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百戰場:黃色小鴨:「玩這麼大」的兒童鏡像

立報/本報訊 2013.09.19 00:00
■路況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隻漂浮在嬰兒洗澡盆中的塑膠黃色小鴨,有一天突然膨脹放大如一艘船艦,停泊在港口海灣。這不是童話,而是今日的國際熱門新聞,萬眾矚目的世界奇觀。西諺云:「倒洗澡盆的水,連嬰兒一起倒掉!」沒關係,只要留下黃色小鴨,把它無限放大,彷彿倒掉的嬰兒連同洗澡水都一起收回來了!

而這又有什麼意義呢?黃色小鴨真的觸動了某一世代的童年共同記憶?就算是,也只是嬰兒與幼稚園水平的小趣味,不像小叮噹與史奴比的「可愛」包含了許多故事與意義。一個沒有故事,沒有意義的黃色小鴨值得「玩這麼大」嗎?

我知之矣,黃色小鴨的「意義」就在於它的「沒有意義」。它的瑣碎無謂、空洞貧乏更勝凱蒂貓與憤怒鳥。黃色小鴨就是拉岡所說的「小對象」(petit objet α),是吾人無可滿足又無法直面的欲望的一個暫時的「替代物」。它可以是任何對象,並隨時可被其他對象所替代,「濫竽充數」就是它的選擇原理,「窮極無聊」就是它的欲望法則。愈是瑣碎無謂的事物,愈可被一種強迫症的偏執轉化為欲望的固著對象,表現為強迫重複儀式,就如潔癖患者不斷洗手,問題不在手髒,而是藉洗手來轉移掩飾無意識欲望深層無法處理的骯髒齷齪感。強迫症是一種微小差異的自戀狂,透過某個瑣碎對象的無謂重複來轉移焦點,逃避真正的問題與焦慮,一種避重就輕,捨本逐末的轉移逃避策略。

要轉移逃避到哪裡去呢?逃避到兒童鏡像階段,轉移到想像秩序。拉岡說:8個月大的嬰兒尚無法控制自己的肢體動作,卻偶然發現鏡中影像可隨自己意欲而動作,乃產生一種操控自如的「自主幻覺」,形成「這就是我!」(C'est moi!)的想像投射的自我形象與主體命名儀式。黃色小鴨作為一個童年記憶的「小對象」,正是一個瑣碎無謂,卻可簡易操作的兒童鏡像,所以可以「玩這麼大」,在想像投射中無限膨風放大,成為強迫症般廉價操作的集體自戀儀式,藉以逃避這世界沒有意義、沒有方向的空虛無聊感。黃色小鴨反映出全世界的智力水平都已退化到兒童鏡像階段,以美其名曰「童真」、「單純」的廉價裝可愛來逃避問題,粉飾太平,完成「自我感覺良好」的主體命名儀式:C'est moi!黃色小鴨就是我!我就是洗澡盆裡的小王子,全世界都是我的洗澡盆!

莫再嘲笑小馬哥,大哥不笑二哥,大家不都在「自我感覺良好」?不管是小馬哥、小王子還是村上春樹,全世界都在追尋一個裝可愛的「小對象」!黃色小鴨更讓這個「小對象」小到不能再小,同時又讓它無限膨風到「殺很大」,教人忍不住想罵一聲「×小」!

(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