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我們女人說(10):推廣噶哈巫 蕭愛蓮尋巧思

立報/呂淑姮 2012.07.17 00:00
【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如果和噶哈巫族人聊起噶哈巫的歷史,聽完的人大概都會覺得,噶哈巫真是個非常低調的族群。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總幹事蕭愛蓮說:「噶哈巫就是噶哈巫啊,以前也不知道要多說什麼。」說是很低調,並非特意裝神祕,而是出於天性中的自我保護機制。族人蕭愛蓮說,自己到55歲才從長輩口中得知噶哈巫的歷史和正名,但回想童年歷程,其實處處都有蛛絲馬跡可循。蕭愛蓮說,目前噶哈巫族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族語傳承下去。(圖/蕭愛蓮提供 文/呂淑姮)例如,她總記得自家長輩不喜歡回答外人的問題之一是「你們是哪裡人」:「因為要是有點年紀的南投人或埔里人,聽到我們來自守城,多半就會說我們是『番』。」話雖如此,但從蕭愛蓮轉述長輩的語氣中,卻聽不出太多的自卑感,反倒帶點隱世味道:我們噶哈巫不看低自己的身分,但也不覺得要與當權者正面流血衝撞;就暫且隱藏吧,直到能夠再度自由自在地說話。所以關於噶哈巫的傳說中,有人說他們會飛、會巫術,也有人說他們會唸咒語,是很神祕的族群;族群傳統慣習中不包括出草的噶哈巫也被傳言會出草。藉著這些傳說,再加上易守難攻的地形,噶哈巫族隱藏在埔里中過著自己的生活,然後,等到了平埔族群正名運動開始。隨著平埔族群正名運動興起,噶哈巫族人、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總幹事蕭愛蓮說,要讓更多生活在台灣的人理解多元族群存在,也要讓現有的原住民族認同,平埔族群一樣也是台灣原住民族的一份子。(圖/蕭愛蓮提供 文/呂淑姮)蕭愛蓮在數年前受母親請託,接任協會總幹事。「剛開始完全摸不著頭緒,後來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工作,也才知道這些工作對於凝聚噶哈巫族人有多重要。」文化類的活動,例如尋根之旅,噶哈巫音樂、語言課程學習,歷史人文典故到大型祭儀,以及近年來逐漸打開知名度的噶哈巫過新年,都是協會的工作。蕭愛蓮說,以往噶哈巫族人要過年,長輩不會特地說「大家來過『噶哈巫』年」,或是如何盛大邀請族外朋友參與。但自平埔各族要求政府承認其原住民族身分以來,蕭愛蓮認為,要讓更多一起生活在台灣土地上的人看見各族群,就要主動邀請大家來認識自己的文化,多建立友善交流,少一點衝突和誤解。噶哈巫新年祭典包括傳統的牽田、走鏢等,是族人凝聚感情的時間。(圖/蕭愛蓮提供 文/呂淑姮)「以前長輩不教孩子說噶哈巫的話,是怕小孩出去矮人一截。但我們從未看不起自己!」蕭愛蓮說,協會最迫切的工作,就是要把族語找回來,邀集族中耆老保存語言,與時間賽跑傳承給下一代。她也說,要設計出更多有趣的方式,讓更多人一起參與學習認識「噶哈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