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PSG WHA 國泰金
}

外貿依然是中國一二線城市的主導經濟/沐風

台灣好報/ 2021.04.19 08:34
沐風

1978年前的深圳是中國所有經濟特區中最貧窮的經濟特區之一。
   
深圳依靠滿山遍野的土特產企業家迅速崛起。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外貿為主導的深圳土特產企業家飛速發展。
     
由於中國的最低工資底薪非常低,普通底層百姓又是靠僅可糊口的最低工資底薪來生存的。所以中國的普通市場消費水準非常弱,而中國其他的經濟特區的民營企業又是以內貿為主導的,所以發展得非常困難。自然是被以外貿為主導經濟的深圳迅速超越了。
     
依靠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機會,以外貿經濟為主導的深圳特區不但迅速的超越了中國其他的經濟特區,而且令深圳迅速成長為中國的四大一線城市之一。
     
從2010年開始,深圳的外貿經濟完成了在最短的時間內積累了最龐大的財富,令深圳經濟有了開啟經濟轉型之路的資本。深圳開始憑藉自身的財力從全中國搶來大量的高端人才與高端的企業。並且從那個時候開始,深圳的房價成為了全中國四大一線城市裏房價最高的城市。(沒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深圳的房價能成長為全中國房價最高的城市嗎?)
     
而中國其他的一二線城市也大多是以外貿為主導的經濟,如上海及蘇州都是大型的外貿外資企業為主的。與深圳相比,深圳的民營中小微外貿企業數量比上海及蘇州更多更龐大,所以早期的深圳經濟潛力更強勁,相比上海與蘇州。

深圳經濟特區的土特產是怎樣的土與特(搞錢之都的深圳經濟實力之始未)
1978年前,深圳只是一個貧困潦倒的漁村,在中國所有的經濟特區中也是較差的。
   
2021年,火爆的全中國的深圳金句是:深圳的土特產早就不是荔枝了,深圳現在的土特產是企業家。這句話放在1978至2008年的期間是完全正確的。現在的深圳土特產企業家,要加上很多的條件才能更好解釋2021年的深圳。如深圳高端科技的企業家搶高端人才的方式振驚全中國:許多全中國一流名校的畢業生被深圳搶走。國內許多城市沒實力搶不起。但就連低端的流水線普工深圳也不放過,如自從將福田至松崗的地鐵直線開通後,就可以將所有三來一補的中低端企業從深圳龍華新區撤出到公明與石岩及松崗一眾深圳效區。而原來以中低端企業家為主的團體,依然能夠非常方便地從深圳效區公明及松崗類的企業回到深圳市中心甚至是香港的家中。也就是說這些中低端的企業完全不用搬離開深圳,深圳的效區仍然有許多空間可以發展,憑藉深圳2300元的最低工資底薪仍然可以從全中國各地搶來許多低端的流水線普工。
   
所以2021年的深圳無論是搶全中國的高端人才還是搶全中國的低端流水線普工,仍然是具有很強大的實力。所以深圳與香港片區的富人區,仍然是以企業家群體為主。當然企業家群體也是分層次的,但深圳的希望是無論是高端科技層次的企業家還是低端層次的代工企業家都希望能夠通吃,都希望能留在深圳或至少是留在深圳的隔壁,即東莞。
   
所以在2021年的深圳市中心區域形成了以高端科技與高端人才集中的區域,這樣的區域才能創造最強大的經濟價值。但是深圳傳統的土特產企業家群體也是不能放棄的,就如同原子核(質子與中子)原理那樣:雖然原子核(高端科技企業)只占整個整個原子體積(整個深圳空間)的極小一部份,但品質(經濟產值)卻占了整個原子(深圳)的95%以上。但是人類社會的城市經濟中,優質高端的科技企業數量是有限的,所以中低端的企業才是普遍現象,所以中低端企業家群體的經濟實力還是遠超於普遍高端人才的經濟實力(如有普通中低端企業主能一年掙幾百萬元甚至是上億元錢的,有幾個高端的人才能靠打工掙到這麼多錢的?),所以一線大城市絕不可輕易放棄這些有大財力的中低端企業家群體,何況許多有些實力的企業家群體早就在深圳甚至是香港買房安家樂業了。這些深圳的土特產,即巨量中低端企業家群體仍然需要在深圳效區或深圳隔壁的東莞繼續開工廠,巨量低端的流水線普工仍然是必搶的,而憑藉深圳的最低工資底薪優勢仍然可以從全中國搶來低端的流水線普工。而深港交界處的福田口岸地鐵直通深莞交界處的松崗,就正是為了方便深港企業家群體的工廠生意需求:有了這條地鐵線路,即可防止這些深港企業家群體買掉房產逃離深圳,又可讓深圳效區松崗類與東莞繼承中低端企業的大規模搬家到此區域的大發展。這樣就可以繼續繼承深圳的土特產企業家家業,同時也進一步防止了肥水不流外省田。
   
