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好萊塢 獵雷艦

5千字自述心境 劉喬安:「封王」非我所願,我不是妓女

NOWnews/ 2014.12.16 00:00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上周被周刊爆出疑似高檔援交的太陽花女王劉喬安,今(16)日晚間在臉書貼出5千多字的聲明,她說,「封王」非她所願,也解釋換褲子的始末,她也寫道「花言巧語騙一名窮單親媽媽,誘嚇我鏡頭面前脫褲子,再公開給社會,日日夜夜凌遲我的尊嚴。不太道德吧?」,「請大家幫幫喬安這不堪的女人,幫我轉發!這次我一定告到底」。該文引發網友轉貼,也有網友說,但看完完整版覺得,就是一個為養小孩什麼都肯幹的媽。

以下為劉喬安臉書全文:

我又闖禍了,鬧得滿城風雨。不僅傷害了家人,更令朋友蒙羞,一步行差踏錯毀滅了所有的一切。記者媒體不斷追問,我謹以此發文給社會一個解釋,自此不再為該事件發言或回應。

太陽花學運,很意外因為一張照片,因為華幹哥的一番讚美,突然從平民加冕為「女王」,我相信對每一個女生來說,都是高興的。有很多人批評我很想紅,說我憑什麼。自始至終我從未以「太陽花女王」的名義發表過任何言論,也沒有參加過任何公開活動,沒有因太陽花女王一詞,獲得任何一分利益!

現金台灣這個社會只要稍有些知名度,哪怕只是個坑蒙拐騙恐嚇富商被關過的無賴,也能跳出來選個什麼東西。當時身邊朋友都猜我以後會上節目當名嘴或者變通告藝人,又或者勸進我積極參與社會活動,為自己準備將來可能的舞台。但我深知自己多少斤兩,安守本份便好。服貿協議我沒有比幾位領袖懂,我也從來不敢替學運發言。我不是領袖,我只是學運的一名參與者。

「毀謗官司」

「王子魚家暴事件」我開始登上版面,力挺被毆成重傷的好朋友,當時衝動罵了載先生「缺少某些東西」而吃官司,公親變事主。訴訟過程中女主角也沒再理過我了,所有的法院費用律師費用、罰金,都沒有人再關心過。如果我是個「很想紅」的人,我會第一時間在媒體面前,替王小姐當代言人,而不是暗自運動,找律師找議員,籌備記者會現場。氣沖沖私下撞罵有錢的富商,和專業的律師,被告後再摸著鼻子默默跟他們打官司。

「愛飛翔善款事件」

學運並沒有為我帶來任何利益,反而因「封王」以後,引起愛飛祥捐款的問題受到關注。此事件我承認處理不當,喬安不懂法條,不知道接受捐款是觸法的。喬安也不懂處理「錢」時,該有的謹慎態度的重要性。事件爆發後我很快與捐款的朋友達成和解,對方要求我將「捐款收據補齊」以及「解散愛飛翔」不再用該組織名義募款,就不再追究此事。那位朋友說,知道我們有一股熱誠做公益,但我們沒有成熟的經營經驗,毀掉「愛飛翔」是怕我們這群不懂事的年輕人,將來因為「愛飛翔」闖下更大的禍,並不是希望愛心中斷。直到今天那位朋友仍然資助著愛飛翔當時的世光教養院,大家關係仍然非常良好。如今愛飛翔以私人團體的形式,也持續每個月關心著世光教養院以及睦翔育幼院。

事主不追究了,反而有些人嚷著手中握有證據,窮追猛打要我給個交代。該交代的人我早就交代完了,究竟該給誰交代?這就是一個愛做秀的社會,真正付出的人不出風頭,旁邊看戲的人搖旗吶喊!

