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I 假鈔 爆走倉鼠

衛報週評:美國共和黨繼續壓榨窮人

立報/本報訊 2013.11.05 00:00
節譯■葉興台

在2010年於密西根大學的一場討論中,美國億萬富豪巴菲特的副手、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副董事長蒙格(Charles Munger),在被問到美國政府是否應該紓困屋主而非銀行時,他回應說:「你完全搞錯了,把錢只拿給說『我的生活比以前更苦』的人很危險。在一定的時機,你得對這些人說:『接受它然後設法因應,老兄,接受它然後設法因應。』」

(上圖)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副董事長蒙格在內布拉斯加奧瑪哈市接受媒體採訪,圖攝於2013年5月3日。(圖文/路透)

但蒙格卻堅稱,銀行需要我們協助。根據英國衛報的一篇評論,這個協助最後演變成道德危機(moral hazard,譯按:這個詞是指,有人知道其失敗的代價會由其他人承擔後,就變得更加魯莽,不顧任何後果),而且只有窮忙族(working poor)身受其害。蒙格說:「謝天謝地有對銀行紓困。現在如果你談到對每個人紓困,而且只對每個人紓困,而不是告訴他們適應,美國文明就會死亡。」

在金融危機爆發5年後,美國民眾已吞下所有的苦果,並且發現他們幾乎沒有因應之道。在蒙格發表談話的密西根州,黑人男性的平均壽命比烏茲別克的男性要低;在鄰近的大城底特律,黑人嬰兒死亡率與內戰前的敘利亞相當。

就此而言,金融危機導至日益嚴重的不平等加速惡化。過去18年,美國白人勞工階級──尤其是婦女──越來越早死。帕茲(Monica Potts)上個月在《美國瞭望》(The American Prospect)雜誌寫道:「在沒有發生戰爭、大屠殺、傳染病或政府大規模瓦解下,平均壽命下滑是罕見的現象。」但這是一場對窮人發動的戰爭。帕茲寫道:「缺乏取得教育、醫療照顧、高薪和健康食品的機會,不僅將美國最窮苦的人甩在一旁,根本是在謀殺他們。」

然而,這場前所未見的危機,也凸顯出新自由主義的長期主張和這個體系實現這些主張的能力,兩者之間的矛盾。蒙格所說的資本主義文明並未死亡,反而更加興旺,因為它未被迫適應;而先前透過繳稅、現在透過削減公共支出,而使資本主義繼續運行的勞工階級,則奮力求生存。西方國家的經濟困頓因這場危機而惡化,但勞工階級面臨的困境,並非僅發生在美國。最新一期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在社論中指出:「過去30年,全球勞工分得的經濟大餅越來越少,他們遭壓榨的程度令人震驚……。當成長放緩,勞工從這個緩慢成長的大餅分得的部分更少。」

上週五美國4,700萬人的食物券津貼被砍,這些食物券提供那些無法餵飽家人和自己的人援助。個人每個月的食物券津貼將減少11美元,4口之家則減少36美元。砍掉這些津貼對縮減美國政府赤字幫助有限,但對領取食物券的人卻是不可承受之重。

削減食物券津貼是4年前推出的刺激措施的一大缺失。但儘管美國經濟衰退已正式結束,它所產生的貧窮依舊存在。美國政府的數據顯示,美國每7人就有1人面臨食物不夠的問題。蓋洛普8月的民調發現,1/5的美國人表示,去年他們偶爾會缺錢買家人所需的食物。兩項數據與歐巴馬剛當上總統時差不多一樣。這項疏失現在因謊言而惡化。共和黨人支持進一步削減食物券的預算,民主黨則建議小刪,問題不在於窮人是否遭到傷害,而是傷害的程度。

削減食物券預算背後的動力不是基於財政,而是基於意識形態,特別是共和黨人宣稱,窮人太容易取得食物券。共和黨前副總統候選人萊恩(Paul Ryan)表示:「我們不想把安全網變成吊床,讓四肢健全的人養成依賴和自滿的生活。這會吸乾他們為自己生活打拚的意志和動機。」

若右派沒有竭盡所能地壓低薪資到就連工作都未必能免於飢餓的地步,食物券會吸乾意志,飢餓會觸發動機的說法,會得到很多人的共鳴。奧勒岡大學副教授拉佛(Gordon Lafer)上週在為華府「經濟政策研究中心」(EPI)寫的一篇報告中,就透露保守派在2010年期中大選獲勝後,在地方政府層級如何壓低薪資、福利和對勞工的保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