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陳婉真說故事》《台灣政策法》帶動美中台之「新三國演義」

優傳媒/ 2022.09.20 17:25

民進黨所謂的「台灣獨立」、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都只是選舉時騙選票的工具而已,根本只是在打假球。可憐的台灣人,只能繼續眼巴巴的在美中雙方的角力,及執政黨的虛情假意下,成為歹戲拖棚的、永遠演不完的新三國演義小角色而已。(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於9月14日以17票贊成、5票反對,通過修正版《台灣政策法》(Taiwan Policy Act of 2022),加強對台安全援助與合作,接下來將送交參議院全院審查,但須在本屆國會明年1月屆滿前,在參眾兩院通過,才能遞交美國總統簽署生效。

 

雖然法案的立法過程尚未完備,一般評估在目前國際情勢,以及美國期中選舉的壓力下,即便有難度,可能會將部分章節綁定在美國會一定要通過的法案,算是以包裹表決的方式,在本屆通過的可能性相當高。

 

《台灣政策法》的內容重點之一,簡單講是由美國政府於4年內提供台灣45億美元軍事融資資金,並於第5年再增加提供20億美元,總計65億美元的軍事援助,折合新台幣約達2千億元,並且是無償的軍事援助。

 

另一個重點是,將台灣列為「主要非北約盟友」(Major Non-NATO Ally),望文生義就是說,台灣雖非屬美國北大西洋公約盟友之一,但重要性一樣。

 

法案也禁止美國政府官員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並建議美國視台灣民選政府為台灣人民合法代表,禁止美國聯邦政府對跟台灣政府的官方互動施加限制,為將來可能的更多安全保障與貿易優惠鋪路。可以說是對台灣的實質承認。

 

從這些重點看來,《台灣政策法》是自從1979年美台斷交以來,美國政府最全面的對台政策調整。而所獲得的無償軍援經費也算是史無前例,即便韓戰後從1951年到1965年,總計15年美援期間,中華民國接受美國經濟援助也才14.8億美元,此外冷戰期間內,美國對中華民國軍事援助總值共計約42.2億美元。

 

就算扣掉通膨指數,算起來這次的軍援額度可謂相當巨額,詭異的是,除了外交部表達感謝與歡迎之外,似乎社會的反應極其冷淡。

 

如果以政治光譜的分野來看,只有一些立場較傾中人士提出質疑,認為美方就是希望透過這種政治操作,製造出台灣為美國具有協防義務關係盟友的假象,更是刻意在挑戰美國「一個中國」政策,對中國而言當然更是極大的挑釁。

 

也有人認為這和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所引致的軍演等緊張態勢一樣,都是得不償失的,何況以目前台灣的財力現況,要買武器可以自行採購,根本沒有必要接受這區區的65億軍事援助。

 

直到9月19日,媒體報導美國總統拜登接受CBS「60分鐘」節目專訪時,再度重申中國一旦入侵台灣,美國軍隊將出兵保護台灣;至於台灣要不要獨立,拜登說就由「他們(台灣人)自己決定」。

 

這是拜登針對中國如果武統台灣「最明確」的一次回答。而這個回答也才引起社會的關注與認同。至於中國氣得跳腳也是意料中的事。

 

先來說《台灣政策法》要如何落實執行?美國以往有沒有先例?

 

我們如果從結論來看,或許它和俄烏戰爭脫不了關係,特別是戰爭開打以來,兩者之間的「不對稱戰爭」對包括台灣及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有很重要的啟示。

 

俄烏戰爭中,美國雖然表面上沒有派兵,卻在資訊戰方面,提供了許多對俄軍而言極為致命的打擊,俄軍引以為傲的坦克部隊等重裝備,在無人機配合正確敵情資訊的導引下,竟成為笨重而無用的代名詞,也一度成為戰爭中的笑柄。

 

美方在這些實戰啟示後,有感於台灣在軍事採購方面經常發生不知道要採購何種武器,甚至買些無用之物的現象。美方也憂心台灣軍方高級將領中,至今仍有不少心向中國者,幾經評估的結果,認為與其依循以往效率不彰的採購模式,不如由美國自己挑選適合台海作戰的各項武器送到台灣。美軍先行架設備戰,屆時中方若有任何風吹草動,即便台灣國軍還只是訓練4個月的少爺兵,美軍亦可自行操作,或透過密集訓練,讓台灣兵來操作,但戰略戰術方面則可以確保能正確掌握戰爭之機先,予來犯的敵人痛擊。

 

這樣的合作模式和軍援層級在美國有沒有先例?有,老美對以色列的合作模式就是如此,所以說這樣一來,台灣戰略位置的層級,一下子就跳到和以色列平起平坐了。

 

美國會對台灣如此重視,原因不只是我們擁有所謂的護國神山台積電,在地理位置上,台灣原本就具有不容忽視重要戰略價值,這是早在1894年甲午戰爭時日本人就看得一清二楚的事實。

 

因此,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以美軍為首的聯軍,規劃擬訂《一般命令第一號》(General Order No. 1),指定台灣的日軍,應向蔣介石大元帥投降。加上台灣人當時非常歡迎祖國的軍隊來台,這是國民黨軍占領台灣的法源依據。

 

然而,美方對於國軍的腐敗當然心知肚明,因而一度放棄蔣介石統治下的國軍,直到韓戰才又引起美軍的警覺,從1951年開始恢復美援。可惜到了1970年代,美國為了聯中制蘇,分別於1972年與中國簽訂《上海公報》、1979年簽《建交公報》,以及1982年的《八一七公報》。

 

在《上海公報》中就明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堅決反對任何旨在製造「一中一台」、「一個中國、兩個政府」、「兩個中國」、「台灣獨立」和鼓吹「台灣地位未定論」的活動;

 

美方認知到(acknowledge)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都堅持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並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not to challenge),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關心,並隨著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將逐步減少駐台美軍設施和武裝力量。

 

從國際外交的觀點而言,台灣在戰後被交由國府占領,是台灣人被美國的第一次出賣。上海公報等美中三個聯合公報,是美國為拉攏中國對台灣的二度出賣,只是美國人畢竟是玩弄外交的老手,在文字上留下可以自我解讀的空間,因而在發現中國武力犯台、甚至向全世界大秀肌肉的此時,美國開始展開對中國的圍堵,台灣又再度成為大國博弈的一粒活棋。

 

站在台灣人的立場,美國對台沒有領土的野心,中國要「留島不留人」,兩相對照之下,台灣人自有聰明的選擇。

 

遺憾的是號稱本土政黨的當前執政黨,為了鞏固政權,早已把早年創黨理想棄如蔽屣,像最近的所謂加入聯合國申請,30多年來只敢在口頭上喊爽,卻從來未曾踏出向聯合國申請入聯的第一步。原因是「中華民國」國名早已於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必須經由更改國號才有機會取得入聯門票。

 

然而,在可預見的將來,民進黨不敢有所作為,所謂的「台灣獨立」、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都只是選舉時騙選票的工具而已,根本只是在打假球。可憐的台灣人,只能繼續眼巴巴的在美中雙方的角力,及執政黨的虛情假意下,成為歹戲拖棚的、永遠演不完的新三國演義小角色而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熱門關鍵字:

談古論今 -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