總之在2021年,要充分發揮深圳的土特產企業家群體的精神。這個土字的深層含義是:無論是什麼層次的企業家與打工人,深圳能吃得下的都要通吃,實在吃不下的可以留點給隔壁的東莞鄰居。所以在2021年,可以看到無論是全中國的名校畢業生還是全中國的普通工人,還是被深圳強勁的及海量的搶來。名校畢業生對應的是深圳市中心的高端科技企業,普通工人對應的是以深圳效區公明及松崗乃至東莞的普通中低端企業。
     
無論是高端科技的企業家群體還是中低端代工(富士康類)企業的企業家群體,共同構成了深港富人區域的群體。雖然這兩個不同的企業家群體所擁有的財富級別有所不同,但他們仍然是深港莞的富豪群體。他們的財富實力仍大量超越高端打工人的財富實力,他們才是整個城市的核心財富與整個城市的核心競爭力。所以一定要對“搞錢之都”的深圳有深刻而清醒的理解,特別是對深圳的土特產:企業家群體性的土字是通吃的代表。是要將高端科技與中低端代工要通吃,即對於企業既要華為騰訊又要富士康,對於打工人既要搶全中國的名校畢業生又要不放過普通的流水線員工。
   
這才是2021年的深圳,才是深圳經濟最真實的一面。也預示著深圳特區的未來,以及深圳特區的土特產中的土與特是怎麼樣構成與發展的。

糧食危機離中國有多近
只要世界的糧食與大豆不向中國出口,中國內社會立刻產生糧食危機。那世界減少向或不向中國出口糧食與大豆的原因是什麼呢?
   
原因一,假設如2020年的全球疫情再次暴發,許多國家的農業產業鏈與資金蓮因疫情管控而導致中斷,部份國家發生糧食大漲價,從而導致許多產糧大國未雨綢繆減少糧食出口或禁止糧食出口,甚至是想借機大量囤糧暴富。
   
原因二,世界最大的糧食出口國就這麼幾個國家,世界主要糧食的出口國家如美國類,也被控制在某些世界頂級的大財團的手中。他們可以操控世界的糧價,在某些條件成熟的情況下。
     
原因三,世界貿易與政治格局導致的,如中美貿易戰或地緣政治戰等,導致美國不想出口或買大豆及糧食給中國了。
   
原因四,世界性的蝗災與水災及旱災同時發生,如科技先進的美國先極旱災再水災,科技落後的非洲則來個大蝗災。這樣就導致國際糧食供應極不穩定,可能導致中國會在某些年份下有錢也難以大量進口別國的糧食與大豆。
     
原因五,隨著世界經濟的發展,以印度與東南亞及非洲的國家也將會逐漸崛起。而這些人口大國有了經濟實力後,也將會像中國一樣,從貧困且以出口糧食為主的人口農業大國轉變成急需國際糧食與大豆的工業大國。這個時候,國際糧食與大豆的價格將完全變成賣方的市場,賣多少錢一斤糧食與大豆完全由生產供應商說了算。
     
原因六,中國是以山區為主的國家,且近十多年來各種農資價格不斷上漲,又在低價進口糧的不斷衝擊下,中國農民放棄農業的人口一定是巨量的。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因某些原因而遇到無法從國際上進口糧食與大豆(即使有錢也很難買到),那麼這個時候中國社會內暴發的糧食危機將是前所未有的。
       