「與前夫婚姻」

再因為捐款問題被記者起底,說我學歷造假,說我謊稱我爸爸是某某某,我媽媽是某某某。隨後又有報導我與「前夫」的婚姻過往。我相信那些報導的資訊來原,都不是來自我或我前夫,是第三方的道聽涂說。感情這種事說不清誰對誰錯,在沒有人採訪過我的情況下,報導我的過往,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報導中指出前夫與我正在爭奪女兒的扶養權,這是不正確的。

離婚後是前夫主動放棄扶養權,不想照顧女兒,要我自己養。當時我帶著剛出生的女兒搬出父母家裡,因為實在不忍父母再為我操心。我的家境並不好,本身又沒有穩定的工作,如何可能爭得扶養權?一個沒有一技之長的單親媽媽,無依無靠養大一個女兒,中間的苦楚千言萬語三言兩語,相信只有同樣經歷的朋友,才可深深體會。為了下一代不再經歷我所受過的苦,能有我小時候的想有而沒有。我要盡一切努力要給她一切最好的。最好的玩具,讀最好的學校,接受最好的教育。為了這個女兒,就算砸鍋賣鐵挖肝賣腎我都願意。即使很多人說我不自量力,但這一點上面我絕對堅持。

一個小寶寶的費用實在高得驚人。女兒剛出生那段時間,我白天幫忙寫企劃賺外快,趁著空閒時間考上品酒師牌照,因為我知道一技之長的重要性。晚上去酒店上班陪喝酒,久久難得才能接到一次飯局。實在是一段每天為錢煩惱,不堪回首的日子。當時只有一個心念,就是「我要養大這個孩子」,只要她能幸福長大,我什麼都願意。沉浸聲色場所,難免自卑。我對不同人說過很多謊,說我家是有錢人,說我高學歷。我相信當過「小姐」的人,都懂我為什麼會這麼做。在那種環境下,我不可能告訴大家我叫劉依函,我爸爸是劉某某,我母親是林某某,我家開的西藥房倒掉了,我窮死了,請任意糟蹋欺負我吧?

「謊報學歷家世」

學運以後,從來沒有記者向我「本人」問過學歷與家世背景。媒體打聽到那些以前在花場裡瞎掰的故事,再怪我學歷造假。如果這件事需要道歉的話,在此我也向社會大眾道歉。

「黑二代包養」

之後為了脫離聲色場所,我和當時非常疼愛我的男朋友,輾轉去了美國讀書,再到上海工作。上海認識了「莊X鳴」,也就是「夜店殺警案」中,新聞報導的夜店其中一位股東(其實並非出事那家店)。我們交往六年,我在他的店裡上班工作,自己賺自己薪水,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何來「黑二代」包養之說?況且他也不是黑道份子,道上兄弟應該都很清楚吧?難道只是因為他長得肥肥老老,我長得漂漂亮亮,就認定我們是包養關係?我對他六年是真愛,他是我正式男朋友耶

如果我是貪錢的人,我不會離開富商的「黑二代」,學運期間跟一個照顧不了我,月薪只有四萬的上班族在一起。得罪前男友,所有關「酒」的生意幾乎封殺停擺。我與前男友合資經營的小紅酒莊(莊先生是股東),失去了大公司的支持,生意一落千丈今年八月倒閉。幾位一同出資的好姐妹的股東也相繼交惡,目前還在訴訟中。我要再次向這幾位姐妹道歉,即使妳們不肯諒解我。

我的生活頓時陷入困難,只能靠賣酒這項不穩定的收入。

我從來沒有以玉女自居,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我會跑夜店,喝醉酒會暴走會打人,看到帥哥我也會喜歡,有時候也會主動搭訕。那就是我!一身缺點的平凡女人。

「援交事件」

我腦子不太好,但又自以為聰明。朋友警告過我很多次,對人沒戒心,太容易相信任何人。事發當天我接到莫名的Line簡訊,相約介紹我一位「香港大哥」要買酒。因為對方行程很趕,要我到酒店與對方碰面,接頭人「小嫻」叫我不要擔心,她會全程陪著我,叫我不要帶朋友隨行,香港大哥會不喜歡。於是我不加懷疑就相約見面。

