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百戰場:聯合國與周天子

立報/本報訊 2013.09.05 00:00
■路況

美國總統決定出兵敘利亞,國際新聞報導各國的態度:英國、法國、中國、俄羅斯、伊朗…。請問漏掉哪一國?答案是:聯合國!這是腦筋急轉彎嗎?聯合國不是國啊!是的,「聯合國不是國」正是一個比「白馬非馬」更可笑的詭辯悖論!

聯合國成立的理論根據來自康德的〈論永久和平〉,後者又以霍布斯的《利維坦》為原型:聯合國之於各主權國家,就猶如主權國家之於國內公民。根據霍布斯,「自然狀態」是「所有人反對所有人」之「戰爭狀態」。此為人類最大之害。所以第一「自然法」就是致力追求和平,消弭戰爭。但徒法不足以自行,需要一至高權威之強力執行,否則只是一紙空文。此至高權威就是國家主權「利維坦」。國家之「存在理由」就是為了消弭戰爭,維護和平。同理,國與國之間的自然狀態更是一種戰爭狀態,更需要一個至高權威來維護世界和平。聯合國的存在理由就是仲裁國際紛爭,成為執行國際法之至高權威。所以聯合國應是一個「國上之國」的「世界政府」,康德稱之為「世界共和國」。而眾所周知,美國出兵介入他國戰事,早就不通過聯合國安理會,反證聯合國早已喪失其「存在理由」,形同虛設。此次敘利亞問題再次提醒世人:聯合國還在嗎?怎麼還沒廢掉呢?

我突然有一個古今錯置的聯想:聯合國作為「世界共和國」可類比於中國歷史上之周天子,所謂「禮樂征伐出於天子」,是仲裁國際戰爭,維持世界和平,提升人類文明,萬國咸服之天下共主。反之,周天子作為掌有文化領導權,卻沒有實權之精神領袖式的天下共主,亦可視為聯合國之前身原型。中世紀之教皇與日本天皇皆曾扮演類似角色。

但周天子不是王,聯合國也不是國,一旦喪失文化領導權,就威信掃地,什麼都不是。冷戰時代的美國作為西方霸主還有幾分齊桓公、晉文公「尊王攘夷」之格局架式,聯合國還有一點周天子式樣板擺設的象徵價值。後冷戰的美國則露出秦帝國之嘴臉,聯合國更淪為戰國時代之周天子,連最後一點象徵價值都蕩然無存,沒有被廢掉,大概是戰國群雄都忙著合縱連橫,早已忘了他的存在。今日美國要出兵敘利亞,也唯有合縱連橫之「戰略-政治-經濟」考量,誰還會在意聯合國的立場?

聯合國已成無關痛癢的擺設,比花瓶都不如,比台灣的監察院更該廢除。但聯合國畢竟還是存在,要如何界定它的存在狀態?如果今日世界局勢已成「強權即公理」的犬儒國際主義,聯合國的存在具有日本A片的馬賽克效果:明知大家都在幹苟且之事,仍要虛意遮掩一番,睜眼說瞎話!

(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