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泱泱國民黨何時變得如此易受風吹擺盪?

獨家報導/獨家報導 2023.08.23 16:12
圖/獨家報導主筆室

孟廣芩/媒體工作者

苗栗縣前縣長徐耀昌日前深夜拋出政壇震撼彈,宣布退出國民黨,隔日親綠媒體、綠營側翼見獵心喜,紛紛開始天馬行空地編寫故事,見縫插針,進一步讓內部本就相互猜忌的國民黨,產生更大的分歧。

「泱泱國民黨何時變得如此易受風吹擺盪?」筆者觀察到許多藍營基層都有此困惑。事實上,就連長期關注國民黨在台政治發展的專家、學者或政壇人士,都在找尋答案。

國民黨基層出現困惑

話說回1950年代國民政府初來乍到的那一刻,國民黨政權為鞏固統治,與地方大族或仕紳建立起基於利益的裙帶關係,國民黨把控中央執政權,將資源下放到地方,形成穩固的利益輸送關係,地方再「聽命行事」,簡而言之稱為「恩庇侍從制」。

當國民黨再也無法扮演向地方輸送利益的角色,恩庇侍從的關係自然瓦解。立於利益之上的關係,毫無互信可言,這從去年九合一大選,苗栗當地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二度徵召代表參選苗栗縣長的人選如何反應,便可略知一二。

第一次是國民黨立委徐志榮堅不接受徵召,儘管根據當地民代透露,徐如獲提名「篤定當選」,徐不願就是不願,這重傷了國民黨中央的權威性;第二次是徵召前苗栗農田水利會會長謝福弘,引發在地反彈,時任苗栗縣議長的鍾東錦為此退黨參選,以無黨籍勝選苗栗縣長,再給國民黨中央搧了一記耳光。

表面上解讀徐耀昌退黨,是去年選舉至今的後遺症,例如國民黨立委李德維即持這論調。然而,深度剖析表象,背後不正是國民黨中央的領導權威逐漸崩解,導致「上令下不從」,基層亦受綠媒分化影響,跟隨綠營的言論起舞,與民進黨一起「檢討」國民黨中央?

徐耀昌宣布退黨後不久,筆者即注意到某些基層藍營群組,有自詡忠黨愛國之士訕笑朱立倫推動的「同舟計畫」,變成「沉舟計畫」。激進者喊出「下架朱侯」、「我是人,我反侯」,跟著徐耀昌迎王師救黨,所謂的王師即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對比民進黨、台灣民眾黨早早定於一尊,黨內少見檯面上的互打,國民黨的表現令人不禁唏噓。

回到前頭的問題:泱泱國民黨何時變得如此易受風吹擺盪?這是政黨經過長期發展,文化累積與內部互動的結果。恩庇侍從制某種程度也有著下放權力的意味,只要不牴觸上層的原則,賦予地方一定程度的自治。上層權力弱化,約束底下力道減弱,自然開枝散葉,難以收束,基層都能一人一句批評黨中央。

恩庇侍從瓦解非一日之寒

自2016年後,國民黨歷經多名黨主席的領導,恩庇侍從制度瓦解非一日之事,不得不說,他們都應負起連帶責任,基於個人的政治野心,他們沒有建構出一套足以取代恩庇侍從,又能與地方建立互信、相互約束的制度,致使今日必須吞下地方反水的苦果。

國民黨如意識到問題,須想盡辦法把這些年流失的權威性通通收回,成為真正權力集中的政黨,否則各有各的號,各吹各的調,遑論眼前大選如此,未來每一次大選都是如此。

※以上言論不代表獨家報導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