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楊秉儒》兩岸衝突在仇恨螺旋裡互相傾軋碰撞

聚傳媒/ 2024.04.30 14:00

楊秉儒》兩岸衝突在仇恨螺旋裡互相傾軋碰撞

楊秉儒》兩岸衝突在仇恨螺旋裡互相傾軋碰撞

照片取自田馥甄微博貼文

    【聚傳媒楊秉儒專欄】近日來,歌手田馥甄被對岸民眾自發性抵制,原定今年5月2日要參與天津「泡泡島音樂與藝術節」演出,這是她2022年7月在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訪台期間,曬出吃義大利麵的生活照,遭到陸網友抵制之後,首度到中國大陸開唱,本來主辦單位還力挺表示「一家人」,沒想到27日晚上卻傳出抵擋不住抗議聲浪,田馥甄的演出被取消。

    消息傳出後,有些台灣網友翻出12年前由施人誠作詞,田馥甄演唱的《離島》被大陸網友認為歌詞中寫著「我覺得這樣的距離很好,就隔著一片海互不打擾」被指出暗指海峽兩岸,下幾句「我是一座離島人海邊的離島,世界和我禮貌微笑,不擔心我這島居民太少」也被大陸網友指出是台灣與中國現在的現況而大加撻伐,當年消息曝光後,大陸各大平台都立刻將這首歌曲刪除、下架,咪咕音樂更直接將田馥甄所有歌曲刪除外,連藝人資訊也都消失不見的往事,指責對岸就像文革時期一樣大興文字獄。

    可是,這種情況又是誰造成的呢?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兩岸之間的仇恨螺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一蹴可就。在台灣的很多人,都是始作俑者。自1987年兩岸開放交流之後,同年開始邁向改革開放的對岸,在經濟發展尚不如台灣的階段,許多大陸民眾看多了台灣同胞財大氣粗的嘴臉;1996年,李登輝當選中華民國首任民選總統,拋出「兩國論」、「戒急用忍」等,2000年民進黨首度執政,陳水扁的「一邊一國」等,諸多對中國大陸不友善的政治語言, 都讓對岸執政當局與人民感覺台灣一直朝著背離祖國,分裂國土的台獨道路上走。而在民進黨的刻意操弄下,台灣人民對於大陸同胞的敵意不但絲毫未減,反而日益加深。

    儘管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兩岸關係呈現了短暫的回春期,但是2016年蔡英文執政後,徹底變本加厲,高舉抗中保台的旗幟,洗腦島內年輕人,讓兩岸人民的仇恨螺旋越鑽越深。由於台灣經過長年的政治惡鬥,以及民進黨的執政無能,其實經濟發展已經遠遠落後銳力改革,經濟、軍事等各方面發展都突飛猛進的中國大陸。台灣在經濟上對中國大陸的依存度越來越深,但是對中國大陸的敵意也越來越深。用句最簡單的網路形容詞來比喻,就是「又當又立」。講難聽一點的就是「又要當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人民幣很香,你想要賺。可是大陸同胞你很瞧不起,甚至不認為他們是同胞,所以要抗中保台。試問這世界上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嗎?在這個網際網路無遠弗屆的時代裡,這些台灣人的嘴臉看在大陸同胞的眼裡又做何感想?

    其實這些年來,克制中國大陸日漸高漲的武統民意,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國台辦」都被大陸同胞戲稱為「跪台辦了」,如果中國共產黨順應民意,甚至推波助瀾的話,台灣今天會變成什麼樣子?當人家對你的善意被你糟蹋,互信基礎一再被摧毀,最後只會剩下仇恨。到那個時候,就算是一句無心之語,也都會被對方視為充滿敵意。而這一切只能說都是台灣人民自找的。

    在此引用邱世卿老師的一段話與各位分享:「甚麼叫做敵意?你喜歡的就是我討厭的,我喜歡的不可以喜歡你。

    一旦敵意開始有了行動,就會轉化成仇恨,仇恨並不一定需要有什麼具體的傷痕或是記憶。

很快的,仇恨會找來屈辱跟恐懼這二位好朋友,它們會分別拉住你的左腳和右腳,於是你哪裡也到不了。」

    這就是兩岸關係的現況。不要只會罵對岸在搞文革式文字獄,台灣這邊也沒好到哪裡去。現在就是看誰的仇恨螺旋比較有力,兩方硬碰硬之下誰贏誰輸而已。不要只會譴責對岸,也不要覺得自己無辜,其實我們都是共犯。

「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雪崩中,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波蘭猶太裔詩人斯坦尼斯拉夫.萊克(Stanisław.Jerzy.Lec)--

--格言集《思緒紛亂》(More Unkempt Thoughts)--

「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這一句話,很多人都以為是出自於《伏爾泰語錄》,而且中文翻譯也被誤解為「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實際上,這一句原文出自於波蘭猶太裔詩人斯坦尼斯拉夫.萊克(Stanisław.Jerzy.Lec)的作品--格言集《思緒紛亂》(More Unkempt Thoughts);正確的中文翻譯也應該以「雪崩中,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較為貼切。

    斯坦尼斯拉夫年輕時的作品主要是抒情詩,晚年他以創作格言和警句而聞名,被譽為現代最後一位諷刺藝術大師。《思緒紛亂》是他晚年系列格言集的收官之作,于作者去世當年(1966年)出版。在英文版《思緒紛亂》中的原文表述是:「雪崩中,沒有一片雪花認為自己有責任(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依照斯坦尼斯拉夫當年所經歷過的處境,他所謂的「雪崩中,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說的實際上是德國納粹。集中營的看守、押送猶太人的火車,毒氣室的建造者…每一個人都以為自己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沒有人覺得自己對無辜的死難者是有責任的(responsible)。

    但是自從網路上許多人把這句話翻譯成「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innocent)的」,人們開始用它評判別人,評判那些受害者。然而人永遠都應該為自己所做過的事付出代價,就算你對別人造的惡沒有任何行動或譴責,你也有你應負的責任。你雖然不是加害者,但也不是受害者,只是眾生共業而已。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J-Media 聚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