其實不管擔不擔心怕不怕我都必須去,這就是窮人的悲哀吧。唉

到了電梯裡面「小嫻」突然說:「等一下會給妳十萬塊,都是妳的。」當下我整個傻掉,整個腦袋嗡嗡響。心想不是來要賣酒的嗎?怎麼突然變這樣。其實當時應該扭頭就走,但我不得不承認「十萬」對我的誘惑實在太大了。當時女兒馬上要放學,我本準備去接她下課,如果一開始打算去「援交」,不可能挑這種時段。我女兒讀得是一個月學費四萬多的好學校,同學都是有錢人。每個月到了學費房租的時候,對我來說都是如臨大敵。深怕晚一天繳,女兒在學校又會被人嘲笑。雖然很多朋友願意幫助我,但我實在受夠了到處求人,到處找同情的感覺。我的確被「十萬」所誘惑,一個念頭閃過「如果有了這十萬,至少兩個月不用煩惱了。」心想都到門口,乾脆看看對方長什麼樣子好了。這一點我是必須承認,是我最嚴重的錯,我的確動搖了。

進入房間後「小嫻」馬上離開,留我一個人在房間。小嫻突如的舉動令我感到錯愕,那一刻起我便感覺不對勁,全身寒毛炸束,但仍強坐鎮靜。進入房間後原本要坐在窗邊,後按照「香港大哥」的指示坐在床邊(鏡頭指向的位置)。

香港人劈頭便從十萬變成兩萬。一連串奇怪的舉動讓我感到很不安,心想什麼跟什麼,先說賣酒把我騙出來,再用十萬騙我進房間,現在又說兩萬塊。總而言之,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於是就像影片中,我開始跟他閒聊,其主要目的是想試探他究竟在搞什麼鬼。對方從兩萬加到兩萬五,慢慢出到三萬,不斷告訴我行情應該是如何。我想委婉拒絕他,不停告訴對方我沒接過,沒有談過價錢(原版12分鐘影片很清楚的有播出我拒絕他的部分,但新聞沒有播這一段)僵持了好一陣子,我告訴他那是不可能的,出國10萬台灣7萬(新聞誤聽成三萬五,但我沒提過這個數字),是想讓快點抽身。我已經確定自己是被設計了。不過當時沒想到對方會是記者,當時以為碰到變態壞人想騙我上床,自己可能是會被強暴拍裸照之類的。從他一開口十萬變兩萬,我根本不覺得就算就範得話,會拿到任何錢。那個時候我已經很害怕了,我想把氣氛緩和一些,希望不至於為難我。

聊過一陣子,我看對方不像會為難我,於是我提出要去接女兒下課,可以借廁所換短褲嗎。

「香港大哥」突然說:「我可以看妳換嗎?」

(完整版影片可以看到這一段)

我真的嚇死了,嚇到全身血液倒流,腦中早就一片空白。我真的是害怕,怕得照做。當時他要我做什麼我可能都會照辦吧。(原版影片非常清楚,不是我主動要換褲子給他看的)最後要離開時,對方擋在我前面跟我說話,於是我坐回床上跟他聊多幾句。我說:「你人很好,但是我不是妓女(Prostitute),我只做愛(Make Love)我喜歡有氣氛,這樣我真的沒辦法。」(明明就是禮貌性的拒絕交易,但經剪接後完全變調)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本來就很敢講,以我的尺度來說那不算什麼。如果看過全程影片的朋友(全程影片已經流出),應該很清楚,很多內容是被誘導性的講出來的,畫面經過剪接後,似乎像是我很努力推銷自己的身體。

我一直扮乖,一直打給「小嫻」她都不出現(影片中有都有拍到)。你們可以調六福客棧的錄影帶,我一出房門是嚇得跪在地板上哭,走到電梯口嚇得腿軟走不動,呆坐了最少十分鐘。這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喬安如實交代。

我錯了,我錯在沒有在電梯裡立刻走人。

我錯在想看看出十萬塊的人長什麼樣子。

我錯在他若真給我十萬塊,或許與之苟且。

學費、保費、精神科藥費、保姆費每項都是鉅額的錢。我的確起了貪念。

新聞出一來,我滿腦子想著都是女兒的臉,將來她的同學如何嘲笑她「妳媽媽是妓女」!我甚至傻得擔心那位「小嫻」會不會有事情,傳訊息警告她「香港大哥」是壞人,請她小心。(事後發現小嫻與香港大哥都是某單位的資深記者)我相信任何一個女人發生這種糗事,當下第一反應一定是想著如何閃躲。四面八方的訕笑,家人與朋友受到沉重的壓力,丟臉丟到全國,丟到對岸,丟到美國丟到義大利,丟到全世界。(經過兩天,包括對岸與外國媒體都在報導了)我慌了,我試著自圓其說,我試著避重就輕,又說了很多不是重點的東西。事件被我愈描愈黑。