原因七,中國在近幾十年雖然嘴(中央文件)上不斷地叫發展三農,但實際上所有的農民都設法想要逃離農業,只有工廠不招的大齡農民才從事農業。而從以山區為主的中國近十多年的木本油料與木本飼料發展來說甚至是出現了倒退的現象,可以證明許多地方政府在經濟利益面前,對建立山區荒漠的樹上油庫與樹上飼料庫的建設並不積極。即使有個別農業公司走上了向山區的木本油料樹與木本飼料樹的路子也難以成功。因為木本油料樹與木本飼料樹的優種找不到,也因為沒地方政府的支撐也沒有高端的科技人員來搞研究。如從袁隆平的水稻雜交那樣,如果沒有地方政府的支撐,袁隆平能找到大片的實驗田嗎?又能有地方政府給予資金支持嗎等等?如果沒有這些最基礎的東西支持,袁隆平能育出特高產水稻的種子嗎?中國又能讓水稻產量的持續暴漲嗎?所以木本油料與木本飼料也同樣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找不到優質的品種,也很少有能人搞優種研究,地方政府的實際政策也不怎麼喜歡支持。
     
從以上七點原因可以發現,只要中國不發生糧食與大豆的危機,如果發生必然是轟轟烈烈的。
     
所以從中國的山區國情出發,全力研究與發展木本油料樹及木本飼料樹,並強力研究這些木本飼料中的抗營養因數應怎樣以最低的成本去除掉,實現工業飼養動物對木本飼料營養的吸引轉化率,即料肉比率。還有中國內許多養殖動物的品種都是從歐美國家引種的,這些品種的動物與中國本土經幾千年進化的地方品種有所不同。如中國的本土地方豬是雜食豬,可消化各種發酵後的木本飼料,但與歐美品種的豬相比,這些本土品種豬的生長週期比較長,料肉比較低,但是本土品種豬的肉質較好,能很好消化吸收發酵後的木本飼料,適應中國山區國情特產的各種木本飼料作物。而雞、牛、羊等也一樣,從歐美引種的普遍不太適應中國的木本飼料。
       
所以不管糧食危機離中國還有多遠,我們都應未雨綢繆,在國際糧食危機來臨前做好規劃與準備,不管這些危機是因自然因素發生的還是由國際地緣政治引起的。
     
中國未來三農的發展趨勢
即是農民又是工人的雙重身份。因為中國的最低工資底薪很低,還有很多連最低工資底薪都不遵守的小老闆(實行計件制),工人在公司訂單不穩定的情況下,計件工資收入很低。在這種情況下,工人的只有靠種養殖來降低家庭食品的開支了,而養殖的糞便又是種植作物的肥料,從而可以降低化肥這個重要農資的支出。所以未來在中國從事農業的依然是靠這些即是工人又是農民的群體。
     
二是中國的土地國情是以山區為主,無法向以美國為首的平原農業國家學習。
     
三中國未來的中低端外貿易不再具有相對的優勢,在與印度與非洲的較量中。而中國的高科技轉型又有美國等的抗拒,轉型之路困苦且代價全由底層百姓承受。所以底層百姓在失業的情況下,也只有在自己的土地上靠種養殖讓家庭度過失業危機。
     
四中國各地的經濟開發,導致更多的農民實現家門口就業,這樣更加方便照顧老父母親與孩子,同時也更加方便在家裏搞起種養殖的副業來降低自己家庭的食品支出。
     
所以中國未來的農民便是現在的底層產業工人。中國未來的三農發展趨勢受公司訂單量與地方最低工資底薪影響最大。如果公司訂單量因國際經濟危機影響最大,而最低工資底薪又很低物價房價又很高,那麼從底層產業工人返鄉務農則會大量增加。反之,如果公司效益很好務工收益高,則農民轉變成底層產業工人就會大量增加。
   
未來國際經濟貿易前景不明朗加上中國對底層百姓的各種保障又嚴重不足,所以土地仍然是未來底層百姓的命根子。以山區為主的中國仍需要這些底層百姓對山坡土地的精耕細作。

解決中國巨量進口大豆的辦法
糧油肉產業與蔬菜產業及水果產業已成長為中國的萬億級別的大市場產業。而蔬菜及水果產業逐漸出現產能過剩的局面(即產品滯銷,供應遠超出需求),但糧油肉卻開始出現了供應不足(如從2020年起糧食漲價,豬肉價格高位橫盤,飼料大幅漲價等等),導致從2020年起中國從國外的進口大豆量及玉米類的數量開始新一輪的巨漲。
     
