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私校賣學位 高教工會:結構問題

立報/本報訊 2013.01.13 00:00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前台灣首府大學助理教授葉義章涉嫌勾結部分教職員,讓推廣教育學分班的學生取得學士學位,向教育部申請上千萬元的補助。高教工會理事長、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戴伯芬強調,高等教育供過於求,老師背負招生壓力,不少老師會想盡辦法留住學生,販賣學位恐非個案,出問題的是高教結構。多年前的教改推動廣設大學、技職體性轉型科技大學,造成高等教育供過於求,不少私校或技職為了留住學生,將招生壓力轉嫁給系所與教師。私校老師透露,為了留住學生,就算面臨二一,學校也會想辦法補考或用暑修讓學生通過。不少學校設推廣部課程,讓推廣部學生插班考進大學部,獲得學位。私校老師直言:「推廣部原是給沒辦法念大學的人進修,現在是先進入進修部後再插班大學,進修部學生被拿去補充大學招生不足的缺額。」後段學校報到率低,學校為補足學生人數,只能靠轉學考來額外招生,轉學考頻繁,學生流動率也高,為了補充學生人數,教師被指派達到招生人數業績,否則會扣薪、或影響評鑑。面對高等教育學位淪為商品,教授像業務員得推銷學位的窘境,高教工會理事長戴伯芬直言,這是高等教育體制的結構性問題,指責單一教師的行為不能改變現狀。她強調,大家都以為廣設大學,私立學校和技職教育過度擴張是問題所在,實際上,公立大學近年「生師比」也持續上升;換句話說,國立大學隱性膨脹超收學生,間接影響其他學校。「目前5年5百億的學校生師比大約32,教育部可以馬上管制師生比,讓它降到25或20,讓其他學校有招生的緩衝空間。」戴伯芬認為,教育部應正視高教退場的問題,「如何有效做到退場,同時保障老師與學生的權益,是教育部的責任。」目前教育部交由市場機制決定,放任私校廝殺,最後受傷的是老師與學生,她呼籲,結構性的問題不應該指責個案行為,教育部必須負起責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