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辛巴威─行動理髮店,孩子請上座

慈善新聞網/ 2023.05.30 10:12

沒錢理髮又沒水洗頭,辛巴威鄉間孩子普遍感染頭癬,過去半年來,慈濟志工為超過一萬人理髮和治療,剪去三千煩惱絲,也找回尊嚴。

  您能想像「一」後面再加上「十四個零」,這樣的數字有多大嗎?而且這樣的天文數字,卻只能買到半條土司―發行這面額一百兆鈔票的國家,就是非洲內陸國「辛巴威」。

  辛巴威一九八○年獨立,雖然擁有豐富的金、銀、鎳礦及農產,但由於政治及財政長年不穩定,十餘年前爆發惡性通膨,辛幣急速貶值,百兆大鈔僅能換得三顆雞蛋,政府數度改發行新貨幣;近年幣值稍趨穩定,然而新冠疫情導致通貨膨脹再次加劇,民眾即使有工作,生活也因物價太高而過得拮据。

  當地也缺乏供水基礎建設,旱季長時間無雨,人們大多只能簡單擦澡,洗頭對他們來說是奢侈的事,至於理髮則要花一至五美元,相當於吃一餐飯的價格。對窮困家庭來說,如果真有這筆錢,寧可選擇填飽肚子。

  沒錢理髮又沒水洗頭,許多孩子感染了頭癬;頭癬擴散傳染性強,家長又無力購買藥物,孩子們沒有根治的機會。臺商朱金財在進入校園供食時,發現這個問題,思索著要怎麼解決呢?

理髮前 忐忑不安,終於輪到我了;理髮後 保持乾淨,讓頭皮不生病!

頭髮太長被體罰

  一九九五年,朱金財從南非轉往辛巴威經營成衣工廠,在經歷被暴民搶劫,幾乎要山窮水盡之際,因閱讀佛經轉念想「與其被搶,不如送給更需要的人」,開始在當地行善。

  面對頭癬皮膚疾病非常普遍,「那就理光頭吧!減少藏污納垢的機會。」朱金財採購了電動剪髮器、發電機再加上自製的理髮巾後,號召理髮師組成團隊,前進校園和村莊為民眾理髮並以藥水治療。

  二○一一年,他返臺受證慈濟志工;十多年來與辛巴威本土志工走訪無數學校,一間間地取得校長同意,每次替數百名學子免費理髮。二○二○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全國封城,慈善理髮行動因而暫停。

  「二○二二年八月返臺,上人一提起辛巴威,就講到理髮。」上人記得辛巴威志工在當地做的志業,讓朱金財很感動。返回辛巴威後,他看到一則新聞─在西馬紹納蘭省蒙多羅地區(Mhondoro),十歲男孩塔尼亞(Tanya)因頭髮過長,遭老師體罰,在雙手手心各打了十下,使得當天空腹上學、身體虛弱的他暈倒送醫。

  朱金財深感不捨,疫情趨緩,二○二二年十月隨即重啟慈善理髮與供食計畫。從首都哈雷擴展至鄰近省分,統計至今年四月初,半年來已在多卜沙巴、烏捨烏昆結、艾普沃斯等十五個地區與學校,為將近一萬零九百人次理髮。

  在多卜沙巴地區雅曼德小學(Nyamande Primary School),孩子們排著隊走過黃沙空地來到大樹旁,發電機轟隆隆運作著,一整列椅子排開,志工在幾乎無法遮蔭的樹下,手拿電動剪髮器幫學童理髮;等待的孩子多,志工數小時都無法坐下休息。十一月到四月是辛巴威的夏季,偶有降雨,露天理髮還須注意天候,朱金財前後照看著。

  來到蒙多羅地區,朱金財探訪男孩塔尼亞和他的母親。牽起孩子的小手,朱金財很是心疼,「可以想像孩子被打時的痛!」志工為母子送上愛心物資,塔尼亞臉上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容。

  「家裏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哪有錢給孩子理髮?」母親很感謝慈濟一次幫他們解決了兩個大問題,說:「孩子的頭髮理了,也不會挨餓,這樣他在學校就能好好上課了。」

來到蒙多羅地區,志工在理髮前先舉辦趣味競賽,孩子們以空米袋玩得不亦樂乎。(攝影/Hlengisile Jiyane)

十把剪髮器運轉中

  辛巴威法令限制集會,每次義剪、發放都需要向相關單位申請許可。志工帶齊裝備,連椅子都隨車備妥。理髮前,和孩子們一起玩遊戲,利用空米袋舉辦競賽;這對日常只有跟祖父母相處的孩子來說非常珍貴,是一段快樂的時光。

  三月九日來到哈拉雷米羅兒童保育網路小學(Miriro Children Care Network Primary School),在慈濟先前幫學校搭建的簡易教室中為學童免費理髮。當天發電機出狀況,無法同時為十把電動剪髮器提供足夠電力,在只能有幾把剪髮器運作下,義剪速度變慢。附近一所中學的學生看到這麼多孩子等待理髮,紛紛前來幫忙。

  每個孩子坐定,志工用剪髮器理光糾纏的捲髮,幾乎九成以上的孩子都有感染,長滿頭癬和頭皮屑。「還未理髮前,看起來是好好的。理髮後,就看到問題,孩子罹患頭癬會覺得自卑。」朱金財說明,噴灑藥水殺菌後半小時,頭皮就獲得改善,孩子皺著的眉頭也出現笑容。

  慈善理髮的成效顯著,不到一個月,志工再次收到村長和社區的邀約,請志工回到社區幫忙其他孩子與民眾理髮。在尼亞曼迪小學,因為前來的人潮眾多,志工不時暫停理髮,避免發電機過熱故障。雖拖延到速度,但大家毫無怨言,繼續專注工作。眼見孩子理髮後的模樣更莊嚴也更快樂,志工替他們感到開心。收工時,大家一起清理周邊環境,皆大歡喜。

  朱金財曾確診新冠肺炎,嚴重到必須戴呼吸器;同修師姊很有智慧地鼓勵朱金財,因為想到辛巴威人的苦,他奮力讓自己活下來,做更多的事。他康復出院後,持續帶動當地志工發放、鑿井、義剪等行動,「經歷這一關,期許自己,要把握生命中的每一秒來幫助有需要的人!」

  愛在辛巴威,在貧苦大地,一起點亮未來之光,看見更多孩子健康的笑容。

撰文/ 朱秀蓮(臺北慈濟志工)、朱金財(辛巴威慈濟志工)、Hlengisile Jiyane(辛巴威慈濟志工)、林靖霓(慈濟基金會宗教處同仁)本文為「慈濟月刊」授權刊登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