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自殺突擊隊》可愛又充滿魅力的反派,淺談人物篇幅取捨。

滔客/ 2016.09.01 00:00
人物與人物之間,如何取捨?

電影究竟應該著重在「人物」還是「劇情」上?這牽涉到一開始以角色下去帶動故事,還是以故事帶動角色的兩難選擇,當然一個主角有一個主角的寫法,我們可以用很多劇情的鋪墊去帶這個主角的情緒轉折。讓觀影者更加融入劇情中。但多個主力角色同時鋪陳的話,則要注意劇情篇幅的分配問題,哪些角色需要被「取捨」,犧牲篇幅去營造其他角色,哪些角色是需要加強火力去描寫的。這「取」與「捨」當中的門道,也是一門學問,更是編劇的功力的體現。編劇在多主角的選擇下,通常會優先把關注力放在相對於其他「衝突性較高」的角色。而被關注的角色的衝突性從何而來?取決於:

(1)內心衝突:例如某件事情去牴觸到角色原則問題,絕不可能做的事情但非得做。又或者不得不做的事情,做了就會發生些什麼事,這是一些常見的角色內心的衝突。(2)外在關係衝突:來舉個直接的例子,某角色的女朋友被自己的老爹給睡走了,能夠引起角色與角色之間的關係產生變化的角色,天生俱備引起衝突條件的角色都是好傢伙。(3)大環境衝突:環境衝突相對比較抽象,舉個例子,某女學生喜歡班上的女同學,但學校嚴禁早戀,更別說是同性之間的愛情了。而這類型的衝突,經常與內心衝突密不可分。接下來向各位讀者簡單介紹「多主力角色」且評價兩極的電影《自殺突擊隊》。

【以下有劇透,閱讀前請勿被雷到】

個人秀開場

《自殺突擊隊》可說是集合DC漫畫宇宙中的超級反派電影,電影的時間點落在BVS《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之後,超人的死亡,讓全球政府更加重視超人類的存在,甚至開始擔心,如果地球出現下一個不是像超人一樣正義且友善的超人類,那未來世界將有可能會因為超人類的存在而造成威脅。美國機密組織天眼局官員阿曼達,為了未來危機未雨綢繆,建立一支X特遣隊,如何讓這群身手不凡的罪犯聽命於自己,阿曼達使用各種威脅利誘的方式。開場並沒有營造一個很激烈的衝突,而是使用透過阿曼達介紹特遣隊成員的方式,來進行開場的「個人秀」,這一點跟同為DC漫畫電影《死侍》頗為相似,著重在人物刻畫上,而這種個人秀,其實更像是一把雙刃劍,拍得好則可以讓這種著重於人物刻劃,而劇情相對薄弱的電影,看上去相當精彩。若拍得不夠好,那劇情相對薄弱的部分,很有可能會被觀影者無限放大,影響觀影享受。評價雖兩極,但認真感覺不難看的劇情,來談談人物塑造上的取捨

《自殺突擊隊》故事節奏明快,在兩個小時的電影中建構出一個完整的故事,而劇情較為單薄的原因,主要是在「個人秀」的部分清楚地介紹了每位反派的身世與性格,並將他們在各自生命的堅持融入了後續的主線劇情中。故事架構很簡單,阿曼達組一個反派特遣隊,剛成立便出現了遠古力量爆發的危機,於是特遣隊立刻發揮效用,在這個隊伍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終極目標,像死射的終極目標就是為了與女兒享受天倫,小丑女想跟小丑一起遊戲人間。這些本來只是為了保命的反派,因為這個計畫而開始貌合神離地執行任務,在過程中,製造危機感讓角色在互相幫助下發展出幫派情誼。

