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政治失靈民在囧途-公僕不作為 五都失能寫照

中時電子報/文/張瑞昌 2013.06.13 00:00
政府為民服務,標榜要做人民公僕,這些口號像門楣貼的政治令符,在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一席炮轟公部門的談話後,像是被洩了底、露了餡,變得一文不值,可笑至極,只差沒有做垃圾資源回收罷了。

表演藝術團體一向弱勢,遇到當官有權力的,要不是自動矮一截,就是保持距離、不與官鬥。當初「紙風車三一九鄉村兒童藝術工程」的發起,寧可透過民間企業或小額捐款,也不願向政府申請補助,其道理即在於此。不過,一個想要免費下鄉演戲給孩子們看的單純信念,最終仍決定匯集市井小民之力去完成,而非跟政府開口求援,多少也反映了民間對政府官僚體制的無奈與不信任感。

然而,以五年時間走完全台三一九個鄉鎮的紙風車,其實很熟悉和公家單位互動的難處,聯繫鄉鎮公所被誤認為詐騙集團,登門造訪某家泛國營事業,竟以「賣兄弟茶」的規格敷衍打發。照理說,積累豐富的交涉經驗,理應深諳和公部門打交道的眉角,可再度展開第二哩路的「紙風車三六八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卻在僅僅走了半年後發出怒吼。

開罵的李永豐說,公家機關只在乎主管的業務,才不在乎為人民服務。換言之,如果是地方政府教育局、文化局、環保局等單位交辦事項,則學校、體育館、文化中心就會全力配合,而清潔隊也會協助清理垃圾。這就是所謂的「公事公辦」,一切看公文辦事,沒有公文辦不了事。

因此,紙風車每回巡演必然得跑公文,結果以五都為例,改制後的行政效率卻比改制前還糟糕。紙風車基金會行政總監張敏宜講得很傳神,以前劇團只給鄉公所一張公文,負責協調包括場地、椅子、秩序與清潔維護等庶務工作,現在最高紀錄是發了八份公文,只為了兩個鐘頭的演出。

但繁複的公文往來也就罷了,更離譜的是,給臉色、擺架子的官僚作風。綜合基金會的說法,改制後的區公所,因區長已非民選,又宣稱沒錢沒人,所以動輒將「我為何要配合你們?」或「找麻煩」掛在嘴邊,典型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消極心態,更準確地說,這就是公務員的應作為而不作為。

公務員只要不作為,苦的就是表演團體。儘管涓滴來自民間的「紙風車三六八」,展現了豐沛、熱情的台灣生命力,但外界卻未必知道有時熱臉孔也會貼到冷屁股。坐在冷氣房的那張撲克臉,根本不在乎下鄉巡演,是為了給地方孩子帶來快樂,是為了一張張天真無邪的笑容而來。

事實上,「紙風車三六八」巡演遭逢的難題,正是五都改制引爆症候群的縮演,縣市合併後的權責不明、管理疏漏、效率不佳等問題多到不勝枚舉,坐在上位的五都市長莫非都被矇在鼓裡,抑或坐視不管?倘若是前者,那是腦殘;假使是後者,則是無能。

「能帶給孩子笑容的政府,就是一個好的政府。」早年的宜蘭縣童玩節即是以此自許,檢視五都乃至其他縣市,依然是顛撲不破的鐵律。或許人們也可以循著「紙風車三六八」巡演的腳步,看看自己的故鄉或居住的城市,究竟是不是有一個好的政府治理者?

倘若連提供一個給孩子看戲的環境都幫不上忙,那麼明年的七合一選舉就不妨一起來改變這個失能的政府,畢竟他們根本耳不聰、目不明,活脫像個政治殭尸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