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踮完高跟踮硬鞋 廖奕琁兼模特、舞者不悔

欣傳媒/欣傳媒 2012.02.23 00:00

欣傳媒 | 欣傳媒/吳昱玟專訪

脫下高跟鞋,緊繃的小腿還沒有得到放鬆,不顧腳趾破皮瘀血,又換上芭蕾舞鞋踮腳轉圈,這是廖奕琁的生活,身兼凱渥模特兒、台北室內芭蕾舞團和大觀舞集獨舞者的身分,她是林志玲的師妹,也是少見在藝文、伸展台界都能雙棲的人,不服輸的傻大姐正青春,不怕辛苦,只想在兩條路上都瀟灑走一回。有些人天生屬於舞台,廖奕琁就是這樣的人,剛演過ELLE雜誌20週年形象廣告、跨年晚會節目《人間煙火》主要舞者,台北室內芭蕾全幕舞劇《吉賽兒》的幽靈皇后,不管走在伸展台當模特兒,或在舞台上當舞者,看到她就像看到光芒。「人生是由一連串的意外構成」,這句話在廖奕琁身上印證無疑。因為媽媽欣賞了舞蹈社的演出,想讓女兒像台上孩子一樣跳舞,小學二年級時廖奕琁被半強迫地送去上舞蹈課,第一堂是彩帶舞,「天啊,怎麼這麼好玩的東西!」之後,她自發性學舞20年。抱著成為舞者的夢想努力,大學時另一個機緣,讓廖奕琁的道路轉了彎更精彩。被朋友拖著報名校園型男美女比賽,當時她不懂時尚,化妝、衣服都由朋友打理,「去鬧了一下,得第二名。」就這樣意外上榜,開啟女孩們夢寐以求的模特兒生涯。杏眼豐唇、長髮飄逸,175公分的修長身形,廖奕琁上台秀衣服、舞步閃閃動人;鎂光燈暗下了台,她馬上放鬆變回傻大姊個性,坐椅子腳開開,聊天起來比手畫腳,怎麼樣都美,令人覺得老天實在不公平,為什麼美麗對她來說是這麼容易的事情?但是在觀眾看不到的地方,廖奕琁穿著短裙會露出「運動腿」,朋友建議她打肉毒桿菌恢復淑女腿形;腳趾關節是一個個小紅點,都是長年踮著舞鞋,反覆破皮流血又癒合的痕跡。廖奕琁還有肌肉纖維化的疾病,要做到芭蕾舞姿要求的180度外八很辛苦,國中時開過刀,醫生說是體質關係,將來有可能復發。選擇兼顧兩條路,除了身體上辛苦,也常有旁人的不同意見。有人覺得她應該出國深造成為職業舞者,有人為她腿部線條太結實、接模特兒案子受限制而感到可惜,大家對她「該走的路」似乎各有想法。堅持不放掉任何一邊,現在廖奕琁由公司幫忙接合適的工作,例如不凸顯腿部線條的秋冬裝、珠寶展,於展覽旺季時專心走秀;表演季節全心練舞,定期練習和上復健課,也不刻意打肉毒桿菌消肌肉,她覺得自己剛好取得平衡。「跳舞是上天給我最珍惜、最寶貴、最奢侈的禮物。」如果成為全職舞者,跳舞是對體力的挑戰,廖奕琁當模特兒可以適度平衡壓力,讓跳舞變成興趣,也可以訓練主持、走秀等不同技巧,找到喜歡做的事就抓著不放,再苦都要克服,在鎂光燈照不到的暗處,不服輸的舞台寵兒是這樣熬過來的。伸展台上冷豔高貴,上了舞台輕盈飛旋,廖奕琁將高跟鞋、芭雷硬鞋交替穿,模特兒走秀嘗試擔任主持人要角,舞蹈演出過優雅的祝英台、霸氣的幽靈皇后,她用傻大姐的個性熬過一次次艱難考驗,哭一哭就海闊天空,「辛苦一點就好了,很高興自己還堅持著。」更多精采影音、照片、專訪,請見「欣態度人物台灣讚聲」專輯。

圖說:「我還是想要跳舞,我不會因為當模特兒,放棄了我練了20年才得來的這雙腿!」這是奕琁對舞蹈的堅持,不因為工作放棄他的最愛。(攝影/陳國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