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子佼 徐巧芯 地震

老孫侃時政》遭誤解千年的「仁」與「義」

優傳媒/ 2024.01.28 16:41

對惡行重大的人渣談教化就是「不仁」,做出不合宜的立法與判決就是「不義」,立法和司法不仁不義,使得法律本身就是罪惡,還要法律做甚?當權者若是不聞不問,選你當總統幹嗎?(圖:明朝文學家楊慎/取自網路)

 

作者/孫恭正

 

1月25日新北遭刺死的國中生舉辦告別式。葬禮上母親的一段話,深深刺中筆者的心。悲痛的母親哀戚泣訴,「我們總是教育你要見義勇為,沒想到卻害你失去生命」。媽媽的話,不知道法官聽見了嗎?官員聽見了嗎?執政的大人們聽見了嗎?

 

很多人喜歡把「仁義」掛在嘴上,政客喜歡說自己的政見是「仁政」,黑道則說自己講的是「義氣」。但究竟什麼是「仁」?什麼是「義」呢?

 

中庸說「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仁」就是人性的表現,最直白的說法,就是耶穌所說的「愛人如己」,尤其是要愛自己的親人。至於「義」則是合宜的行為,又以尊敬賢人為最重要。

 

不知從何時開始,仁和義都走味了。政客倒行逆施、黨同伐異,抱定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以製造對立、鬥爭為手段,毫無愛民之心,卻自詡為「仁」。黑社會悖道逐利,吸收未成年學生為其逞兇鬥狠,便於自己逃離罪責,販售毒品危害社會,以獲取暴利,做盡了傷天害理的勾當,卻認為這就是「義氣」。教育失敗讓人失去正確的判斷能力,對社會的危害莫過於此。

 

俗話說「皇帝不貪庫銀」。帝制時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以皇帝沒有貪汙的必要。民主時代好不容易選上總統,任期只有區區四年,不趁著權力在握時大撈特撈更待何時?難道政客不怕千古罵名嗎?當然不怕,權力就是以欺騙得手,既然能騙一時,就敢騙一世,反正老百姓騙久了也就麻木了,所以政客根本不在乎「仁義」。

 

教育孩子要「見義勇為」錯了嗎?孩子因為見義勇為而喪生,是家庭教育的錯嗎?為什麼媽媽後悔教育孩子應該見義勇為,而政府官員高唱保護罪犯,卻毫無愧色呢?立法委員通過的法律,是為了方便黑道招募殺手嗎?法院保護罪犯,在受害家屬傷口上撒鹽,你們的良知何在?

 

「少保法」是披著「仁義」的外衣,骨子裡卻是「不仁不義」。若沒有「少保法」提供保障,乾哥哥敢殺人嗎?乾妹妹敢囂張嗎?你以為他們是真的「帶種」嗎?錯了,他們是真正的「知法犯法」。就是因為知道法律會保護他們,所以他們敢「無負擔」的殺人。就是因為有無智慧的立法委員,和無良知的法官在「依法行事」,所以見義勇為成了一項「致命」的美德。

 

平時帶刀入校,為了一點點小事就拿刀殺人,還談什麼「教化」?對惡行重大的人渣談教化就是「不仁」,做出不合宜的立法與判決就是「不義」,立法和司法不仁不義,使得法律本身就是罪惡,還要法律做甚?當權者若是不聞不問,選你當總統幹嗎?

 

蔡英文是指望不上了,賴清德能否治國尚待觀察。其實治國不難,只要用心觀察古人的做法,就能夠風調雨順,海宴河清,執政掌權者也可以流芳百世。明朝楊慎的一首彈詞,道盡治國法則:

 

細思三皇五帝,一般錦繡江山。

風調雨順萬民安,不見許多公案。

後世依他樣子,齊家治國何難?

流芳百世在人間,萬古稱揚讚嘆。

 

治國不外乎「仁義」二字,不知賴清德做得到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

孫恭正,退伍軍人,東吳大學會計研究所碩士,曾任證券專業經理人,北京中律縱橫副總經理,教師。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