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央行利率連3凍 彭淮南12個關鍵問答

中央商情網/ 2017.03.23 00:00
(中央社記者蔡怡杼台北2017年3月23日電)中央銀行宣布持續維持利率不變,代表政策利率的重貼現率連3季為1.375%,央行總裁彭淮南表示,貨幣政策為適度寬鬆;至於外界關切的美方4月匯率報告,台灣3項指標中有1個跑不掉。

中央銀行今天召開106年第1季理監事聯席會議。以下為理監事會後記者會上的12題問答,媒體提問簡稱「問」,彭淮南回應簡稱「彭」。

問:你剛才在通膨展望的部分有提到,前兩月為1.09%,央行估全年為1.25%,是否意味下半年物價飆高的機會比較高一點?原因是基期?還是一例一休?

其次,在新台幣的部分,你剛才說到不謀出口的利益,那新台幣強升到現在,出口業抱怨非常、非常多,央行有算過他們撐得下去嗎?

彭:我可以從第二個題目開始回答,我在媒體上看到,老大不發言,都是一些機械工業在講,然後股價一直漲,而且這個董事長以前台幣升值他的聲音就會很大,這次老大不發言了,為什麼呢?因為他做了一些併購,做了一些創新,所以他的獲利能力很好,他自己也講了,出口也要靠提升生產力,不能光靠匯率。

當然我也知道出口商對於台幣升值的關切,但是大家要知道,新台幣匯率是一個由供需來決定,中央銀行對匯率沒有為所欲為的自由,我們的匯率還是由外匯市場供需來決定,只有匯率過度波動,或產生失序變動,中央銀行才會維持匯率市場的秩序,這是央行一貫的立場。

CPI的部分我請經研處林處長宗耀做個說明。

林宗耀:我們的估測會比主計總處高,第一個原因,因為主計總處它的預測較早;其次、我們看到去年年初因為1、2月物價上漲較高。另外,油價有可能在今年有走升的趨勢,所以大致來講,因為我們有比較新的資料來預測,當然會比主計總處來得大一點。

問:想請教兩個問題,第一個是匯率,另一個是金融市場的問題。我們在匯率的部分,因為美方4月會公布最新的匯率操縱名單,它有3個定義,我們剛在解釋時有針對前2個定義做說明,包含與美國的貿易順差、經常帳順差相對GDP的比率,但第三個是關於該國持續干預匯市,而今年新台幣走升,我們有就這部分與美方多做溝通嗎?

第二,央行報告有提到金融脆弱性的問題,有提到全球主要股市,所謂的全球主要股市有包含台股嗎?台股有同樣的情況嗎?

彭:第一個,我們會主動提供資料給它,我們也會經常有面對面的溝通管道,副總裁楊金龍也跟美國財政部官員做非常好的面對面溝通。

另外,恐慌指數(VIX)是OECD國家,應該不會包括台灣,OECD通常是叫他的會員國去編的。

台股今天已經來到9900多點、成交量有1000多億元,台股的事情就是這樣嘛,因為錢匯進來,買台股必須用新台幣,買進來就要在外匯市場拋,拋的話美元的供給就會增加,美元的價格就跌,就是台幣升值,拋回來之後拿到新台幣就去買股票,股價就漲,就是這樣連動的現象。

問:與國際比較,台灣是屬於低彈性、高保障的勞動市場,相對於大家現在關心的一例一休新制,央行的報告是否有暗指台灣這些新制對台灣勞工保障缺乏彈性?是否要做調整?現在的勞動市場是偏向彈性?還是偏向安全?

彭:我想這是你的猜想,好不好。中央銀行只是提出報告說我們勞工市場怎樣對國家經濟發展有幫助,就是說,這份報告很多都參考ILO(國際勞工組織)的報告,所以勞動市場必須要有彈性,但是也不能過於彈性。就是說,勞工還是比較弱勢的,政府還是要給予保障,所以,勞動市場必須要有彈性加安全。

照這裡來講,我們的勞動市場可以讓它彈性更多一點。

問:一例一休有造成一些物價上漲,而央行對物價展望是溫和的,是不是因為央行評估結果認為一例一休對物價上漲沒有一次性的關係?

彭:物價是各種商品加起來的,有些東西在漲,但學費、交通費、水費、電費、健保等都沒漲,這部分胃納也相當大。為什麼很多外國人喜歡住在台灣,就是說台灣有高品質的醫療照顧,品質好、價格又合理,那些不動的話,加起來對我們物價產生一個很大的穩定力量。

物價是整個的平均數,有些東西是在漲沒有錯,我看勞動部在做一些解釋了,讓它更有彈性。

問:新聞稿有提到新台幣匯率走升會造成金融情勢趨緊,可以幫我們解釋一下這個意思嗎?第二個問題是,美國已經啟動升息,我們指標利率已經連續三季不變,下季的貨幣政策還是寬鬆嗎?還是會往中性的方向走?在符合哪些條件下,我們會考慮調高官方利率?

彭:金融情勢指數包含很多,有新台幣名目匯率、利率、股價,很多種變數,把它編成金融情勢指數,金融情勢指數已經從寬鬆拉到中間下來一點。中央銀行會不會調政策利率要看當前的物價壓力及對未來物價的展望,這是最重要的問題,當然我們也要考慮到其他指標,不是單獨一個指標。貨幣政策是適度寬鬆。

問:害不害怕4月中旬公布出來的匯率報告,還是被列為觀察名單?