而中國以山區為主的國情也決定了中國無法向以美國為主的平原農業學習與發展,導致了中國的山區省市類只能全力發展山區水果(如以山區為主的廣西已發展成為了全中國最大的山區園林水果種植大省),但水果開始出現了滯銷。於是在飼料大漲價的年份下,在許多底層人無法實現吃肉自由的情況下,許多滯銷的水果開始成為飼料果,甚至是有人以幾分錢每斤的價格大量收購劣質果與滯銷果來大規模養殖黃粉蟲,然後再將黃粉蟲加工成高端的城市寵物魚的飼料,從而掙大錢。同時也有廣西的農戶發雞鴨鵝等連續幾天吃了過多的滯銷荔枝肉後,再將雞鴨等殺掉煲湯喝,發現湯與肉都帶有一股清香甜的荔枝味,這與直接放荔枝肉煲雞湯的味道又有根本的區別,這個區別恐怕只有嘗過的人才會懂得。這個可能是因為有點像人連續好幾天吃了過多的荔枝後,感覺到無論是出汗還是小便甚至是拉屎,都可以感覺到有一股荔枝的味道。而動物連續幾天過多食了荔枝肉後也是一樣子的,可能因為荔枝的味道已經滲入到了血肉之中,此時此刻的雞鴨等真正成為了荔枝雞荔枝鴨(即肉中帶有荔枝味道的雞與鴨)。而在廣西普通品種荔枝大滯銷的近十年時間裏,甚至是有人大量低價收滯銷荔枝與劣質荔枝喂牛,收購的老闆說即使是收玉米杆類的青飼料也要一兩毛錢每斤,而一兩毛錢每斤的滯銷荔枝的營養價值遠大於普通的青飼料。(為什麼有些大規模牛場不敢收滯銷荔枝喂牛,這可能是因為牛場老闆還找不到荔枝核的解藥,即牛吃了過量的荔枝核後會產生一些副作用,而這些副作用需要一些特殊的中藥做解藥。)
     
寫到這裏,許多讀者可能猜到了中國該怎樣靠中國內解決養殖飼料缺乏的困境了。畢竟中國巨量進口大豆的目標用途無非是炸油與做飼料原料,而未來的國際大豆價格還可能完全是賣方的市場。而中國又是一個以山區為主的國家,傳統大豆糧食類的作物根本無法與美國為首的平原國家去競爭。所以中國只能全力發展山區農業,山區農業只能以木本油料與水果為主(如廣西湖南等山區巨量種植的油茶樹與水果樹),而山區大量種植木本油料的各式樹木,能極大的增加各種中高端食用油的供應量,從而使中國的中高端社會極大降低對低端的轉基因大豆油的需求,從而降低轉基因大豆炸油的需求。
   
而中國對養殖飼料的巨量需求,也可以通過飼料水果的方案來解決。隨著以山區為主的廣西成為全中國第一大山區園林水果生產大省的光環下,出於山區百姓大脫貧與地方政府扶貧的巨大需求,未來將有更多的以山區為主的省市縣會成長為以山區水果為主導經濟的省市縣。局時,中國的水果產能將會進一步暴漲,所以種植粗放易管的飼料水果與木本油料樹林將成為一種國情需求。(而且這些飼料水果核最好含油率高,即水果核經簡單脫毒後,可用於炸油,炸油後的原料還可以用作飼料原料。)同時,許多水果還可涼曬成水果幹(如柿子類等),然後將水果乾粉碎成養殖飼料,(如果水果核有需要脫毒的,應經過脫毒處理制飼料)。
       
隨著印度與非洲國家的逐漸崛起,這些國家也將會逐漸加入糧食與大豆的爭奪之中,局時世界的糧食與大豆市場將完全轉變成賣方市場(即供應方的市場),賣多少錢一斤大豆與玉米等糧食的價格完全由生產供應的國家說了算。這個時候,中國將面臨大豆危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中國應未雨綢繆,做好準備。(畢竟從2020年起國際糧價已蠢蠢欲動了,中國內大豆玉米等已經漲聲一片。收入低下的底層社會生存將更艱難困苦。)
   
2021年中國的水果產業已經生長成萬億元級的市場,而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水果生產第一大國,這也符合中國以山區為主的國情。而在2020年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減少對大豆的依賴程度,也為未來其他的人口大國對大豆進口的爭奪戰留下一些餘地。所以以山區為主的中國國情應強力發展木本油料的樹木與飼料水果的樹木,只有將中國巨量產能的水果樹轉變成木本食用油樹木與飼料水果的樹木,才能將以山區為主的中國對國際大豆的需求降到最低,才能在未來讓中國完全實現14億人口的糧食與食用油及肉類的自由與安全。才能在完全不進口國際大豆與糧食的情況下,才能真正讓中國的糧油肉價格平易近人,讓底層社會完全實現吃肉自由。


【更多新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