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尤努斯旋風 強勢登台!

獨家報導/ 2019.12.05 17:11

製作人:張淯 社長、吳錦珠|文:徐偉珍|攝影:石雨鑫、李明修、陳椿樺、紀驊修、黃億達、高全億|責任編輯:林玟玟|核稿編輯:陳曉玫

深陷政黨惡鬥、政局動盪、暴力衝突不斷的孟加拉,1973年在貧窮線以下人口比率高達74%,相對2000年聯合國訂下「窮人減半」的目標,看來似乎遙遙無期,但在尤努斯博士的努力下,2015年就達到「窮人減半」,且成為僅次於印度和巴基斯坦,排名第三大的經濟體。究竟尤努斯是誰?為何能改變一整個國家的命運?

尤努斯博士所創立的格萊珉模式,已擴展到超過100多個國家、借錢給超過800萬的窮,因此他被譽為「窮人的銀行家」、「微型貸款之父」,並於2006年獲諾貝爾和平獎,也是唯一一位以經濟學家的身分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

著滿頭白髮、有著睿智有神的深邃雙眼、穿著格萊珉集團所製的傳統服飾是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博士的一貫打扮,他所創辦的格萊珉集團,包含孟加拉最大的銀行-格萊珉銀行,有2千多個分行以外,還有超過30個格萊珉集團事業群,而這麼龐大的組織,最初卻只是從口袋裡隨意掏出、為了助人的27美元(約台幣810元)肇始。

東亞年會主論壇二:微型金融現況與發展。

把握當下 循序漸進

尤努斯博士出生於祖父與父親都是珠寶商的世襲家庭,排行老二,自小生活不虞匱乏,他誕生時的孟加拉,隸屬於英屬印度的一省,後被劃分在巴基斯坦境內。雖然在小時候,他出生的環境相對來說是屬於較優渥的一群,但在他慈悲明澈的眼睛裡所觀察到的孟加拉,卻對貧窮並不陌生,這點對家鄉的印象,也牢牢烙印在他小小的心靈當中,總渴望著長大後能夠改變些什麼。

1971年,歷經9個月的獨立戰爭,孟加拉脫離巴基斯坦成為獨立國家。在美國獲得經濟學博士並於大學任教的尤努斯博士,於1972年帶著美貌的俄羅斯裔的美籍太太與剛出生的可愛女兒重新回到故鄉的土地上,原本近鄉情怯、滿懷期待的心情卻被眼前一幕幕攝人的景象所取代,在他眼瞳裡投影,久久揮散不去。

眼前沒有路,就闖出路;貧窮應該屬於博物館,不屬於文明世界。
-尤努斯博士

映入眼簾的故土,是苦難人民的一片艱難竭蹶,隨即在1974至1975年又面臨著「孟加拉大饑荒」的慘劇,民有饑色、野有餓莩,成千上萬人喪生於此,這般強烈的衝擊,使尤努斯博士在霎那間感受到無力感,因此他開始有了一個夢想:「希望世界上再也沒有貧窮的人、每個人都能夠對未來充滿希望。」

然而該怎麼辦呢?在最近上映的電影《冰雪奇緣2》中,主角艾莎遭遇困境、不知如何是好時,只能依循現有的努力與方向「循序漸進」,恰好尤努斯博士也是這樣認為的。他表示,當一個人萬念俱灰的時候,要先去夢想、想像,當自己的人生走到盡頭時,期待世界是怎麼樣?要相信自己是世界的創造者。就像蓋房子,先要想像房子的樣子,然後再去蓋。如果願意去想像,夢想就愈能成真,如果連想像也不去想像,那一定不會實現。「我想創造一個無貧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窮人是不存在的。人們必須到博物館中才看得到窮人,這就是我想像的世界。」尤努斯說:「有了想像之後,還要擁有強烈的決心,因為從沒做過,難免會產生懷疑,但既然決定要做,就從當下開始,去使用自己的力量,才不會浪費人生。」

東亞年會主論壇三:社會創新實踐經驗分享。

發現問題 解決問題

雖然在孟加拉,尤努斯是大學教授,經濟並沒有匱乏之處,但身為一位經濟學的博士,他認為既然自己從美國念書歸國,應該學有所成、發揮自己的專才貢獻社會,因此帶領學生實際走訪鄉村,以鄉村的實地勘查做為經濟學的見習,這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學有所用」,畢竟「學生」就是要學可以用的學問,才是「學生」;如果在課堂當中學習到的知識,卻無法實際運用於社會環境,就變成「學死」、讀死書了。所以他認為,走出戶外、實地了解自己國家的經濟狀況,不但是身為一名經濟學者對待社會環境的正確表現,更是身為一名老師對學生教育負責任的態度。

他與學生走訪到一個名叫Jobra的村落,遇到一名擁有技藝精湛的竹編手藝師,也是當地貧困的婦女Sufyia,Sufyia雖然有良好的工作能力,但卻沒有生財工具,她的經濟狀況無力購買竹編材料,又因為當時沒有銀行願意在鄉村設立據點,Sufyia只能跟高利貸借錢購買材料,不僅如此,她還被迫將產品以低廉的價格賤賣給地下錢莊,就算無日無休的辛苦工作,Sufyia每天最多也只能賺2分美元(約新台幣0.6元)的收入。在孟加拉農村固有經濟體制的層層剝削下,貧窮成為一種世代的詛咒,就算孩子長大,也無力打破這樣的高利貸、低收入的惡性循環。

尤努斯博士以一週的時間,與學生一起實行田野調查,發現在Jobra村中跟Sufyia有相同困境的婦女有42位,而她們總共需要27美元(約810元台幣)才能還債。於是,尤努斯從口袋裡掏出27美元借給她們,讓她們清償債務。尤努斯博士的義舉,讓整個村落可以有脫貧與翻身的機會,他也不曾想到,一個簡單的行為,就可以為一個人,甚至一個家庭、或著這個家庭的子子孫孫帶來無限的希望!

