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米可白 樂天市場 MQ-9

向漫畫熱血學習的大學生》漫畫與專業的美妙結合

青春共和國/文/ 游昇俯 攝影/陳弘岱 青春共和國提供 2016.07.18 00:00
大學課程好嗨 看漫畫有用嗎?這可能不是問題,有沒有選對漫畫才是問題。政治大學蔡增家、中原大學許經夌在大學開漫畫課,特別的書單,精采的教學,示範了如何向漫畫學習。 漫畫太有趣了!而且也是很好的教學素材。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蔡增家,與中原大學物理系副教授許經夌,把漫畫帶進大學課堂,指定學生研讀,從中看出漫畫的學問。 想認識最道地的日本 蔡增家:看漫畫吧 日本有漫畫王國之譽,包羅萬象的漫畫,就是了解日本社會文化最好的讀本。專長日本政經制度的蔡增家,在政治大學開設通識 課程「從漫畫看日本」,他找尋具有寫實性、專業性的日本漫畫,開列書單,讓學生藉由閱讀漫畫,認識日本的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這門通識修課人數上限一百五十人,每個學期都爆滿;有的學生從大就選填志願,卻始終修不到。 臺灣與日本關係密切,「哈日」民眾也很多,但是對日本缺乏深刻認識,往往停留在表面印象。雖然在媒體上可以看到有關日本的新聞,但實際對日本政壇缺乏了解。蔡增家用描述日本金權政治的《聖堂風雲》,解釋日本社會由於政治參與程度低,政壇多由政治世家壟斷,「政二代」占了國會六成的現象。 《東大特訓班》是日本教人如何考取東京大學的漫畫。一般人或許知道東京大學 是日本第一學府,但是在蔡增家課堂上,透過這部漫畫,學生才知道日本人之所以 擠破頭想進東大,是因為日本公務體系七、八成的人都是東大畢業的,東大是成為公務人員的跳板。 修課學生幾乎都愛看漫畫,但蔡增家開 的書單多不是廣為人知的熱門漫畫。應用 數學系大四的黃良惠,因為修了這門課,才接觸教人「跳槽」成功的《轉職必勝班》。這部漫畫告訴她所不知道的日本職場生態及雇主心態,並接觸到日本「終 身雇用」傳統,近幾年遭打破的社會議題。修這門課的學生,從漫畫看到他們以前所不認識的日本。 在臺灣颳起流行旋風的《進擊的巨人》,可算是蔡增家書單中少見的非寫實類漫畫。 《進擊的巨人》敘述世界上出現了捕食人類的「巨人」,倖存的人類逃到一處有三道巨大城牆保護的地 方,在此度過了百年的和平。然而有一天,城牆內的安逸被「超大型巨人」的侵襲給打破,開啟了之後的故事。蔡增家將超大型巨人比喻為 二十一世紀崛起的中國,藉這極富象徵性的故事結構,詮釋為中日關係的角力。雖然是虛構的幻想世界,但擁有紮實故事的漫畫,仍是反映日本人世界觀的一面鏡子。 蔡增家打破學生只看流行漫畫的習慣,帶他們窺見 日本漫畫的博大精深。他認為,許多日本漫畫都有很 強的事實考據基礎,閱讀漫畫是了解日本社會很好的方式。 蔡增家也特別推薦探討日本法律的《家栽之人》。這部作品描述日本家庭裁判所 法官桑田義雄,常從植物得 到判決的靈感;不僅如此,他還能以植物的生長特性為喻,引申人生道理,讓 案件當事人有所領悟。《家栽之人》將法律與植物學的專業知識巧妙結合,除了帶給人知性的閱讀樂趣,也充分發揮圖像敘事的人文關懷。漫畫的內容可深可廣,「看漫畫有用嗎?」可能不是問題,有沒有選對漫畫才是。 「這不科學啊!」 許經夌的動漫物理學 老師在課堂上手持教鞭不稀奇,中原大學的許經夌卻是拿《星際大戰》裡的光劍上課。