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電燈的那些事兒/夏俊山

台灣好報/ 2024.05.21 09:42

金官兒說的是事實,我也看到過,有人夜裡好像沒熄燈。為了收費順利,隊長很重視金官兒的反映。經過開會討論,隊長宣佈:從下月起,晚上10點拉閘,統一關燈。第二天天黑再送電。鄉親們頓時又炸開了鍋:“我家孩子小,夜裡起床,能沒有燈嗎?”“我婆婆有病,夜裡要端茶、接尿,要有電燈!”……矛盾這麼多,最好的辦法是家家裝火表。可是,有多少家庭捨得花這筆錢?隊長只好考慮新方案。

新方案充分考慮有小孩、病人的家庭:夜裡亮燈,只要不是在睡覺就行。如果睡著了,燈沒關,第一次罰5個工分,第二次、第三次,處罰加倍。怎麼去發現有人睡著了不關燈呢?隊長讓大家輪流巡查。為避免一人巡查徇私情,每次巡查必須兩人同行。深更半夜,觀察誰家還亮著燈,巡查的人悄悄過去,在窗外輕輕咳一下,屋內沒反應,說明人已經睡著了。處罰雷厲風行,第二天,工分表上就會扣除戶主5個工分!

夜裡巡查,我跟網拘兒一組。我倆同年,談起電燈,都覺得告別祖祖輩輩使用的油燈,實在了不起,大家應該珍惜這幸福的生活,如果存私心,佔便宜,影響大家使用電燈,怎麼對得起毛主席,對得起共產黨?

我倆的想法很純樸,可是生活卻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首先是張四爹拒絕交電費,也不再使用電燈。理由是他有煤油票,點煤油燈,一個月最多用4兩煤油。煤油四角五一斤,四兩煤油只需要一角八分,用電燈起碼多花5分錢,沒必要。接著用雜樹做的電線杆、電線杆上的鋁線(裝電燈時,電線計畫供應,銅線買不到,連鋁線找關係,從福建買的)不斷出現險情。1976年,毛主席逝世。我們生產隊亮了兩年的電燈也徹底熄滅了。

1977年,父親給我的姐姐置辦嫁妝,其中兩盞帶玻璃罩的煤油燈,福奶奶卻管它叫“洋燈”,以區別于傳統的煤油燈。1983年秋天,我結婚的新房是當年的老屋。這時,我家的電燈終於又亮了。因為經濟好轉,家家有電錶,電燈線路也合格,原先使用電燈的種種矛盾都沒有出現。

一直到現在,我每次回老家,夜晚,都看到家家電燈明亮,亮得我心潮起伏。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