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古今書房:幾本三國的改編

立報/本報訊 2013.01.28 00:00
■唐澄暐幾年前在一次頒獎典禮遇見林文義先生,一群年輕人聽他講著當編輯的往事。離開後總覺得這名字在文學外的地方勾起什麼,回到家心中一驚,跳上桌子打開書櫃最上層,拿出我小時候看了無數次的漫畫版《三國演義》,仔細查了查來歷,得知這樣的事情又發生在我腦中了——明明是同一個人,但漫畫的林文義只有圖的聯想與小時候的回憶,眼前的林文義先生只指向文學創作等其他嚴肅事項的一環;塵封的回憶隔絕於新建的系統目錄,即便同名同姓也無法聯想比對,以至於見面時硬沒把這兩個形象兜在一起。

後期加速的傳統三國

典禮上的林文義先生就是兒時漫畫的作者,我曾翻過他的漫畫無數次,讓今日已不擅長繪圖的我,在畫馬時依舊能用書中的筆順,從轡頭和鬃毛開始分解馬首的輪廓。那時候的《三國演義》,和我對三國僅有的認知都很近似,忠良結拜三兄弟對決奸惡曹操,在赤壁終於讓他吃了大敗仗,後面就不重要了。小時候很難處理後續,得看著劉關張三個好人居然接連落敗,但故事卻還不結束,直到天下落入一個開場都沒提到的陌生人手上。

小孩子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千百年來善良的讀者們可能心中也同樣不甘。於是在人們的傳頌與改編中,時間從劉軍敗退後開始加速,我也讀過從赤壁打完便開始飛馳的童書,而漫畫版《三國演義》是我看過最神速的——上下兩冊三百多頁的漫畫,劉備死後諸葛亮北伐失敗兩格、三家歸晉一格,最後劉關張三人與諸葛亮永被世人傳誦一大格,全書結束。

強者鮮明的火鳳

在那個將國家命運譬喻於振興漢室的年代裡,我們並沒有太多思考三國的其他方式,大人也覺得用那四格向小孩解釋三國的結局,就已足夠了。多年後讀起另一部三國漫畫時,世界變了不少,如今頌揚正統的呼聲,遠遠比不上對強者勝者的崇拜認同。或許人們終能放膽擁抱實利了吧?穩定大半江山的曹操開始有了較多的正面描述,而《火鳳燎原》這部漫畫,更直接從最後的勝者來改寫這故事。

陳某的《火鳳燎原》12年前連載至今仍在醞釀赤壁之戰,因為活生生的角色不僅比原著多,關係也更複雜。故事一開始便講明了,這將是一個勝者面對結局,由司馬懿來完成的三國故事。年少的司馬懿從董卓當政時便開始布局天下,但他的處境比起演義更為險峻,善惡不明的高手太多——在漫畫細緻的鋪陳中忠奸本無異,只知不厲害的角色絕對站不上舞台,那些魯莽愚笨懦弱的民間形象,不過是為重重計謀戴上的面具,而失敗往往只在刀劍間的一念疏忽,又如棋局鬥智的一步之差。

《火鳳燎原》無疑是當代的作品,它讓「個人」站到三國戰場的第一線,每一個武將、霸主都用盡生命來向時代詢問自己的價值,而這時代的命運,則在「水鏡八奇」這一群師出同門的最強軍師對決間逐漸明瞭。其中的變數,則是司馬家的刺客燎原火——這個毫無痛覺的人在時代洪流中為了什麼而活?他能改變什麼?而未來他能是歷史中的誰?雖然故事因此盤根錯節,節奏卻因漫畫而緊湊,更揮灑出視覺獨霸的血脈澎張。即便我早已知曉每個角色、每場戰役的生死勝敗,卻仍為每一格即將翻開的圖與字句心動不已,而期待著每兩週的新作——只是以這速度仍不知多少年才能畫到開場那終局一幕,為陳某老師的健康長命祈福,已是火鳳讀者心照不宣的默契。

崩壞三國的小霸王

蜀漢守著傳統的正義,魏晉有了現實的勝利,東吳卻不論從小到大,都處在這鼎足最奇怪的支點上。難得看到一本著眼東吳的小說,翻開卻是怪誕絕奇,難不成作者也發現這一方的曖昧不明?紅眼的《小霸王》寫的是東吳孫策麾下的猛將,卻一個個跳脫正史,化妖成魔,甚至掙脫了合理的文字敘述,徹底暴走。他們的名字彷彿空殼,靈魂遊走在不死身、影武者、雙性、雙重人格等各種不安穩的身分狀態間,劇情自成一格,語法隨興來回於時空,兩三步跟不上就再也抓不住,只餘壯志未酬的小霸王,桀傲不馴的身影始終在遠方奔馳著。

對這部企圖顛覆三國演義的作品我很難給予太多形容和評論,只能說過往所理解的三國在作品中被敲碎,有時簡直看不出意義何在,但也無妨——過往對三國的注解總是有些人太好、有些人太壞,有太多人從沒被好好描述過,作者只是找到了那不尋常的空隙重新拉開歷史;過往的人們用他們的價值重塑了無數鮮活的人物,如今再狂野地來一次,也不算什麼大過吧。況且我們是該有多幾種方式才對。

▲漫畫三國演義,林文義繪,宇宙光1985年出版。

▲火鳳燎原,陳某繪,東立出版,目前已發行至第47本。

▲小霸王,紅眼著,逗點文創結社出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