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瞭望台:日本財政經濟的根本危機

立報/本報訊 2012.12.26 00:00
■曾健民於26日上任的日本新首相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首先表示將大膽進行貨幣鬆寬政策、扭轉日圓升值的態勢;這意謂著安倍將以推動通貨膨脹大印鈔票來救日本經濟。亦即,想以日式的QE貨幣政策刺激企業借貸和個人消費,另一方面則促進出口,以擺脫現在為止日本嚴重的蕭條和通貨緊縮困境,走上經濟復甦。

安倍路線表明了將不顧日本政府財政危機的擴大,放棄解決財政懸崖的根本問題,企圖以擴大通膨來刺激經濟復甦,這與日本以釣魚台紛爭或鼓吹中國威脅論來轉移國內矛盾一樣,無異飲鴆止渴。因為現在日本的特殊財經結構,通膨必定激發財政危機。

近日,美歐財政懸崖問題成為焦點,殊不知,日本的財政懸崖遠為嚴重,可說危如累卵。以國際主權債務風險指標(主權債務占GDP比60%,財政赤字占GDP比3%)來看,日本財政已瀕臨破產邊緣。據IMF數據,今年日本主權債務總額占GDP已到230%(遠遠超過歐豬5國和美國的100%),總金額將達1千兆日圓,相當於歐元區國家債務總額。另外,政府財政赤字占GDP比接近9%,財政收入的一半全靠發行國債來籌措。平均每一日本國民將分擔752萬日圓(約合9.4萬美元),達舉世最高水平。

然而,無疑是全球最危險的日本主權債務,卻是全球最穩定的主權債務。此種怪現象源於日本國債特殊的持有結構:日本國債的80%為其國內主體持有,如保險公司、退休基金、銀行還有中央銀行等。長期以來,日本能維持高財政赤字和巨額國債的運轉,主要受益於穩定的國內需求,對外部衝擊不敏感。但是,維持這種國內國債穩定需求的條件,卻是日本90年代泡沫經濟破裂後,長期的經濟蕭條和通貨緊縮;企業不再借貸,個人不再消費,大量現金盈餘和高儲蓄全流入國債市場,支撐著財政赤字。

換言之,是日本今天的經濟蕭條和通貨緊縮維持了日本國債和財政免於破產。即便如此,這種危險的循環隨著人口急速老化,不久的未來,日本國債總額將超過國民資產總和,政府發債能力和償債能力將達極限,這才是日本的根本危機。安倍的通膨路線不面對這危機,反而逆道而行,這或許能暫時擺脫蕭條和通縮;但另一方面,也將造成國債利率走高,將破壞現在日本財政和國債危險但穩定的循環。屆時日本恐瀕臨財政崩盤、日圓崩潰的毀滅性危機。

安倍的通膨路線還是走老路,只是從一端擺到另一極端,無法徹底解決日本經濟的根本危機。日本唯一的救贖是脫美入亞,重回亞洲,與中、韓和亞洲各國維持友好和平關係,在貿易、貨幣和文化上促成東亞一體化。如此,才能根本解決日本財政和經濟的危機,否則難保不走上80年前的覆轍。(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