亞歷桑納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告解網站管理員日前還鼓勵讀者要增強他們告解的力度:「你們那些瘋狂的故事去那了?沒有床上秘聞?!沒有瘋狂的派對?!拜託!這裡是ASU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