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冷眼集》民進黨要承擔什麼

自由時報/ 2014.04.15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民進黨五月黨主席選舉,由「三人競逐」,一夕之間成為實質上的「一人參選」,除非後有實力派中生代願意投入。在太陽花學運甫離場之際,蔡英文發出了「堅定承擔」聲明,「堅定」無庸置疑,但究竟要「承擔」什麼?是民進黨的關鍵命題。

如果是要承擔主席職務、責任、二○一四的七合一輔選、二○一六總統參選,蔡英文在二○○八到二○一二年間,全都「承擔」過,既非新人,要如何創造新意?不是僅靠承擔就能達致。

三一八,學生衝進國會議場,他們的訴求透過不斷演說與運動,向台灣社會做了非常清晰的表述,也獲得了主流民意的支持,更多人認知到:服貿協議「半分忠」通過的民主流失問題;服貿協議內容衝擊了台灣各種安全網,尤其是世代正義問題,非重啟談判無法妥處;與中國簽署任何協議都需要國會強化監督功能的重要性,中國勢力成為負面概念;總結到根源,憲政僵局已經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最後時刻,否則國家必然陷在內耗與倒退的泥淖中走向消亡。

這些環環相扣的世代焦慮,既是民主的,也是中國的,更是經濟的,牽涉到國家發展路線的選擇問題,這些,有的,與民進黨一貫的主張一致,有的,民進黨被認為與國民黨差異不大,例如民進黨八年執政期間開放到中國的投資創下新高,有的,則因民進黨政治實力不足,無法善盡制衡角色,從而受到不小詬病。

換言之,如果五月之後的黨魁,依舊只能維持前述「現狀」,那麼在太陽花發酵,新世代運動所帶來的時代思潮之下,如果民進黨無法承接呼應,深化實踐,同樣難逃被浪頭拍擊成為水花泡沫的命運,因為新的氣流正在匯聚醞釀之中,所有過去以為的不可能,現在全都被打開了想像的視野。

太陽花還提供了一個珍貴經驗,「團結」這理由,其實很平庸,不足以解釋失敗的原因,開創的勇氣,才是硬道理,關鍵時刻迴避決斷,永遠許不出一個新局。民進黨人準備好告別昨日之我了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