許經夌是資深的動漫迷,在他的「普通物理」課上,光劍是教具,動漫畫是教材。許經夌另一個可能更為人知的身分,是動漫評論團體「傻呼嚕同盟」的「ZERO」。他常說,自己是因為欣羨《科學小飛俠》裡能發明機器鐵獸的反派辛格萊爵士,而踏上物理研究之路。 《航海王》魯夫真的不怕雷神艾涅爾的雷電攻擊嗎?《哆啦A夢》的道具竹蜻蜓能飛嗎?未來世界又是否可能製造出巨型機器人「鋼彈」?這些問題都是許經夌物理課的「必修」。臺灣學生在高中物理課就學過「安培定律」,大學「普通物理」課程則要進階至計算問題。計算很枯燥,但許經夌在課堂上介紹動漫作品《科學超電磁砲》,用 電磁砲(Railgun)說明安培定律的運用,吸引了所有學生目光。 電流會產生磁場,子彈在磁場下受力,因而能加速推進,這是電磁砲運作的原理;安培定律則建立了電流與磁場間的數值關係。許經夌帶進動漫話題,學生在計算抽象的概念時,因為具體感受到應用的可能,而充滿興趣。《科學超電磁砲》這部作品,即使是學生,也沒有多少人看過,許經夌對動漫涉獵廣泛的程度讓學生自嘆弗如。 自認是「鋼彈迷」,許經夌特別偏好科幻類動漫畫。他表示,許多動漫都與科學議題相關,特別是具有一定規模的作品,構思想像世界多是奠基在現實的基礎資料之上。許經夌說,《鋼彈》故事中的太空殖民地,便是運用現實世界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傑羅德‧歐尼爾(Gerard K. O'Neil)提出的概念;動漫雖然並非必然符合科學原理,但動漫能吸引人探究科學。 動漫中的奇幻想像,是引發物理興趣的好素材。許經夌常將動漫世界重新用物理規則檢驗一番,以「吐槽」動漫設定的方式,讓學生理解物理概念。眾人皆知橡膠不導電,在講解物質絕緣強度概念時,許經夌喜歡拿漫畫《航海王》中,魯夫對決艾涅爾的經典橋段為例來講解,讓課堂上的學生,都留下深刻的印象。 魯夫因為是橡膠人,具有不導電的體質,而能無懼艾涅爾的雷電攻擊。然而,導電與否與電極兩端的距離及電壓有關,許經夌帶學生用艾涅爾絕招一億伏特及魯夫身高的數據來計算,發現即使是橡膠人,魯夫仍難敵一億伏特的電壓。 反之,在動畫《神奇寶貝》(今譯《精靈寶可夢》)中,皮卡丘能隔空打出十萬伏特的電壓攻擊對手,但經過計算,十萬伏特要在空氣導電,必須拉近到三‧三公分以內才有可能。 許經夌也用物理,證明《哆啦A夢》的竹蜻蜓並不實用。因為當竹蜻蜓旋轉時,必然產生一股與旋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讓使用者邊飛邊打轉;再者,竹蜻蜓槳葉半徑比頭圍還小,旋轉飛升的作用力全落在頭上,也就不可能把人帶上天空。同時,約十八公尺高、五十幾噸重的鋼彈,雙腿比例若仍與人體一樣,勢必難以承受本身的重量負荷。 學生看動漫時,不曾想過將幻想的情節化為現實,可能遇到什麼問題,許經夌用物理為他們一一解答,繼而引發學生探究物理的興趣。 雖然課堂上許經夌藉吐槽動漫探討物理學,但他並不認為動漫因為虛構荒誕就不值得閱讀。許經夌說,像是《哆啦A夢》道具「隱形斗篷」與動畫《攻殼機動隊》的「光學迷彩」這樣的概念,過去都是不可思議的幻想,但現在卻已是指日可待的發明。他說,動漫的幻想吸引人探究未知的世界,從而有實現的可能。想像是推進科學理想成真的動力,漫畫荒謬的奇想就是閱讀漫畫最好的理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