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姚文智 年改 好市多

哈巴狗電台:如果你是馬英九(一)

立報/本報訊 2013.09.15 00:00
■陳真

我膽子小,思想不純正,怕惹惱愛台勇士們,對於台灣政治向來噤若寒蟬。但為了表示我對烈士馬英九的尊敬,冒險一提。台灣政治大多鬼扯蛋,毫無是非可言,令人佩服的事不多。馬把王金平炒魷魚之舉,倒是令人尊敬。

馬捍衛司法獨立之心,十分真誠。真誠二字在此並無諷刺之意。重點是,真誠渴望愛情之人,跟他事實上是否羅密歐與茱麗葉,卻是兩回事。我們總是真誠渴望諸多美好之事,但渴望並不等於實存。例如我真誠渴望成為億萬富翁,但我總資產始終不曾超過七位數,離「億」還差了至少兩個零。估計最快得奮鬥到2163年才能達陣,比人類移民火星的預估時程還要慢上100年。

俗語說求仁得仁,但求財卻不一定得財。原因何在?也許我的求財之心並非如我想像般真誠熾烈,也許渴望與實踐之間永遠有著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求財之路尚且艱難,何況是非道德。

說起馬英九,那個我不敢不敬的黨及其徒子徒孫們,講起話來永遠就那幾句;還沒開口就知道他們要說什麼了:政治迫害,政治追殺,政治鬥爭,或是中國人欺負咱台灣郎等等,永遠就那幾個基本句型;就好像小時候大家作文結尾一律是「反攻大陸,解救同胞」。

馬英九全盛時期都打不倒王金平,如今跌停板的馬想打王,差不多就等於螞蟻打大象。若真要打,王可做文章的黑資料還會少嗎?再怎麼笨也不會用一種在台灣普遍被視為「人之常情」的根本原則性抽象訴求去打擊一個體積大他一百倍的巨人。這純粹是自殺,而對方卻只會越打越紅。烈士之舉,令人尊敬。若你是馬英九,拉攏對手以求善終都來不及了,你會笨到去打擊一個對你無害而且你根本不是對手的人嗎?

跟林義雄相反,我怕落單危險,常努力想走一條人煙眾多的安全大馬路,可惜每次很不幸都剛好站在歷史錯誤的一方。當台獨是禁忌時,我成為「數典忘祖」、「鼓吹分裂國土」的叛亂犯,當中華概念成為毒素,我又變成「不愛台灣」的罪人;「與匪隔海唱和」的指控倒是始終一致。我對於台灣人的「聰明」因此常感震驚,人們似乎永遠都知道該在何時「覺醒」,該向誰表忠貞,該對著哪些倒霉鬼嗆聲為敵,該在什麼情況下發出「正義的怒吼」。這類「怒吼」時下流行得不得了,全是保鄉衛國、公民人權或什麼非暴力的高調,稍有不敬,就給你好看。

我所說的,以台灣人的「聰明才智」絕對聽得懂。今天如果你是馬英九,相信你我都知道該如何趨吉避凶迎合大眾;你會發神經莫名其妙去做一件對己百害無一利、眾叛親離的傻事嗎?

(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