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子佼 徐巧芯 地震

劉易齋》誌念與司馬中原的一世情緣

聚傳媒/ 2024.03.03 14:00

劉易齋》誌念與司馬中原的一世情緣

劉易齋》誌念與司馬中原的一世情緣

   【聚傳媒劉易齋專欄】一出生,就是餘生。這是每個人本來的命數!無論能活多久?從終將死亡倒推計量,出生之日就是餘生之始。                

       因為餘生有度,來日無多,所以在有餘時光,必須思考一番人生所為何來?因何為此?此間何安?安得知命、立命、創命、復能善用餘生,安身順命、超脫生死。

       這是生命哲學探索的命題,不拘限於哲學家所專屬,不限定知識分子之疑辯,不區隔貧富貴賤,不計其窮通壽夭,凡屬娑婆衆生,概皆命定有時、得失有量、長短無別。這就是業報使然!管它功成名就,或頹廢潦倒?管它俊美賢達,或醜劣不肖?管它聲名遠播,或誣陷譭謗?管它如何如何?從跨越百萬光年的哈伯望遠鏡回觀地球,這些都是宇宙中的微塵,餘生寄身的須彌芥子。

       《華嚴經》所謂:「時空同位,因果同時,三世互相見」就是這個意涵。把毎一次的餘生管理好、規劃好、實踐好、守護好。在行所當行、善用則用、懷抱恕道、物吾與也的過程中,克己復禮,無礙仁義,斯乃成就了餘生行道的意義和價值。

      有此「餘生」之感悟,靈感緣起於和恩師司馬中原的一世情緣,五十三載餘生的契闊投緣,指授志業,同趣悲歡,也情觴離合!是知,若無信仰,餘生原是虛擬,是人生過客的載體,是宇宙星河裡每一個輪迴當下的實存。

遇見重逢

          和您初見,是在復興崗文藝社團的寫作課程裡,彼此對遇的眼神,透露幾分和藹溫煦,彷如故友重逢,親切如左右兩手的交握擁抱,眸光燦然,將文藝少年的心燈𣊬間啓亮!

          45度的仰角,就像遠望近觀一代人文大師的巍然峰脊,傳習龍族的寫意圖騰,臨摹現實與虛擬交融感應的篇章。文青學子們,用專注的眼神看見來自傳響大漠的萬馬奔騰,氣勢雄渾,雷響天地!共鳴之聲,湧動著澎湃熱血,演出一齣齣動人心弦的山河戀。

薪傳慧命

        在文青學子們的心目中,您是小說家,成就斐然的首席作家。向您學習寫作技巧和熏陶文學的涵養,是那個年代報名文藝營莘莘學子們的熱切嚮往。而記憶超強的您,在大半生的演講授課過程中,能夠將《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及諸多古典文學裡的詩歌偈語朗誦滔滔,倒背如流,令人驚歎佩服!偶爾臨塲逗趣,詼諧幽默,讓聽眾捧腹絕倒。

         擅長人物刻劃的創作技巧,長篇小說始終充滿著嶔奇懸想和廻瀾驚濤,有時是九彎迷蹤,偶爾峰迴路轉,您對於人性深層的雕琢,在在隱含著社會面的洞察慧眼。超過了著作等身的龐大寫作能量,令人嘆為觀止。從「山靈」、「春雷」、「荒原」、「靈語」、「魔夜」、「狂風沙」、「路客與刀客」、「狼煙」、「黎明列車」、「月光河」、「曠園老屋」、「春遲」、「巫蠱」到「鄉野傳說」⋯,一部部膾炙人口的經典著作呈現讀者眼前,把好幾代人的人文視野帶進影像和暇想交叠奔馳的無垠空間。許多文青趨近您底筆耕壟畝,圍坐品賞,啓動靈想,臨摹創作,如我躬身田原,一路撿拾您饋贈豐盈的稻穗。

