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當愛已成往事 鄧麗君的六個夢(下)

yam蕃薯藤新聞/陳志龍 2013.01.28 00:00
【1979年】 在鄧麗君的幾段情史裡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要算是和成龍的一段,只因兩人都是華人歌壇跟影壇閃閃發光的巨星人物,單看一個人就夠話題了,何況是兩個人碰在一起,那威力所引發的震撼更不容小覷。 兩人事在1979年於美國相遇,兩人一見如故,互有好感,很快就熱絡起來。後來幾周,仍在美國拍戲的成龍經常利用工作之餘與鄧麗君約會,然而兩人在密切的交往中,卻漸漸發現彼此的差異,產生衝突。 在成龍出版的英文自傳中提出到鄧麗君時說:「她溫柔、聰明、有幽默感、又美麗,她在服裝和食品上的鑒賞力令人羡慕,她懂得在什麼場合、穿什麼衣服、用什麼飾品……說實話,我配不上她,或至少當時的我配不上她。她是典雅的化身,我卻是個沒有教化的粗魯男孩,一心想做個真正的男子漢,說話沒有分寸,能走路時卻要跑;她總是穿著得體的名牌服裝,我卻穿著短褲和T恤就上街;她舉止得體,禮貌周全,我對權威不屑一顧,常當著飯店經理和服務員的面做鬼臉,把腳放在桌子上。」 兩個人因為個性、觀念與生活環境的種種差異導致漸行漸遠,感情維持不到兩年便宣告結束。分手數年後的某一天,鄧麗君突然打了電話給成龍,說她想在香港選擇一個好的健身中心,要他給個主意。成龍說:「我想,她是想讓我知道,她已經原諒了我。從此之後,我們常常通電話,她到香港來,我們會吃一次飯,由她選擇飯店,我也不再抱怨了。」 之後鄧麗君去世後,成龍利用科技與鄧麗君進行跨時空對唱「我只在乎你」,恐怕也是對故人心裡的愧疚與懷念一種表達方式了。  【1980年】 與郭孔丞認識,是在與成龍結束之後的1980年底,郭孔丞比鄧麗君大七歲,是馬來西亞糖王郭鶴年之子。據悉,與郭孔丞的戀情大概是最令鄧麗君心傷的一段了。兩人先是在新加坡邂逅,然後傳出戀情,感情一路走來平穩而有溫度。兩人最後在1981年10月訂婚,待1982年鄧麗君回台探望父親時則向媒體證實她與郭孔丞交往的事實。但她告訴媒體:「我和他纔認識半年,終身大事不可能決定得那麼匆促,目前我們還在觀察的階段。」 不過就如後來所知,鄧麗君仍然無法如願步入禮堂,據鄧麗君弟弟鄧長禧的說法,兩人相識之後,郭孔丞就帶鄧麗君回家相見家中長輩。由於是著名歌星,鄧麗君一進門,即被郭家的工人圍住,興奮地索要簽名。因為郭家比較保守,郭孔丞的祖母見到鄧麗君才到家中即搶盡了風頭,很是不悅。日後談論婚禮細節時,郭的祖母向鄧麗君提出了三個條件:包括將過去的歷史交代清楚;嫁入郭家後,立即退出演藝圈;斷絕與娛樂圈朋友的交往。 鄧麗君認為這些條件包含歧視,難以接受,提出退婚,與郭孔丞就此分手。   【1990年】 80年代後期,鄧麗君漸漸告別舞臺,處於半退休的狀態。之後鄧麗君旅居法國,1990年,在她感情空白七年之後,遇到了她生命中最後的戀人,一位年紀比她小15歲的法國攝影師保羅。。 與鄧麗君相識時只不過23歲的保羅個性任性、有點孩子氣,但鄧麗君十分照顧他,意見不合時也讓他三分。甚至有傳言,為了保羅的攝影愛好,鄧麗君不惜耗費200多萬元替他添購高級攝影器材。鄧麗君曾經告訴好友,之所以選擇與保羅交往,是因為保羅以前從來不知道她是大明星,讓她沒有心理壓力。 可能是經濟、年紀的問題,也或許如好友何俐俐所形容,保羅只是一個伴,這段姐弟戀雖然長達五年,但鄧麗君始終低調處理這段感情,直到過世前,對男友保羅的存在從未鬆口,更不曾談過婚姻大事。 在鄧麗君過世後,保羅只驚鴻一瞥地在靈堂前出現,隨即因為媒體包圍匆匆離去,後來有關他的負面報道不少,甚至鄧麗君的哥哥對保羅沒有好好照顧妹妹也有微詞。但鄧麗君和保羅在法國有段甜蜜的回憶。鄧麗君對男友體貼,但也很清楚她與小男友之間的問題。有鄰居說,兩人到餐廳吃飯時,鄧麗君會很貼貼地從桌子下將錢遞給保羅,讓他去付錢。保羅也疼愛女友,五年來一直守候在鄧麗君的身旁,鄧麗君過世,更讓他痛苦好一段時間, 1995年到1998年,整整3年時間,渾渾噩噩地住在赤柱,鄧家人不忍心,好幾次勸他忘了,回去法國過正常日子。至到1998年,保羅決定回國。 【尾聲】 如同瓊瑤在小說六個夢裡,說故事的老人對少女說的六個關於感情的故事,似假似真,好像遠在天邊又像與你有所關連。當少女問爺爺,這都是真的嗎?老人並不正面回答,只說「人生並不見得像我們想像的那樣美好,你所能把握的只有現在。」這如同回應了鄧麗君後來對感情抱持的態度,也許鄧麗君認為,婚姻並非愛情的歸宿,她只想體驗感情的過程。而我們也透過明星們提供的感情故事,在那裏頭找尋一點星火,也許茶餘飯後能得到一點啟示也說不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