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 農藥 崩盤四國

左翼視野:亮麗數字背後是架空的歷史

立報/本報訊 2013.11.20 00:00
■郭耀中

台灣政經資源集中於首都台北的生態,苗栗縣地方政府的新聞卻經常能夠躍上頭條,實為難得。上任之初需耗資興建「馬奮館」以博得首都台北的媒體與政客注意的地方首長,6年多來儘管獲得五星級縣長評選,但也用另類的不當徵收、壓制勞工等作為佔用媒體版面,近日更有家族成員直接北上佔用陽明山國有土地的爭議。我們可從社會空間的角度瀏覽苗栗的歷史片段,與現今發展交相對照,或可發現苗栗的發展並非偶然,而是台灣官方長期偏重特定經濟的惡果之一。

稍微拉出短短百年的歷史縱深,苗栗就有值得探察的的空間發展與人物故事。苗栗在日據時代即是重要的抗日地點,而近年來有關日據時期人民反抗的文獻中也提到,1920年代至1930年代,進行反帝抗日的農民組合、與佃農一同向日本拓殖公司要求減租的農民組合幹部,也有不少苗栗客家子弟。50年代白色恐怖中,苗栗油廠案、銅鑼支部案、苗栗治安維持會案、台盟竹南支部案等,都發生在苗栗地區。這一時期的「紅色政治犯」有1/3為客家人,更有許多是設籍苗栗。這些反抗的歷史片段,不但鮮少為歷史學者提起,更未受到地方政府「非觀光考量」的正視。

在「發展觀光」之名下,深刻的空間與精彩的人物,也被輕易抹去與避談。例如貓狸山公園,在日據時代稱為「將軍山」,裡頭有神社及紀念碑,台灣光復後稱「福星山」,改建忠烈祠,在1996年才改名為貓狸山,更名的符號變動體現了官方治理的更迭。又如當代重要的左翼作家陳映真,就出生在苗栗竹南鎮,不過這項值得運用、吸引兩岸文青的觀光資源,卻幾乎不在苗栗官方文件與活動中出現。

苗栗縣推薦的文化資產列表,除了有形的歷史建築與文化景觀數量增加外,非物質性文化資產卻只有與派系相關的廟會活動能夠進入官方的導覽手冊。苗栗官方所引薦的社區總體營造成果,主要內容為讓居民認識在地文史、凝聚社區在地意識,藉此再發展地方的文化、藝術、產業相關工作。對於啟發人民對更大尺度的環境及發展議題反思,可能是大多數地方政府都不願意見到的。

以平埔原住民道卡斯族後裔自居的縣長,在支持社區營造、維護文化資產的同時,卻反諷地進行破壞土地與常民生活的工作。官方的空間生產與意義製造,再現了優勢集團的意識形態,我們看到不只是短期地方財政亮麗的數字,也為背後台灣人民被架空的歷史識讀感到隱憂。(台大城鄉所博士生)

(圖說)捍衛苗栗青年聯盟於今年9月14日發起「914公民不服從,傳喚劉政鴻─特偵組不辦,人民來傳喚」;苗栗縣府梁柱上遭抗議人士張貼自製的「人民傳喚百億縣長通知書」。(圖文/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