前頭提到在多個主力角色下,編劇會如何取捨人物的篇幅。整部電影,主線劇情是圍繞著Deadshot(死射),Rick Flag及Harley Quinn(小丑女)這三個角色。那為什麼呢?威爾史密斯所飾演的神射手「死射」戲份十分吃重,他的嘴砲與狙擊同樣是電影的最亮點之一,可以看出他非常適合這個角色,劇情安排許多地方讓他秀一下那百發百中的槍法。這個角色最大的衝突性就在於,一個收金取命的殺手,但是同時又對家人(女兒)有一份無私的愛,這個衝突主要來源:(1)個人對個人:自己對自己女兒始終有一種愧疚感。這愧疚感是來自無法給女兒一個安穩的生活。(2)個人對外在關係:女兒希望爸爸不要做壞事,但是爸爸是一名殺手,早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3)個人對環境:殺人是不好的,殺人是犯法要被抓去關的。有這三點衝突,加上這個角色嘴跑討喜,身手技能拍攝效果又相當好,不選他選誰?自殺突擊隊領導隊長Rick Flag其實也是被阿曼達算計而掌握的棋子,他愛上魅惑女巫(Enchantress)的宿主June Moone相戀,於是必須保護她不被魅惑女巫侵蝕。然而魅惑女巫趁著機會找到了囚禁自己哥哥的古物,在中途市解放了他的力量,正式成為電影中最大的麻煩。 光到這裡這個角色就一定是編劇必選刻劃的角色。因為他是這個劇情主軸反派的男朋友。他其實挺可憐的,一開始塑造看上去像是一個絕世高手,但每一次差點死掉的都是他,因為經常被救,跟死射成了最好的拍檔。也因為經常被救所以才安排感情戲給他(誤)至於魅力破表小丑女,當然是電影最亮點的地方,不選她難道要選醜醜的繩魔嗎?小丑女的背景原來是阿卡漢瘋人院的治療師,這個衝突性就在於,治療者與被治療者的專業倫理,就這一點人物設定上就充滿衝突。在治療小丑的過程中兩人與之相戀,小丑女找到自己活著的意義。更在小丑的說服下跳入化學池,從此過著一起發瘋的生活。 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小丑女睹物思情,想起自己為了「愛」做出多麼瘋狂的事,甚至她曾經問死射:「你有沒有真心地愛過一個人的感覺?」編劇重點刻劃小丑女對於愛渴求的一面。也因為這份愛與道義是如此的真摯,在冒險的過程中才與死射建立起革命情感。電影當中小丑女也有了許多笑點台詞和情節,例如在眾目睽睽下,直接坐電梯要直達反派本營,加上突然迸出的無厘頭邏輯還有迷人笑容,是這部電影最佳的點綴特色。多個反派周旋,各展現不同魅力

除了檯面上的反派魅惑魔女串穿主軸,讓這批自殺突擊隊,有一個主要擊倒的目標之外,編劇還安排了游離反派「小丑」,小丑是整部電影中的最特別的存在,他既超越了規則,也打破了固有架構的藩籬,他的戲份始終與小丑女有關,不過份渲染,也不刻意精簡,既不會讓觀眾覺得煩悶,更值得讚賞的是……新的一版的小丑既演出了一個反派應該有的邪惡,更演出了一種歇斯底里般的優雅。

實質反派阿曼達,一個統籌整個計畫的召集者,為什麼說他是一個隱藏的反派呢?在觀影者的角度來看,她就是造就這一整部電影的由來,她既有手段,且不擇手段地威脅著主角群們,來實現自己的計劃。這樣的安排其實相當微妙,在在說明了這部電影試圖想要打破善與惡之間的界線,「沒有好人與壞人的分別,沒有人是純粹的骯髒,也沒有人是絕對的乾淨」阿曼達在介紹殺人鱷時,說人們把殺人鱷當成怪物養,殺人鱷正以怪物的形式登場。畫面上是有人丟東西去餵殺人鱷,正當殺人鱷準備大快朵頤的時候,轉場切回阿曼達正好切牛排送入口中,而且吃相特別噁心。電影後段有一場所有人都討厭阿曼達那一場,卻只有殺人鱷說:「我喜歡她」。這個前後呼應處理的相當有意思。殺人鱷是外表像怪物,阿曼達則是內心如同怪物。

幾近無喘息的劇情推進,緩場的奇妙

這部《自殺突擊隊》可以說是將角色個人秀的特色發揮的淋漓盡致,可以簡單地歸納劇情,就是「展現角色特色,打怪」。但編劇在緩場的插入點是相當值得讚賞的,當所有隊員的共同目標暫時消失的時候,安排一場酒吧的戲,讓整個進程還有觀影者的疲累度暫時緩和下來,更是帶出在整個隊員中最為神秘的「焰魔」的傷心往事。利用這個轉折,編劇加深描寫了每一位英雄重情重義的形象。壞人有壞人的規矩。重新植入觀影者對於這個團隊的信心,重新出發的他們將無所畏懼,將互相幫助,不管你喜歡哪個角色,他們都會展現出他們存有愛與道義的一面。而非單純的正反派的立場而已。雖然網路評價兩極,但赤兔覺得這部電影相當值得喜歡英雄電影爽片的觀影者觀看。有興趣的讀者快去一睹為快吧!(圖文來源/華納兄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