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社論:新世紀的馬克思

立報/本報訊 2012.12.26 00:00
2012年進入尾聲,回顧過去這一年,危機、風暴、緊縮、憤怒、抗爭……是整個世界的主軸。自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以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束手無策,全面陷入風暴圈。有些國家狂印鈔票,用印鈔機的速度追趕赤字和債務;有些國家選擇嚴酷的緊縮政策,百年積累的社會保障體系陷落為失靈政府的祭品。過去被奉為圭臬的自由市場、自由貿易、自由競爭以及議會民主等體制化的資本主義信念,幾乎全面失效。全世界被迫在資本主義體系之外,另尋出路。

於是,很自然地,馬克思的思想再度成為顯學。現實上,分析資本主義,馬克思提供了極其豐厚深刻的知識資源;理想上,要在失靈敗德的資本主義之外另尋人類社會發展的可能性,迄今沒有比馬克思更完備的思想體系。近兩年來,烽火街頭不斷浮現馬克思的肖像,憤怒者的口號充分呼應共產主義信仰者在19世紀的情緒。此外,市面上的通俗雜誌紛紛出現重探馬克思的專題;學院中過去被刻意忽略的馬克思主義學者,乃至毛派思想家,乍然炙手可熱,各大媒體爭相邀約,其著作在書市領先排行,在學術場合也成為各方爭議的焦點。

社會科學領域的知識分子尤其很難忽略巴迪烏(Alain Badiou)、洪希耶(Jacques Rancière)和紀澤克(Slavoj Žižek)這幾個名字。以巴迪烏為例,他自青年時期即是西方毛派的核心人物,長期帶領讀書小組,1968青年革命之後參與創立毛派「馬列共產青年聯盟」,後來在巴黎八大和高等師範學院任教。巴迪烏曾經和紀澤克以書信方式長篇探討毛澤東的《實踐論》和《矛盾論》,2009年出版了《共產主義假設》,2010和2011相繼出版了《共產主義思維》第一卷和第二卷,是他和季澤克在倫敦和柏林召集 「共產主義大會」後所編纂的文集。

在巴迪烏看來,我們目前所生存的時代,在全球經濟危機的陰影之下,資本主義卻更野蠻、更粗暴,競爭更為慘酷,整體世局反而更像是19世紀的樣貌。也因此,在19世紀湧現的共產主義假設,乃至巴黎公社的經驗,都為我們留下豐厚的歷史資源,留下強大的思想武器,也可能留下解決今日危機的思索路徑。

回到中國的情境,12月26日是毛澤東生日,而2012年也正是毛澤東〈延安文藝講話〉發表70週年。延安時期,就其艱困的週邊條件和政治實驗的決心而言,就像巴黎公社,是一個試圖與舊世界決裂,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過程,也像巴黎公社一樣,留下了極其豐厚的歷史經驗和思想資源。對延安時期的回顧和探索,或許也將有助於我們重新建構理念,重新組織戰鬥的隊伍,為人類未來的發展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