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雁默專欄】黃仁勳得罪的何止北京?

匯流新聞網/雁默 2024.06.06 06:41

【雁默專欄】黃仁勳得罪的何止北京? 249

雁默/自由撰稿人

我們中國人有句眾所週知的古諺,樹大招風,這四個字足堪形容當前的輝達CEO黃仁勳。

台媒多將焦點集中於黃仁勳稱「台灣是(科技領域)最重要的國家之一」這句話觸動北京敏感神經,並順帶提及,輝達在AI晶片領域一家獨大的現狀,讓美國八大科技巨頭聯合起來對抗輝達的產業背景。

誠然,以上兩個焦點 —— 地緣政治,以及產業競爭 —— 確實比較吸睛,但是,我看黃仁勳大嘴得罪的絕不止北京,甚至不為同行所樂見,他可能太飄了,忘了營商大忌:過於高調。

黃仁勳真正的「失言」與失策,在於推廣「主權AI」概念。

「主權AI」簡言之,就是以「資料」作為新時代的主權邊界,以區隔傳統主權所界定的人口,土地,經濟實力,國防實力等等元素。此一概念是順應人們與國家對於個資和本地大數據失去所有權,以至於被他國「殖民」的恐懼,輝達據此推出解決方案。

白話說,主權AI就是「控制AI」,控制AI的前提是讓數據成為關乎國安與發展的主權資產。然而此一概念隱含的是 —— 數據由大型科技公司掌握。

「主權AI」不只是一個概念,輝達已將其作為一樁生意,目標客戶是「主權政府」,如與新加坡政府合作的「東南亞語言同一網路」(SEA-LION)。

要與科技公司合作,政府需要開放大數據給AI學習,而問題就在於受委託的科技公司值不值得信任,會不會偷開小門竊取該國的重要數據。

換言之,黃仁勳來台的主要目的恐怕是與政府對接,要大案子來的。既如此,捧捧台灣討好台獨政府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當然,黃仁勳捧台灣還是有點技巧,免得完全斷絕其與大陸的合作機會,所以可能不會見賴清德,見也不會公開讓外界知曉。

政治敏感度相對較低的科技人,將「台灣」稱為「國家」這檔事,我認為不必過度放大,因為這是國際企業的「心證」,商人本就是以「經濟體」作為「主權象徵」。不小心說出來,或刻意輕描淡寫提一下都是難免,真正在炒作這個的是台獨與其側翼媒體,心態是「不蹭白不蹭」。

但媒體提到輝達正陷入四面楚歌的處境確是真實的,其技術領先的幅度並沒有媒體吹捧得那麼大,而黃仁勳積極佈局「主權AI」的行動恰恰也凸顯了輝達正承受強大的競爭壓力。

毫無疑問,最穩的客戶就是政府,輝達必須在技術被趕上以前,於全世界展開政府對接搶市占,這才是「主權AI」的真實意義。

問題的核心是:黃仁勳正不知不覺陷入了一個大疑慮,即「賣防盜鎖的人,自己是不是小偷」。協助各國政府建立AI「防火牆」,是不是意味著各國政府要開放重要數據給外國科技公司?若是如此,輝達如何證明自己不是小偷?

所以才說,黃仁勳大嘴得罪的絕不止北京,甚至不為同行所樂見,因為這種事在AI產業發展仍為各方所疑慮的當前,很多想法可做不可說。

例如,AI發展會取代很多行業人員,如何一方面扶植AI產業,又能避免衝擊就業,是當前的治理難題。他國科技公司若要取得本國某行業的大數據,這事一旦見報,工會就得來關心,是吧?

黃仁勳樹大招風無誤,怕就怕他自己還不知道。

照片來源:NVIDIA Taiwan臉書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雁默專欄】外交部黑箱有底線嗎?

【雁默專欄】稀有的人渣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新聞圖片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