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心跳的聲音:經濟繁景裡的最低工資

立報/本報訊 2013.11.25 00:00
■張義東

華麗繁盛裡,陰影常在。

於此地,最低工資該是為何不升與如何調升的問題。萬里之外,卻有一國,此刻方才準備「開始實施」此制。

偏不是落後無有法度之地,而是德國,那個工人有權力集體地以團合主義模式與資本家進行薪資談判的德國;那個儘管南歐哀鳴未央,依然歐盟之中一枝獨秀、經濟成長亮麗的德國。

是的。而且其實「正因如此」。

目前勝選的第一大黨基民基社聯盟與第二大黨社民黨,一黑一紅;一右一左,持續進行會談,籌組評者謂之違反民主精神的所謂「大聯合政府」。眼見共識已成,未來將設定最低工資,時薪至少8.5歐元,折合新台幣340元。

德國聯邦銀行月報卻稱此制將破壞薪資結構,引發勞動成本上升,帶動物價上漲、失業增加。

另一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則是贊同此制,著眼則在國際經濟關係,進一步說,是南歐危機部分導因於德國出口過於強勁。設定最低工資,讓低薪者消費力上升,帶動內需,可望緩和進出口收支差距。

德國雇主聯合會稱這將損害「勞資協議自主」(Tarifautonomie),導致企業出走;德國工會聯合會則力稱,這是維護生活最低所需且不會損害協議自主的必要限制。所謂協議自主,憲法位階的德國基本法明定,係屬勞雇雙方共享,國家不應干涉。

所以最低工資,德國本有,行業別復以地域別,7至10歐元不等,但是未受規範者亦有之。這樣的各行其是正是勞雇自主談判所來。換另一個角度看,則是資本家愛談的薪資彈性。

如今為何又立新制呢?

如工會所言,此番新制,是舉國一致,但求最低保障。另一方面,這是社民黨主要競選政見,今日合組政府,這也是必得堅守的底線。時議有謂,若是合組協議中少了這一項,那這個黨除了陪夫人執政,到底還剩下甚麼呢?是以此制勢在必行!

《明鏡週刊》去年報導,「德國經濟研究機構」(DIW)研究中,一旦時薪低於一般時薪(9.62歐元)的3分之2,即定義列歸為低薪工作者,如此,5分之1的德國人落在這個類別裡,其中,3分之2是女性。

少了國家的制度保護,或說面對資本的「彈性」如此受到保護,許多勞動者其實享受不到經濟成長的果實,甚且拮据困頓。

面對榮景下的黑暗,德國跨出了一步,彷彿平常但其實別有意義的一步。

(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助理教授)

圖說:紐約聯合國總部就婦女、和平、安全及衝突中的性暴力問題舉行安理會會議,法國女權部長及政府發言人瓦洛貝卡森在會議上發言,圖攝於2013年6月24日。(圖文/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