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谷翔平翻譯水原一平涉賭博!醫 2 原因分析為何高薪、高學歷更容易越陷越深

Heho健康網/陳韋彤 2024.03.23 02:12

日本球星大谷翔平的貼身翻譯水原一平傳出涉及賭博,並挪用大谷帳戶高達 450 美元的金額給賭博公司,目前已遭道奇球團開除。精神科醫師分析 2 原因解釋,為何許多高學歷、高薪或社經地位高的人士總容易陷入賭博。

各界預估水原一平年薪約 30 萬至 50 萬美元之間,是薪資不低的翻譯,卻深陷債務中無可自拔,導致身敗名裂。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主治醫師鄭勝允表示,賭博成癮是一個正式的醫學診斷,是相當具有破壞性與成癮性的精神疾病。

為何身陷賭博?醫分析患者自負又習慣逃避

鄭勝允收治過不少有賭博成癮的個案,他發現個案往往是年輕男性。台灣人對賭徒的形象多半來自電影,因此也多半認為賭博是中老年人才會做的事情。但實情卻不盡然,前來賭博成癮門診的患者,絕大多數都是 35 歲以下的年輕男性,有部分甚至還是 20 歲出頭的大學生。

另外,他們普遍擁有相當好的職業與薪水,為何會開始接觸賭博?鄭勝允分析,因為富人更想賺快錢,同時也在過程中感到刺激、好玩,也因為這群人往往高學歷、高薪,所以相信自己能靠聰明才智取勝,認定自己就是賭神。直到越陷越深,想要抽身卻已來不及。

不僅如此,所謂體面的工作,通常規範員工需要有一定的道德標準,鄭勝允表示,患者可能害怕就醫紀錄被公司知道,而選擇繼續逃避,結果在賭博上越陷越深,欠債越來越多,到最後工作真的保不住。高薪好工作與高學歷反而成為妨礙患者就醫的一大因素。

病識感不足!輸到破百萬才意識到生病了

有趣的是,患者並非不怕自己把錢輸光,而是因為賭博成癮是影響大腦成癮中樞的疾病,令賭博成為一個強迫型的行為,最後變成不得不賭。鄭勝允表示,這種感覺就像「上頭」(對某一事物正在興頭上)一樣,過程中想不到其他事,大腦已經被賭博綁架,聽不進其他指令,才會一昧的投錢。

鄭勝允補充,個案往往等到清醒時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欠下鉅款,但因為靠一般的工作根本無法償還賭債,只好心存僥倖再去賭博,期待能贏一把大的,就此把賭債還清。但他坦言,最後能夠鹹魚翻身的人少之又少,更多的是背負了更多的賭債。

最後,病患可能意識到自己不能繼續賭博,或家人強迫來醫院看診,他們才願意就診。不過鄭勝允也發現,絕大多數的個案往往已輸數佰萬元以上,甚至有輸幾千萬甚至破億的。這也暗示著,在台灣的賭博成癮個案往往病識感不足,要欠下超過七位數的賭債,才會開始覺得自己生病了。

注意!賭博成癮患者有 7 大症狀

鄭勝允提醒,賭博成癮是經過醫學證實,可診斷得精神疾病,患者可能會有以下 7 種症狀,若身邊家人有跡象,務必說服他們就診治療。症狀包括:

  1. 花在賭博的金額持續增加:原本可能玩個 1、200 元淺嚐即止,但胃口逐漸被養大,後來便需要 1 萬元、5 萬元、10 萬元才夠刺激、過癮。
  2. 試著戒賭時會變得焦躁易怒:賭博的當下感到刺激過癮,相對的在平常沒有賭博的時候便會感到無聊、坐立難安、煩躁,個案往往會用「阿砸」來形容這種感覺。
  3. 思緒被賭博所佔據:賭博具有最致命的吸引力,會讓個案朝思暮想都是跟賭博有關的事情,無論念書、工作、吃飯、洗澡都會一直想到,甚至是睡覺時都會魂牽夢縈。
  4. 心情不好、壓力大時更想賭:心情不好時找紓壓方式是人之常情,但患有賭博成癮的個案第一且唯一的紓壓方式就是賭博。但諷刺的是,往往他們的壓力來源就是賭輸之後欠下的債務。
  5. 輸錢就會想要翻本:賭輸了之後,個案往往會做的事情就是繼續賭,拚下一把連本帶利贏回來,江湖行話叫做「呸回來」。但其實很常「呸」不回來,反而欠下更多的賭債。
  6. 欺瞞家人:起初個案會向家人隱瞞事實,會用各種名目、理由向家人要錢,但總有一天紙包不住火了,家人才赫然發現個案的狀況是如此嚴重。
  7. 需要靠別人幫忙還債:近期的新聞便是一個很適切的例子,水原先生因此已遭球團開除,同時也失去了許多人的信任。患者在最後往往會失去學業、工作、友情或是親情。

賭博成癮可治療!家人陪伴與協助至關重要

慶幸的是,賭博是可以被治療的,不僅賭博行為都獲得控制,甚至停賭的人也不在少數。鄭勝允提醒,醫院端能做的僅是要求患者服藥治療,減輕患者的煩躁感,回歸到日常生活,家人的幫助更重要。在門診上也觀察到,成功的個案往往有家人陪同看診,如果獨自一人前來,最後往往以失敗收場。

家人能做些什麼呢?鄭勝允坦言,其實很難有百分之百可以防堵患者不去賭博的措施,旁人能為他們做的,就是增加他們前往賭場的障礙。比如由家人控管患者金錢與證件:幫患者保管錢與證件,任何一點小錢都不建議留下,存摺印章也通通都收起來,防止去借錢。

患者開始投入賭博,往往是一瞬間的「失心瘋」,鄭勝允認為,如果去賭場前的關卡越多,讓他們借不到錢,或花上好幾倍的時間才能籌錢,等到他們真正能去賭場時,衝動往往已經消失,他們可以重新喚回自己的理智。因此家人幫忙限制,並非為了完全阻止,而是增加賭博的困難,讓患者能從衝動中剎車。

鄭勝允強調,賭博行為往往會讓個案和親朋好友受到極大的痛苦,由於賭博已破壞大腦中的獎賞中樞,若想必要達到完全康復,個案需要停止賭博行為至少 3 年。但賭博成癮絕對不會是絕症,需要個案、家人和醫院的通力合作,方能拯救這些深受折磨的靈魂。

文/陳韋彤 圖/楊紹楚

諮詢專家: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主治醫師鄭勝允

延伸閱讀:

定期篩檢可預防大腸癌!醫提醒:這一族群發生率上升別輕忽

>> 有健康上的困擾嗎?馬上下載 Heho App 來為你解答!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