提燈隨行

     在職涯轉換跑道的多重場域裡,您是我標註生命向度的指路風幡,朝迎旭日飄颺,繞行季節的變貌與時令同行。一路走來,盛衰有時,滌塵療傷,感悟相應,悲喜同心,竉辱兩忘。

         如此孜孜矻矻,弦歌不輟,五十餘載忽焉流過了國恩家慶與人世滄桑。您不羨酒食廟堂,不著百官之服,卻有學富五車、執掌文化牛耳的旗號龍符。從享譽文壇巨擘之聲名,到切膚炎涼的百態俗情,您為我鑑鏡了娑婆塵海的本然面目。在演義人文瀚海的波濤舟航上,您將苦難落魄詮釋得這般凄美冷豔,您把民瘼悲苦諷喻為現代社會聊齋。似乎人生就是如此,只堪耕犂,莫問前程!收穫徒憾餘事,何需妄斷必然?喔!您底達觀胸抱殊堪來者細思品味,俯首仰望啊⋯⋯。

紅麈告別   

         告別是重逢的啓點,也是薪盡火傳的重生。2023年12月8日午后,我最後一次攜禮來到您的府邸探望,當天的您依然談笑風生,指著竄跳牆垛覓食的松鼠,說起早年艱困生活的種況,並且答應春節假期過後,隨我到松江路的「京園素食」享受北方美饌。末了,還不忘殷切垂詢小女雅培(默霖的乳名)新任教職主管精進校務及年近百歲老母何慧貞居士之復健安飬概況,我均一一詳報且至誠感謝,不料就此顧盼一別就成了訣響。    

        2024年1月4日上午10時11分,您在台北萬芳醫院落足為此生歇腳的轉運站,倏然間,您底賦歸,竟成青史。

           一樣的暮冬冷雨,兩般的落花情觴。猶如當年您嘗即席吟詠的「黛玉葬花」:「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溝渠。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如今,您底形影如雪花飄落,可將巨靈一夕昇華,閃耀成慧命不朽的青史傳奇。

        2024年2月27日上午九時,我偕侯正武居士暨蘇靖賢伉儷,王漢國將軍、王明我中將等故舊袍澤,以及文藝界封德屏社長賢者,來到台北二殯景仰樓一樓至真三廳,向您致上最虔誠的禮敬。祝禱您卸下塵勞,拋捨業債,安心往生西方淨土。當是時,還有韓國瑜院長的輓聯,蔣萬安市長親臨告別式會場獻祭,乃至總統「褒揚狀」等哀榮獻禮,顯示出您在此生影響深遠的生命熱度。辛亥路上寒雨飄搖,追思靈堂肅穆悲淒,彷彿老天爺也為泰山之崩,掬一把露濕衣襟的潸潸泫淚!

送客歸鄉

       初春時節,微雨洒落北台新店二叭子植物園的林蔭小徑。我偕融賁血親摯友趣入一方淨地,為您祈願往生有分的天籟長襟。晚霞掩映在綠樹搖曳的風景裡,誦念梵音之際,一縷輕煙扶搖冉冉,吟唱嬝嬝,隨風輕颺。嵐霧蒼茫間,您底身影如煙似幻,化做一朵蓮華,飛升雲際,忽焉遁空。有若古典名著《紅樓夢》的章回尾聲,賈寶玉隨著一僧一道飄然登岸而去,且作歌云:「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遊兮,鴻濛太空。誰與我逝兮,吾誰與從?渺渺茫茫兮,歸彼大荒!」

賦詩遙祭《一縷輕煙的送別》

初春霪雨淋漓

眼界濛濛

景色如霧

飄忽在纓紅搖曳的尋根之旅

亦如黛玉葬花

魂兮     歸去

這是夜盡天明的

餘生夢鏡啊⋯⋯

誰在吟詠蝶戀風燭

那生生世世不願醒來的恩怨情枕

蜜舔愛袍

始終醉臥塵海

死去

活來

流浪在望鄉的此岸和不見盡頭的

彼岸

到如今

恰似痛徹骨髓的

分娩

將如夢初醒的心魂瞬間

爆裂

恍若寒梅

開放在雪花繽紛的空色之間

煙消

雲散

送別落櫻

送別

死盡   空無

就這樣子圓滿了

不生不滅

不再後有

嘸來嘸去的

一縷輕煙

一朵蓮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法學博士,深耕水墨藝術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專欄文章,不代表J-Media 聚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