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業餘人生3之2-願天下有情人 都不是李大仁

中時電子報/黑鳥麗子 2012.03.27 00:00
當無欲無求的溫馴好人多到成為社會現象,溫吞的李大仁就擁有足夠的群眾基礎,登上男主角寶座。程又青的主題則是愛情裡的「空」,因為從沒發生,這空反而無限擴大,讓女孩變成女神。

這回晚了好幾個月才跟上「大仁哥」風潮,還是一個多月前剛認識的男生的一席話,讓我想認識這位轟動女孩界的好人。

新朋友說他就是大仁哥,總默默守護著他的程又青,兩人多年來都是好朋友,也只能當好朋友,不敢更進一步。

男生覺得「我可能不會愛你」這齣戲幫了他大忙,讓同樣初老的他可以用大仁哥的台詞對程又青說,「如果將來你遇不到喜歡的人,那我陪你去住安養中心啊!」

「我並不是那種只要喜歡就要佔有的人!」

李大仁分身希望程又青能理解他設下的密碼、發現他一直都這麼的李大仁。

何不乾脆告白呢?

「看戲,你就會明白了!」

於是,開始看戲。

草食男登上男主角

大仁哥確實人真好,遲到不抱怨、碎念不回嘴、孝順媽媽疼愛妹妹還照顧老同學一家大小,難怪那麼多粉絲希望身邊也有個大仁哥,但若真與這樣的李大仁相處,應該不像電視劇那麼美,一個把天大的祕密摀在心底十多年的人,能不悶嗎?而且這樣下去,物種應該會提前毀滅吧!

這種悶悶的情緒,確實反映時代轉變。

過去偶像劇男主角是讓女主角牽腸掛肚無法安心的角色,像程又青眼中的丁立威,脾氣大、帥氣又花心,只想強硬的愛、強烈的恨、用全身肌肉使勁擁抱女主角、連接吻也要瘋狂。而女主角總會從他張狂外表與躁動靈魂下發現埋在深處的脆弱傷口,獨排眾議墜入愛河,「流星花園」如此,瓊瑤小說裡的那些「令人心疼的小東西」們如此,愛情總要喪失理智才衝突、才震撼、才扣人心弦,是傳統男一號路線。

但時代真不同了,據說30世代某些比例是「草食男」,覺得獵捕愛情太辛苦,就像吃牛肉風險高,寧可安安靜靜當個吃草的小羊,不願捲入危機四伏的愛情事業裡。雖然日劇洗腦式的透過校園愛情戲教導莘莘學子喜歡就必須告白,但實際上真正告白過的人不多,讓這些隆重告白戲嚇到的卻很多。他們苦思該如何告白成功,算著算著,決定還是省省,免得讓女生打槍發好人卡,連朋友都做不成。

當無欲無求的溫馴好人多到成為社會現象,溫吞的李大仁就擁有足夠的群眾基礎,登上男主角寶座。

為何不敢告白?

我是個乾脆的人,覺得短暫曖昧還有趣、讓腎上腺素、賀爾蒙狂飆得起勁,但長期如此就是折磨,不如說清楚給彼此一個機會。直到另一個小男生告訴我告白的風險有多高。

小男生說,「今天班上有個女生說她很喜歡我。」

很好呀!然後呢?

「然後我就跟她說,你幹嘛要喜歡我啦!」

然後呢?

「然後我就拿衛生紙丟她!」

喔?

「不是新的衛生紙喔!是用過的!」

這個小男孩得意洋洋的補充,而他,才五歲。

「我喜歡你」原本該是種很有感染力的美好情緒,但說出口的人就像交出了自己的主權,任憑對方發落。許多人想了想,寧可當旁觀的李大仁而不是躁進的丁立威,免得也收到一團用過的衛生紙。

戲劇中這類溫吞主角不多,最有名的一例是19世紀末的法國劇本改編的「大鼻子情聖」,明明是個文采洋溢、身手矯健的漢子,因鼻子超大而自卑,不敢表白,還寧可幫腦袋空空的帥哥出點子追意中人,以為這樣的安排就能帶給對方幸福。

他堂而皇之的捉刀代寫情書給喜歡的女孩,卯足勁用文字表達愛意,透過繡花枕頭的俊俏外表搭配他的內在,讓女孩墜入情網。

大鼻子情聖假設自己很醜、而鍾情的女孩只愛帥哥,於是做出了這樣的「組合」。

但李大仁明明內外皆優,為何不敢告白?他對自己的假設又是什麼?

問了周遭朋友的意見,一人說,李大仁貼心但肯定懦弱,選擇暗戀是因為沒有風險,當好朋友還能探索對方內心祕密,這是連情人都未必擁有的特權。只是他的機會成本建立在扼殺一段可能是今生最美好的戀情之上,不見得划算。

另一位歷經許多情感冒險的男性朋友笑了笑說,也有可能是李大仁壓根不想加入這個局,不想真正發展一段感情。像很多走上街頭參加環保遊行的人,回到家卻開著三台冷氣。因為遊行能在外展現態度、卻不必將行動帶回家。在愛情邊上「遊行」,可能是李大仁覺得最適合自己的位置。

而程又青的身分比較像戲劇常見的女配角,因為她不坎坷、不窮、又優秀到不需要男人拯救。這樣的她專門在重要時刻現身,一顰一笑都喚醒美好回憶,立刻破壞男主角原本即將舉行的婚禮、即將上的床、即將吻的對象。

等待也有意義

有個女生朋友當過程又青,她的李大仁多年來常幫她分析男生腦中的邪惡思想,連她與男友分手都要靠李大仁安慰開導。多年後兩人各有歸宿,可是李大仁忍不住告白,說自己最愛的其實是她。

她說那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錯愕中有點感動,也曾有一秒想對著李大仁喊「你犯規!幹嘛要喜歡我啦!」

過去觀眾特別討厭這種舊情未了的好朋友,但攻守互換,當舊情成為主角,鏡頭不斷穿梭時空讓現在與過去對話,多年後的交會更像在填補千瘡百孔、歷經滄桑的自己。

那些年大家一起追的沈佳宜也是程又青團隊的一員。這些程又青們之所以永恆,正是當年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合而沒完成的夢,讓她們根深蒂固的活在回憶裡。以前的偶像劇著重愛情的相遇與幻滅,沈佳宜與程又青的主題則是愛情裡的「空」,因為從沒發生,這空反而無限擴大,讓女孩變成女神。

我真希望天下有情人都不是李大仁,因為他的拖拖拉拉實在讓人焦急。另一個李大仁告訴我,等待也有其意義。

這個李大仁喜歡程又青二十五年了,常常掙扎是不是該告白,他覺得談感情像釣魚,一直猜著平靜水面底下到底是什麼魚,才能準備適合的餌,但又怕嚇到對方,謹慎得不敢隨便放個餌逗逗試試。難怪程又青二十五年來渾然不知身邊居然有個李大仁。

經過四分之一世紀的等待與觀望,資深李大仁看著程又青談了幾次戀愛,失戀了幾次,雖不再是當年少女,依然令他心動。這些年他總算明白自己不甘心兩人一輩子無緣,演了二十五年內心戲之後,決定開口說出台詞,即使會得到一團衛生紙,也甘願。

能說這二十五年是浪費嗎?我倒覺得,歲月讓他們變成更適合彼此的人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