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部落新聞眼:說好的「獨立」呢?

立報/本報訊 2013.11.20 00:00
■林福岳

什麼叫做原民台「獨立」營運?

這個過去3年來被喊得震天價響的口號,真正的意涵是什麼,原住民眾有沒有深究過?還是只因為有了「獨立」兩個字,就無條件地舉雙手支持?

因為立法院所通過「無線電視事業公股處理條例」裡面的規範,公共電視必須要承接原住民族電視台的「頻道營運」工作。公視有沒有基於原住民族的主體性、認真辦理,這是可以接受公評的事情。

然而原文會在2009年創設之後,便積極提出自我營運的要求,認為基於原文會的設置條例,該會的主要任務是「原住民族廣播、電視專屬頻道之規劃及普及服務」;同時認為公視在承接原視營運期間,並不具有原住民的主體性,也不夠尊重原住民族、不了解族群文化,所以希望可以拿回來「獨立營運」。

此言一出,無人敢攖其鋒。原住民族電視台不需要再寄人籬下,可以自主獨立經營,誰曰不宜?族人團體自行經營電視媒體,當然就是所謂的「獨立」。

但是媒體的獨立性和自主性,所指涉的不單單是所有權和主導權的概念;其更為深刻的意涵,應該是媒體在社會上的具有的核心價值之一,包括報導真相、挖掘事實、監督政府、反映民意、建構公共領域等功能。為了能夠充分實踐這些功能,自主獨立於任何政府和企業之外,是必要的條件和態勢。過去台灣社會所推動的「黨政軍退出媒體」,其意義也就是希望媒體可以不受任何政治勢力的干預和操弄。

然而這個概念,卻沒有成為這一波原住民媒體獨立營運過程中的重要原則。上一任原文會的董事會在爭取自主營運的過程中,不斷地倚賴部分立法委員的力量進行政策遊說和資源爭取,便已自失立場。

而一個最弔詭卻無法解決的困境,就是寄居在公視底下,還有一部「公視法」可以略微抵擋偶爾襲來的政治干預;然而一旦由原文會來經營,那麼便完全沒有任何法律基礎可以做為政治干預的防火牆。擁有了所謂的營運自主權,但卻面臨政治勢力進入的獨立性危機,這其中的利弊得失要如何計較?

這一任的原文會開始實際執行獨立營運的工作,明年1月1日新的原民台即將開播,刻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籌備工作。然而11月初,因為部分現有員工不滿未被新原民台聘任,便找來原民籍立委召開協調會,要求現有的員工「全數移撥」到未來的原民台。而原文會居然在一天內便接受這樣的結果,連個基本的表態和聲明都沒有。3天之後,原民台數名新聞工作者召開記者會,指稱立委藉由審查預算的時機,干預原民台人事進用,要求政治力不該介入原民台運作。沒有了防火牆,基層員工們必須親自上火線,站在第一線維護奄奄一息的獨立性和自主性。

對於媒體「獨立性」的實踐,可能永遠是一種期待和想像吧!政治勢力企圖染指媒體,舉世皆然。經過這次事件,我們已然看到,政治勢力入侵媒體居然如入無人之境,我不知道未來的原文會和原民台,要如何面對可能接踵而至的種種介入和干預。

唉,說好的「獨立」呢?(中國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圖說)周惠民Mayaw fotol來自於阿美族,現任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董事長。(圖文/姜林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