窮人銀行 女性翻身

從這27美元為起點,尤努斯博士開始有系統的借錢給更多窮人,後來就有了格萊珉(Grameen)銀行,格萊珉是「鄉村」的意思,就是因為一般銀行不願意在鄉村駐點,而尤努斯博士才特意開了專門為「鄉村」所辦的「鄉村銀行」,而普遍更為人所知、更親切、更貼切的稱謂即為「窮人銀行」。尤努斯不但改變了窮人的社會結構,還帶領性別平權與女性就業的風潮。

在借錢給窮人、改變他們的生活之後,尤努斯博士也知道,借錢是「治標不治本」的解決方式,他希望窮人不要因為沒有負債而滿足,而要能夠靠自己自力更生、找到活下去的動力與目標,為自己感到光榮,才能夠算是有意義的人生。在30多年前的孟加拉鄉村,男人普遍認為不應該借錢給女人,女人更不能拋頭露面去工作,造成兩性之間的不平等,但卻因為尤努斯的努力之下,而使得孟加拉女性在社會上的尊嚴與多年來的歷史定位被徹底改寫。

你不需要是一個專家才能做事,無知是一種幸福,當你對這個行業很了解,反而無法打破框架。-尤努斯博士

一位叫做Morji的婦女表示,以前即便很窮,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改變。但在她從開始「線裝書」手工裝訂的創業事業上,跟格萊珉銀行貸款6次,已擁有6名員工,現在還計畫增資,她不但擁有了自己的事業、還可同時照顧家庭。她為家裡添購了馬桶、電視機以及大型家具,更重要的是她賺得已經比她的老公還多,而丈夫卻一點都不介意,可見不但窮人的命運改變了,女性的社會地位也就此翻轉、夫妻之間的溝通也更順暢,減少許多因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等民生經濟過不去而吵架離婚的機率。

尤努斯博士在孟加拉8萬多個村子裡建立起格萊珉銀行的制度,共有1.4萬個窮人借貸中心、借錢給超過800萬的窮人,其中超過9成為婦女。除了Sufyia Morji以外,我們也可以從這樣的借款數據了解,他的經濟理論,讓多少位孟加拉婦女家庭的經濟狀況得以翻轉、社會地位得以提升。

東亞年會分論壇報告,由遠見雜誌社長楊瑪利主持與10所大學YSBC學術代表與談。

公益獲利 相得益彰

格萊珉銀行搭配行員定期下鄉收取還款金額,使倒帳風險完全受到控管,當初沒有任何人看好尤努斯博士借錢給窮人,因為一般人會給窮人貼上不好的標籤,認為尤努斯借出去的錢最後會石沉大海,但如今格萊珉銀行的放款金額累積到113億美元(約新台幣3,400億元),還款率更高達97%。其中跟銀行往來5年以上的借款人,脫離貧窮線的比例高達64%。

這樣的創新制度,演變成兼具公益與獲利的好生意,誰都想不到專門借錢給窮人的銀行可以賺錢,這是任何有生意頭腦的企業家都不曾想過的事。「無知,是老天爺給我的最好禮物。你不需要是一個專家才能做事,像我成為銀行家前,其實對銀行一竅不通,當你對這個行業很了解,反而無法打破框架。」尤努斯博士表示,與其要懂得「專業」才去做,反而會有許多「專業」的負累,而允許自己的「專業」反倒是創意與活力的來源。

東亞年會主論壇一:社會創新行動方案政策與理念。

一開始,尤努斯博士只是單純的想幫助更多窮人能夠脫貧,但卻在助人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地變成了企業家,創立超過30個事業體,例如:格萊珉電信,提供鄉村行動電話服務與電信基礎設施服務;格萊珉夏夢格里傳統服飾工藝與手工藝品,尤努斯博士穿著的衣服即來自於此,儼然是最佳的服裝代言人;格萊珉太陽能發電系統,供應鄉村地區再生能源;格萊珉健康照護服務,提供窮人醫療服務;格萊珉護士學校提供鄉下女孩健康照護與醫療訓練;格萊珉綠色兒童眼科醫院,是第一間社會企業醫院;最著名的為社會企業設計實驗室,已培養、投資超過100個社會企業等。

「賺錢很快樂,幫助別人更快樂、超級快樂!」是尤努斯博士的名言,格萊珉銀行的放款金額除了創立的前幾年之外,借貸資產100%源於窮人的存款,沒有一分一毫來自捐款,這張耀眼的成績單讓人看到窮人的自尊心、鬥志與希望,也引發全球性的關注,包括日本、美國、埃及、印度、烏干達、柬埔寨等數十國都開始展開微型貸款計劃,在台灣則由董事長蔡慧玲、執行長王絹閔與108位先鋒天使,於2015年正式成立「財團法人台灣尤努斯基金會」,將這樣的尤努斯精神傳愛台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