彭:事實上3個指標,1個我們跑不掉的,就是經常帳順差占GDP的比率。

經常帳順差是反應超額儲蓄,因為我們投資率有一點點的下降,儲蓄率在上升,以前我也講過了,通常企業借入資金從事投資,現在企業儲蓄還大於投資,現金為王,造成儲蓄率大幅上升,投資率下降的話,超額儲蓄就會有經常帳順差。

經常帳順差除以GDP,小國家分母小,就很容易達到3%,像瑞士、新加坡、台灣這是很容易的,台灣很難低於3%。

第一個標準,我已經跟大家說明了,我們遠低於200億元;第二個標準,事實上,我們也沒有在干預,大家也知道,媒體朋友都說「老大都不進場,對不對」。

問:央行現在處於兩難的情況下,因為台幣升值讓出口商很受傷,但4月又要公布匯率報告,想請問總裁你現在的心情是怎樣,在外面市場波動這麼大的時候,你的心情是怎樣?第二個是你在處理這情況時,你的優先順序是什麼?

彭:我的心情就是前總裁謝森中先生老是告訴我要心情愉快,要正面思考,人要正面思考,心平氣和的話面對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大家也知道我們是小國家,小國家有小國家的為難之處。

政策優先順序的話,根據中央銀行規定,中央銀行經營目標第一是促進金融穩定,第二是健全銀行業務,第三是維持貨幣對內對外價格的穩定,第四在達成上述目標後,協助經濟成長,我的優先順序就是這樣,這是國家、法律、中央銀行給我的任務。

問:前瞻基礎建設是你提出的嗎?行政院長林全今天在院會中一些可能會讓你不愉快的話,比方說他覺得他沒有很喜歡你,但這不是告白,我的意思是說,你跟院長或跟總統蔡英文的互動會不會受影響?

彭:中央銀行已經一段時間在新聞稿中講過,讓經濟穩定持續成長必須要貨幣政策搭配財政政策,以及結構性的改革,我不曉得怎麼會把前瞻基礎建設弄到我頭上來,中央銀行是在理事會的新聞稿中一直這樣講的。

那個我看過,林院長說他沒有不喜歡我,我也沒有特別喜歡彭總裁,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假如我當院長的話,我也不可能特別喜歡哪一個閣員,院長對所有閣員應該一視同仁,我想院長講的話是對的。

院長怎麼能夠特別喜歡我呢,不能夠這樣做的,要公平,我覺得他講的話是對的。

問:報告最後有講到川普的基礎建設,提到美國有缺工的問題,雖然方向看起來是對的,但你對它的效果好像沒有很認同?在台灣是否有同樣的問題?

彭:不一樣,美國川普1兆美元的基礎建設槓桿高達33倍,我們的8824億元是我們有編預算的,而且我們的預算是在既有的財政空間之下。

早上我在行政院會說過,我們的舉債餘額不能超過GDP過去3年平均數的40.6%,我的了解,根據主計總處估計,未來的7年半內,它的限額最高也不會超過35%,我們是有財政空間的,不會破表。

根據我的了解,它未來的平均數都低於百分之35,川普他的非常創新,槓桿33倍,1兆只有拿一點點的資本,很多錢是要用減稅或舉債,所以不一樣,兩個作法不一樣,我們是真的有錢去推動基礎建設,與川普計畫的做法不一樣。

問:總裁你說我們從去年就在新聞稿就說要增加內需、增加基礎建設,請問行政院在推出前瞻基礎建設之前有跟央行討論過?還是總統有徵詢過你的意見嗎?

彭:身為內閣一員,最主要就是,我們會在我們新聞稿中,事實上你可以看到,在我們過去的新聞稿也幾次提過,就是說在一個國家沒有財政空間的情況之下,而且利率很低的時候,去推動品質良好的基礎建設,有助於國家的永續發展,中央銀行在理事會的新聞稿中經常提過,而且我這資料都會送給長官、媒體朋友,若有人看央行資料就會知道央行的立場。

問:主計總處之前有發布國人1月實質薪資回到兩千年左右的水準,代表這十幾年來雖然經濟大多成長,可是薪資卻是衰退的,總裁剛剛提到企業儲蓄很多,今年以來台灣很多上市公司都辦理現金減資,企業把帳上現金放回到大老闆手上,有學者建議要有財政或金融政策,要求企業若獲利要對員工加薪,你覺得是否有必要?

彭:新加坡它的鼓勵就是說,獲利的時候應該多拿一些盈餘分配給員工,我想理想的工資制度應該是有固定基本工資,然後再來一個變動工資,變動工資是按照公司盈餘來分配,這樣的話,工資有彈性的話,這社會會達到充分就業,而且員工可以跟公司成為生命共同體,因為他努力賺錢賺很多的話,他就會得到比較高的待遇。

所以,我希望我們的老闆把員工當成非常重要的生產要素,董事長不是只有對股東負責,董事長更應該照顧他的員工,因為你沒有員工,你哪有盈餘去分配給股東,這個觀念要改,事實上有些企業已經在它的章程提到,它的盈餘要多少回饋給員工。

問:總裁你剛提到匯率操縱國名單,我們的經常帳順差沒有辦法達到美方的低於GDP的3%?這項以前應該也沒有達到標準,為什麼沒有被列進去,但去年卻連續兩次被列入;第二個問題是前瞻基礎建設可以讓今年經濟成長率到2%?

彭:未來幾年很難低於3%。另外,根據主計總處的預測,以及林院長開的記者會說到會增加0.62%,那半年就有0.31%,依據林院長講的數字,就很有可能破2,達到2%。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