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國家交響樂團榮譽指揮呂紹嘉領軍再現布魯克納第五號交響曲

民生@報/ 2022.06.27 18:47

【文/陳小凌】全球表演藝術進入後疫情時代,試圖在疫情防控及演出動能間取得新的平衡,而國家交響樂團在紛擾嚴峻時刻,期望持續為樂迷遞送溫暖樂音,讓音樂成為安定人心的正向力量。7月1日於國家音樂廳登場的《呂紹嘉與NSO-布魯克納第五》音樂會,將由國家交響樂團榮譽指揮呂紹嘉率領NSO演出布魯克納宏偉燦爛的巨作–第五號交響曲,作品105。

 

榮譽指揮呂紹嘉。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在所有交響曲作曲家當中,布魯克納堪稱奇才,他的交響曲博大精深,營造了性靈昇華之美。來自管風琴家的背景,讓布魯克納筆下的音樂,往往呈現壯麗磅薄的聲響。於1894年首演的第五號交響曲,由典型的布魯克納緩慢序奏開場,透過層層堆疊的聲部,彷彿在五線譜上架構了一座哥德式教堂。終曲樂章的銅管合奏,猶如聖詠曲的莊嚴與宏偉,不只洗滌了聆聽者的心靈,更讓此曲贏得了「教堂交響曲」的暱稱,期盼藉由此曲的正向堅定力量,為聽眾帶來心靈的洗滌與淨化。

 

指揮呂紹嘉今年5月12日獲頒第41屆行政院文化獎,表彰其在音樂藝術領域的貢獻深厚,向國際推廣臺灣藝術文化更不遺餘力,讓世人認識臺灣文化之美。呂紹嘉說:「比起在德國同樣位置,回到家鄉是多了血濃於水的情感跟責任感。這十年來我看著國內的交響樂團越來越進步,整個音樂環境也更成熟,除了深感欣慰之外,內心也逐漸清楚的浮現一個有點「唐吉軻德」式願望:希望國內交響樂團能更進一步建立自己的「主體性」、「自覺性」,國人能對自己樂團更多點「自信心」。

 

自信心是出自於對自己的了解,認知自己在世界中有著不卑不亢的地位。在我成長的年齡,我們演奏西方的交響樂是尚處於要「急起直追」、「奏什麼要像什麼」的被動弱勢氛圍中,但我覺得這樣的思維可以改變了。至少從上世紀末起,古典音樂由西方主導的觀念已漸漸演變為尊重、吸收多元文化的普世人類資產,東方的交響樂團(包括台灣)已經擁有成熟的技術與各自的特色,越來越多傑出的東方作曲家,以不同於西方的美學思維與豐厚悠久的歷史文化,已然拓展、深化了交響樂音樂的內容與涵義。此刻我們要思考:除了持續對西方經典的深刻探索外,如何能以自己的聲音,去豐富這來自西方世界的世界文化資產,化被動為主動。我非常期待有一天,臺灣的樂團自信地以具特色的國人作品迎向世界,及對西方經典作品透徹了解又自成一家之言的詮釋獲得國際肯定,並成為普遍國人的驕傲。」

 

榮譽指揮呂紹嘉領軍NSO演出。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呂紹嘉出身臺灣,為享譽國際樂壇旅歐名指揮家。他自鋼琴啟蒙,後隨陳秋盛研習指揮,繼而赴美印第安那大學及維也納國立音樂院深造。在贏得法國貝桑頌、義大利佩卓地和荷蘭孔德拉辛三大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後,展開了他在歐洲的指揮生涯。旅居德國期間先後擔任柏林喜歌劇院首席駐團指揮(1995-1998)、德國柯布倫茲市立歌劇院音樂總監(1998-2001)、德國國家萊茵愛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1998-2004)、德國漢諾威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2001-2006),並於2004年5月獲文化部長頒贈象徵該省文化最高榮譽的Peter Cornelius獎章。在歌劇的領域中,指揮呂紹嘉曾於英國國家歌劇院、雪梨歌劇院、柏林德意志歌劇院等客席登臺指揮。歌劇外,他在交響樂指揮的表現也同樣耀眼。近年來合作的交響樂團有:柏林、巴伐利亞廣播、荷蘭皇家音樂大會堂管絃樂團等。在亞洲,與香港管弦樂團、NHK、首爾愛樂,及北京、上海等地的代表性樂團合作演出。2010年至2020年間,指揮呂紹嘉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並於2021-22樂季起,被授予該團榮譽指揮頭銜。自2020年9月起,受聘擔任臺北藝術大學音樂系特聘講座教授。

 

奧地利作曲家安東‧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 1824-1896)一生共寫了九首交響曲,這些樂曲以貝多芬的交響曲和華格納的管絃樂為基本框架,但卻帶有明顯的宗教音樂因素。寫作第五號交響曲時,作曲家正面臨生命中最艱困、理想幻滅的時期,官司纏身(後來證明無罪)、減薪。作品本身聽來完全沒有壓力與風暴的氛圍,而是代表一種人生出路的意念,並且是布魯克納作品中大量使用對位法的一部。這部交響曲曾被冠上幾個別名,例如:《悲劇》、《信心的教會》、《撥奏》等,可算布魯克納最傑出的作品之一。作曲家生活的痛苦、不如意,經濟上的困頓,透過音樂創作,被過濾、淨化,作品完全聽不到自艾自憐,反而是英雄式宏偉鉅大結構,布魯克納與貝多芬都有一樣的藝術生命歷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