我很想一死了之,但只有在這一刻的人才能真正體會,活下去比死還難。想起多年前在上海工作的某一晚,寶貝打電話給我:「媽媽,我想你ㄟ,我想你想到死掉了怎麼辦?」那通榨乾我眼水的電話,至今印象深刻。我的孩子不能沒有媽媽,即使是一個全國認證的「妓女媽媽」。因為受不了壓力80小時不能進食,恐慌症發作。加上這次偷拍事件。我的心理醫生要將我強制住院,勸我不能一個人在家,勸我出國先找朋友照看著我。經過幾天沉澱,我覺得閃爍言詞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真心誠意懺悔認錯,才是真正最好的解脫。以上都是事實,喬安做錯的地方,喬安真心懺悔。沒有發現錯誤的地方,也請大家告訴我,我可以道歉懺悔一千次一萬次。請不要再騷擾我的家人與朋友了。

一個女人,接受十萬塊跟人上床,是道德淪喪的敗類。

一個男人,接受十萬塊跟人上床,社會對他豎起大姆指!

雖然道德上說不過去,但至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為了是什麼,我的目的是什麼。比起喝醉酒到處亂睡,看見外國人倒貼著睡。我相信比較起來,我是位好媽媽。如果社會願意給我一個機會,給我一份我做得來的穩定工作,喬安必定競競業業,如穫新生的好好工作賺錢。

事發後家人不希望我接近女兒,有家歸不得。想見寶貝,想問問她會不會生媽媽氣。知道我多久沒看到女兒了嗎?知道校外教學不能陪她去,我有多心疼嗎?

此次事件對我來說也是人生試金石,很多一直以來「以為」的好朋友,選擇在這個時間離開我,甚至棒打落水狗。很多平常少有往來的朋友,傾全力甚至與家人反目力挺我。不幫我的人我不會怪他,支持我的人喬安銘記在心。喬安感謝上蒼給我看清真朋假友的機會。不過有位假道學真小人的女藝人,明明自己才是援交界的老祖宗,竟敢在第一時間跳出來教訓我。嘴臉實在叫人嘔心。

還有些素不相識的「男人」,跑上節目跑上網路,大談與我床上如何如何,罵我嘔心罵我是妓女。男子漢大丈夫高談闊論床第之事消費女人,真是「台灣真男人」當之無愧呀。既然我是妓女又那麼嘔心,為什麼又會跟我上床呢?得了「幻想症」,現代醫學已經有藥可以治療了;如果得了「超級想紅消費女人症」,請上佛光山治療。

發生這樣的事情,等同於殺死了我一次。當初賜我「太陽花女王」封號的周刊,如今也是周刊將封號收回去。謝謝您賜我這個稱號,讓我有過一段美好的女王時光,我配不上這個封號,原封不動將它還給學運,還給周刊。

很感謝在我闖出那麼多禍之後,仍然有那麼多網友力挺我。政治追殺、黨派追殺、對岸追殺…傳出種種陰謀論,為我開脫解套。我相信政府根本懶得理我,對岸也不會在乎我是誰,黨工更不會花心思在我身上。事情沒有那麼複雜,單純只是自己不夠成熟,大部份的錯是自己闖出來的。

「香港大哥」與「小嫻」,你們計畫了那麼久,如此精心安排。花言巧語騙一名窮單親媽媽,誘嚇我鏡頭面前脫褲子,再公開給社會,日日夜夜凌遲我的尊嚴。不太道德吧?

我對別人的事情很衝動,對自己的事情往往息事寧人。這一點華幹哥應該非常懂我。自學運以來諸多風雨,喬安從不曾正面回應或解釋。但這次我不能再這麼做,並不是要為了自己的無知補破網,而是「新聞不該這樣做」、「新聞不該被製造」

對不起,大家

請大家幫幫喬安這不堪的女人,幫我轉發!這次我一定告到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