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終極舞班》讓Casper濺血 邱昊奇倒吊旋轉邊吐邊拍

Wow!NEWS/ 2016.08.03 00:00

《終極舞班》把舞蹈片當「武打片」拍,街舞不僅融合京劇武打身段,還大量穿插幾近危險的特技動作,幕前幕後皆力求完美,結果韓團偶像Cross Gene成員儲曉祥(Casper)密集練舞之後,一時失察竟直接撞上玻璃,現場血流如注;另一次Casper拍完難度極高的倒立重頭戲後,其實已經腰傷復發,卻因不願延誤拍攝而隱忍不說,直到收工後才自行就醫,讓導演羅頌其十分過意不去。

《終極舞班》戲還沒開拍,主要演員已經傷兵累累,校園女神翁滋蔓從樓梯摔落、大馬才女高藝練舞練到膝蓋位移;邱昊奇團練時腳底筋膜炎復發,殺青戲時被倒吊旋轉,又讓他吐到不行;而沒有舞蹈基礎的黃書維壓力太大,拍戲拍到脊椎受傷,趴在地上無法動彈,緊急叫救護車急診。令人感動的是,黃書維既害怕自己下半身癱瘓,更擔心延誤拍攝進度,到醫院還用邊哭邊錄下語音訊息:「導演,對不起」!

Casper以美猴王扮相、裸露上半身飆舞,為了突顯舞蹈天才的稱號,更設計了多個高難度如倒立等的舞蹈動作。但因上半身沒有衣服遮掩,只能靠一條鋼絲倒吊拍攝,鋼絲壓力全部集中在腰部及鼠蹊部…再加上物理慣性的緣故,人會一直旋轉,Casper必須全身使力、只靠一根金箍棒維持平衡。幸好他有10塊肌當靠山,肌耐力超強,倒立在半空中仍能做出各種神乎其技的動作,鏡頭也展現出Casper深厚的舞蹈功力,以及幕後勤奮練習的成果。

導演羅頌其說,這場戲不只動作難,還要兼顧細部表情,倒吊連續拍了4、5個小時,Casper沒有喊過累或痛,一旁的舞蹈老師和特技演員對Casper的敬業豎起大姆指,更讚他身體素質果真「異於常人」。

玻璃舞台雖是強化玻璃,但邊緣都是利角,地板偏滑、舞蹈動作又都很大,場邊雖做了防護措施,但導演全程提心吊膽,即使如此,演員都不曾考慮用替身,堅持自己挑戰高難度。結果Casper就不慎跌倒,導致之前的腰傷復發,雖然很痛,當場卻沒有喊停,直到收工之後才自行就醫。

另一場天台殺青戲,邱昊奇也被整得很慘,同樣被導演倒吊起來,同時還要不斷旋轉take臉部表情。邱昊奇壯歸壯,唯一的罩門是容易暈車,鋼絲一吊起來轉,他就被轉到喊暫停,去廁所吐一翻再回來,就這樣來回好幾次。邱昊奇說:「導演還笑我十項全能,什麼舞蹈風格都難不倒,竟然會怕暈車!」

邱昊奇說,當天他原本懷著輕鬆的心情報到,沒想到天台battle的戲,比想像中困難許多,因為拍攝時,很多舞蹈動作不能照常速捕捉,臉部特寫需要配合特殊的運鏡和燈光條件,所以必須不斷旋轉、取景,也讓邱昊奇吐到不行。

黃書維則因一遍遍不停的跳舞,跳到腰部疼痛,才發現自己已經站不直,必須由工作人員抬到場邊休息,黃書維說,「那時我心裡十分害怕,因為我的下半身已經無法動彈!」劇組緊急叫救護車送醫。原來黃書維除了肌肉扭傷也傷及脊椎,醫師建議他「如果以後想要走路的話,短期最好不要再跳舞。」

但是黃書維2天之後,仍忍痛返回劇組繼續拍攝,全憑意志力與冰敷壓下疼痛感。黃書維說:「直到現在仍有很多後遺症,如不太能彎腰、不能提重物、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在內蒙古拍戲時要騎馬,更有生不如死的痛苦,但是回想當初的決定,我並不後悔,畢竟這是我的熱情所在,每一次我都努力揮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