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教育論壇:考題本無事 何故惹塵埃?

立報/本報訊 2013.11.05 00:00
■羅德水

雲林縣崙背國小四年級第一次段考國語閱讀測驗以兒童詩〈雞招待客人〉入題,雖然這首詩的原作者係以兒童口吻描述平民美食「白斬雞」,但由於原詩內容有「脫光光,坐在桌子上招待」等字眼,引來家長抗議並向議員投訴。

(上圖)雲林縣崙背國小老師引用新詩「雞脫光光招待」做為國語閱讀測驗考題,引起爭議,老師無奈,校方2013年11月3日表示,將開考紀會討論。(圖文/中央社)

雲林縣議員李建昇日前就此爭議考題提出質詢,李建昇抨擊試題充滿性暗示,讓人想入非非,要求教育處懲處,教育處長邱孝文答詢時也認為,考題內容不太適當,已請督學到學校調查原委,縣長蘇治芬則直斥:「老師出這種病態題目,太離譜了,一定要處分!」面對官員與議員的交相責難,出題老師備感委屈。

在議員質詢後,考題爭議事件引起媒體大幅報導,檢視輿論意見,討論多聚焦「脫光光」入題是否妥適?然而,此次爭議考題事件其實還有值得討論之處。

考題可受公評

引起爭議的考題是兒童文學作家楊茂秀創作的童詩〈雞招待客人〉,出題教師要學生據以回答「什麼文體」?「什麼修辭法」?「什麼摹寫法」?新詩全文如下:

雞招待客人

妹妹

你知道雞怎麼招待客人嗎?

哥哥

那還不簡單

脫光光,

坐在桌子上招待!

而且

不必全身坐在一起。

呵呵,

白切雞!

此一考題之所以引起爭議,主要是「脫光光,坐在桌子上招待」等用字,認為不妥者,因此大肆批評「病態」、「充滿性暗示」、「讓人想入非非」,就連認為入考題沒有問題的一方,竟也陷入「性教育從小教起,何錯之有」的論辯中,實在是小題大作、無限上綱、模糊焦點。

〈雞招待客人〉不過就是一首兒童詩,原詩也就只是透過小兄妹對白介紹白切雞,實在不解究竟與「性暗示」何干?筆者以為,這首兒童詩如果有問題,也不是因為什麼「有色眼光污染兒童」,而是詩的結構與語法,但見俗白,卻少童真與美感,命題老師或許有更為適合入題的兒童詩。

比較有意義的討論是,小學國語文教育應該培養學生什麼基本能力?教師想要藉由測驗考出學生什麼國語文能力?本案的出題方向雖是常見的國小國語測驗模式,惟筆者以為,考文體與修辭法並不會增加小學生的國語文能力,也不會因此提升孩童的閱讀興趣,如何透過教學與測驗真正提升學生國語文能力,值得教育工作者深入探討。

民代應監督政策與法案

教育議題成為民代質詢焦點,早已司空見慣,然而,縣市議員的問政重心,應該放在對重大教育政策與教育預算的監督上,而非將特定學校的考題拿來小題大作、藉題發揮,教師出題可受公評,但顯然不是在議會以質詢的方式為之,李建昇縣議員如果能以關切一校考題的嚴厲標準,去監督校園工程弊案、去批評錯誤教育施政,想必對雲林縣的教育更有貢獻。

議員作秀不讓人意外,比較讓人感慨的是,雲林縣長蘇治芬、教育處長邱孝文竟隨議員質詢加碼批評基層教育人員,無論兩人是否知悉試題命題原委,邱處長的發言既缺少專業堅持,也未讓基層教師感受到教育官員的關懷,至於蘇縣長一席「病態題目,一定要處分」的發言,更是過於沉重,此次考題容有爭議,但媒體評論與相關讀者投書咸認出問題的不是教師,認為考題「病態」、「充滿性暗示」的,似乎只有蘇治芬縣長與李建昇議員等少數人,建議本案應回歸專業討論,不宜隨政治人物起舞。

反對懲處教師 重建親師互信

無論本則考題得當與否,命題老師以補充教材入題,且題目也經同校教師審題程序,內容或有不同意見,但實在不到必須被懲處的程度,雲林縣崙背國小或雲林縣政府教育處若因此懲處命題教師,除坐實政治干預教育的批評外,更將嚴重打擊教師士氣,殊為不智。

最後,議員質詢來自不滿考題的家長陳情,家長當然可以對教學與測驗有不同看法,但以本案為例,家長不向學校與教師反應,卻透過民代質詢,不僅無助釐清爭議,反而因此傷害親師互信,實在得不償失,如何重建脆弱的親師互信,看來與討論考題爭議同樣重要。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