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虧雞福來爹 世足 蘇貞昌

2013年末,南半球的耶誕節

立報/本報訊 2014.01.07 00:00
圖文■李尚儒

又是1年過去。2013年,HOOP(Helping Overcoming Obstacles Peru)仍然在遙遠的山區行走著。

(上圖)上百名社區家長和學童於會後和台灣國旗合影。

還記得2013年的12月,阿雷基帕市(Arequipa)呼吸著南半球艷陽高照的氣溫,炙熱的陽光下,行人再不遮掩就快失去原生的膚色,說實話,有一度我還真的忘了。阿雷基帕市的中央市集叫San Camilo,一個由傳統菜市場以及外圍商店街所組成的中小型商業區。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汽水、巧克力、耶誕節裝飾,還有小丑出租。

在秘魯的派對現場,主辦方常會邀請樂隊或是主持人來炒熱氣氛,而在小朋友身上,小丑永遠是活動精采的保證。那年的夏天(12月為南半球的夏天)有足夠的財力支持,小丑與炒飯的混搭風讓HOOP在社區吹起了有史以來最難忘的歡樂派對。2013年,引頸期盼的是社區家長和所有長期參與的小朋友,在後台灣志工時代,HOOP又該如何上菜?

令我驚訝的是,雖然在場沒有任何一個台灣人的身影,台灣的國旗仍然高高掛著。我們靠網路、信件往返、電話聯繫,甚至是LINE,就讓孩子的笑容與我們產生關連。

準備工作

HOOP總是進行著每週例行的網路視訊會議,但自11月開始,耶誕節活動就變成了固定討論的主題之一。「小朋友的禮物該怎麼辦?」當地的工作人員問道。「既然前2年都是麻煩台商幫忙了,今年我也寫封信去問問吧。」開口要禮物實在不是我的強項,但經費短缺的節骨眼上也沒其他選擇。信發出去不到1週,之前來探訪過的台商來信,表示願意協助。是湊巧吧?無論如何,我把兩者的資訊連結回信給台商們。

事情看似順利,但是到了活動前1週,當地工作人員傳了個訊息:禮物還沒到。禮物分配一事看起來很簡單,禮物到手之後發給小朋友就好,但事實上還真不是這麼簡單。首先必須按照年齡分門別類,小汽車可能適合的是3至5歲的男生,而娃娃是4至6歲的女生;接著是老師必須依據小朋友的喜好,把專屬的禮物包裝好,貼上名條。假如沒有適合青少年的禮物,當地工作人員可能還得進行採買等等,加總下來可能是2、3個工作天。我請工作人員就近打通電話到利馬去問問狀況,得到的回應是禮物已經出發了。

好險,在期限時間內禮物終於寄達。一切都看似順利,當地工作人員又在活動前2天捎了封信給我:「他們想要拍點照片寄回去給台灣的贊助者,找不到去年那面超大的台灣國旗。」轉過身,我傳了個訊息給駐秘魯台北辦事處工作的朋友,說不定辦事處有額外的國旗可以出借,沒想到卻得到了更驚人的消息,台商會會長在收到我的信之後,就把這則訊息分享給辦事處,然後討論之下由官方辦事處出面主導與統籌這次的禮物寄送事宜。

「天啊!真的是太感謝了。」「國旗的部分不是問題啊!我今天去寄,星期五應該就會到了,這樣星期六的活動應該是來得及。」辦事處的友人如是說。

屬於阿雷基帕的耶誕節

幾天後,百餘位的社區家長和小朋友在晴空和微風之下度過了一個愉快的週末。經費依舊不足,無法像上次那樣提供每個人一份午餐或是請小丑助陣,只單由志工和工作人員們裝扮成耶誕老人發禮物、準備音樂和安排團康遊戲,依然很快樂。

事後,我收到工作人員寄來的成果報告:小朋友大笑的照片、揮舞國旗的照片、社區媽媽的合照等等。但我注意到的是一張靜物照:台灣國旗披在椅子上,耶誕樹背後的牆上寫著「Merry Christmas」和HOOP的宣傳海報。看不見大聲喧嘩,但透過影像,彷彿聽見了照片框架外的期待與歡笑聲:是Ruth的大笑聲,是Elizabeth的尖叫,而更遠方傳來的,是男孩子們追逐和奔跑的吵鬧聲。

這看起來很像是政令宣傳或是試圖在美化些什麼,但真的不是。這些孩子們沒有人告訴他們要來集合,或是要拿起台灣國旗揮舞。沒有任何官員到場致詞,也沒有人問他們中華民國總統是誰。事情就這樣靜靜地發生了:沒有任何抬轎、浮誇和浪費。就如同那張照片所呈現的意象般,孩子們和社區無法讓來自利馬的善意捐款登上充滿鎂光燈的舞台,除了與會者的衷心感激之外,幫助我們的人並沒有得到什麼實質的回饋,但仍然有人,有心,默默地,願意這麼做著。

僅以此文深深感念,曾經和持續伸出援手的台灣商會和駐秘魯台北辦事處。謝謝你們,讓Arequipa的耶誕節很溫暖。

(秘魯非營利組織HOOP共同創辦人)

圖說:沒有華麗的致詞和排場,我們能做的(或是想做的)只是默默地付出心力。

圖說:活動當天孩子們開心地揮舞國旗。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