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核四公投是為統獨公投鋪路?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4.05.01 00:00
最近,台灣內部因為服貿與核四的政治爭議引發各種政治聯想與解讀,有人認為民進黨反服貿是要讓「兩國論」入法,確立兩岸一邊一國的事實,然後藉著反核,將公投門檻降低,進而藉機推動統獨公投、制憲公投。這樣的說法,似乎可以把台灣反服貿與反核四的社會運動完全歸因於民進黨背後的政治操縱所致,是民進黨推動台獨運動的政治策略運用,所以,站在大陸當局的角度而言,必須全力封殺、扼止反服貿與反核四的台獨政治陰謀。

‭相信在中國大陸的大多數新聞媒體與涉台系統的官員及專家學者持這種看法與論調者必不在少數,所以,其中應該很多人對大陸涉台領導體系提出建言,力主一定要守住政治防線,兩岸服貿協議絕對不能重啓談判,對核四公投的事也必須對馬政府施壓,絕對不能同意接受降低公投門檻。

‭‬按照如此的政治思維邏輯與推論結果,此次服貿與反核四運動對民進黨而言至少已經取得某種程度的短暫勝利與政治成果,那麼主其事的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應該會在太陽花學運落幕後趁勢追擊,宣布參選連任黨主席,反而卻是在外界批評其「失能領導」的質疑聲浪下,黯然放棄參加連任,讓原本可以藉由黨主席職位打贏年底七合一大選,並趁勢爭取明年黨內總統初選的大好機會白白流失呢?是蘇主席頭殼突破壞掉不願意破壞黨內團結氣氛?還是蘇主席真的認為不可能打贏蔡英文而不得不以退為進、伺機出擊呢?

‭其實,反服貿或反核四運動會獲得台灣主流社會的支持與認同,除了充分體現台灣多數人民對馬政府的不信任態度外,最主要的是民進黨「恰如其分」的成功扮演政治配角的角色分際,沒有過度介入或主導操縱該運動而陷入政治鬥爭與政黨鬥爭的舊有政治窠臼,才有如今短暫勝利的政治成果可言。

‭台灣的公民社會運動已經逐漸崛起生根,有其獨特的自主性與人民自覺的政治特色,雖然需要政黨或政治力量的政治奧援與配合,但卻極度排除政黨或政治力量的干預、操控或加以主導。這是近十年來台灣民主政治發展,台灣人民對於朝野惡鬥的政治亂象、官僚體制及代議政治普遍失能的現象所產生的政治反撲,縱使民進黨能夠重返執政,倘若此亂象不解,風起雲湧公民社會運動也會因為民怨四起而層出不窮。目前會讓外界某些人誤以為台灣的公民社會運動好像都是衝著國民黨而來,主要是因為國民黨是執政者,該負的政治責任比較大,並不意味著他們大多數都是支持民進黨,或著與民進黨就劃上等號。殊不知,民進黨根本無心也無力左右或操控太陽花學運的政治主張與活動,對反核四運動若無林義雄無限期禁食的政治刺激與精神感召,恐怕也沒有政治著力點可以再發起大規模的群眾抗爭行動,外界「穿鑿附會」的把反服貿與反核社會運動與民進黨的台獨運動掛勾在一起,其實是過度解讀的政治誤判!

‭‬民進黨為了要能重返執政,對兩岸服貿協議是採取「有條件支持」的態度,主張逐條審查、重啓談判,是因為目前的協議版本部分內容的確有政治疑慮、國安疑慮與產業衝擊,不是完全反服貿,也不是為了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的審查要讓「兩國論」入法,試想就連太陽花學運所推出的民間版監督條例草案都主張「一國兩府」的兩岸政治定位立場時,民進黨在立法院又處於立委席次的劣勢情況下,民進黨又何德何能讓「兩國論」入法呢?

‭‬同樣地,在反核四運動當中,民進黨提出「核四公投特別條例」的主張原本就是刻意避免外界可能會有在為推動統獨公投政治鋪路的疑慮,以免誤踩美、中政治紅線而讓核四問題的爭議泛政治化反而延宕難解,如今,林義雄已對外宣布停止禁食,民進黨也因核四停工不再興建而不再堅持審查核四公投特別條例,只針對公投法的鳥籠公投問題提出修法補正,將只對核四等公共政策議題要求降低公投門檻,也是為了讓朝野都主張的「核四公投」政治共識真的能夠徹底解決,不要因為朝野的「續建」或「停建」題目設計的文字遊戲政治算計爭議,導致核四爭議更難解套或紛爭擴大,那裏是為了以後推動統獨公投或制憲公投在鋪路呢?

‭台灣的憲法第2條、第4條與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條文有關主權、領土與憲法修改的規定,早已將涉及主權領土的統獨公投與制憲公投(或稱複決)採取嚴格的高門檻設計,屬法律下位規範的公投法是無法藉由修法層次來降低其門檻,因此,縱使民進黨在核四公投的立修法程序採取降低門檻的主張最後並完成立法,也根本無法改變或牽動憲法對國家主權、領土與修憲的公投程序(複決程序),外界的質疑立場恐怕是別有用心故意曲解法律、扭曲憲法所刻意製造的政治藉口,或有試圖混淆視聽以打壓反核四運動?否則,豈會把「降低核四公投門檻」問題無限上綱與統獨公投、制憲公投做政治連結呢?

‭‬總之,台灣的傳統政治思維已經跟不上公民社會覺醒的發展潮流,大陸涉台部門長期以來用藍綠對抗來判讀台灣的社會運動與政治現象的習性也早已跟不上台灣社會的主流民意脈動,從反服貿與反核四運動的發展與衍生政治效應觀察已經獲得驗證,兩岸執政當局與各大政黨應該改變思維、調整策略重新認識台灣、重新解讀台灣的民意發展動向,才是未來解決很多問題的不二法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