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永無島的刺繡 充滿「家」味的童趣

yam蕃薯藤新聞/林郁倫 採訪報導 2013.04.22 00:00
多用未漂染的純棉.麻.珍藏花布製作的生活雜貨小物。溫暖扎實的手繪刺繡品,不量產,設計者朝露一針一線親自縫製。純稚,充滿赤子之心的「永無島」 藏身於基隆鬧區的手作工作室,一入門,貼在牆壁上的這些小物件馬上吸引客人的目光,一片片的麻布上,一個個簡單又精緻的圖案,充滿著童趣的無限想像。創作者袁朝露,就像她的作品一樣,坐陣工作室中央,一邊看書、聽廣播,一邊繡著手上繡圖,悠閒自在的生活在穿針引線當中多彩多姿。 彼得潘的永無島,在朝露的手下有了更深的定義。一個會飛的拒絕長大的頑皮男孩在永無島,就像朝露的個性一樣很自由、又有點無厘頭的"脫線",「永無島」手作刺繡雜貨的手作坊總是迴盪著創作者爽朗的笑聲和樓上樓下同行者劈哩啪啦的談天說地,朝露說這裡就像那座島一樣,無拘無束、想待就待著。八年前,從敦南誠品前擺攤開始朝露的手作人生,可以說是手作界的始祖,那時「0416x1024」、「貳拾陸巷」都是她的攤友,擺攤生活不過半年的時間,就立定了她未來的手作人生。 「手作,在這個我已經認定是一生的工作的人身上,似乎已經不是太純粹了,有時候隨著日期的逼近,手作就成為修羅場。」就著溫潤燈光縫紉,聽見針線緩慢拉扯,每天作一點,一點,的確能讓心情調整為閒適。朝露說,也許就因為這樣的緩慢,不知不覺也把心裡的傷順手補起來了,倒不是特地為了甚麼去做這個的。應該說是出自內心喜歡。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圖文/永無島手作刺繡雜貨 粉絲專頁
燈,是朝露最喜歡呈現的物品之一,她說,「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它總是有很多表情,朝露想起剛學製圖美工的時候,「燈」就是一個很關鍵的角色,各種角度和光線,指引著我們,有它就有溫暖。朝露繡的物品,有花、有草、有剪刀、小貓、還有燈塔,每一個物品都有它的千變萬化,透過鮮豔的配色和簡單線條的勾勒,每每創造了令人溫暖的情境,乍看童趣的背後,隱約埋藏了成長的哀愁,也許設計者給人的印象,早已跨越刺繡的技藝,更超脫於在作品裡想要陳述的幸福感。 思考沉靜心情的慢活空間
把它們當作每個小畫框,針線是我的筆和顏色。圖文/永無島手作刺繡雜貨 粉絲專頁
「創作與量產的拿捏,也是我亦存在著迷思,量產代表有效率,是不是能夠有原作的靈魂?永遠是問答題,標準在自己的心裡」她曾在一篇專欄文章中這樣寫道,她說,她也有內心爆發巨大思想的時候,想要揮灑在布料上,想要針腳快些,「抱歉,辦不到。」看似豪氣不拘的個性中還是有一股灑脫的銳氣,八年的創作生活,她從擺攤到佈展、進而國內外參展、出書寫專欄,最近更有作品應用的新計畫,「八年來都沒有讓我無聊過」朝露說這一路上收穫很多,結交了許多革命夥伴,他很滿意現在「永無島」"小小可以掌握"的狀況,她也分享她的觀察,台灣人有一股特殊的樂天(應該也是包括她自己),可以讓手作這個行業,可能收入不是那麼穩定的狀態下也還是可以默默地、穩穩地發展出許多不思議的驚奇。
設計者朝露帶著粗框眼鏡,像個鄰家大姊般和來訪的客人相談甚歡,完全看不出來是三個孩子的嘛!她說,這個熊,就是用老大來打造的樣子。圖/永無島手作刺繡雜貨 粉絲專頁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