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倩萍 劉真 地震

【鬼船瑪麗號:詛咒與未知,哪一種才是心魔?】

滔客/月下凌冰) 2019.10.25 09:26
許多人是恐怖片的忠實觀眾,而令人困擾的是恐怖片其實有兩大族群,大致是第一類包含靈異鬼怪的恐怖片以及第二種驚悚殺人的恐怖片。在挑選電影的時候,這兩類族群的觀眾有可能是有區別的。
然而要將這種分類放在這部〈鬼船瑪麗號〉上的話也許會失敗,因為它包含了這兩種族群喜愛的特點:靈異鬼怪和驚悚殺人。
 
 
據說這部電影和歷史上的鬼船事件多有吻合,抱持著這種心情去觀影的話就應該能得到不少樂趣,畢竟傳說中的故事被新聞繪聲繪影後真的十足吊人胃口,電影本身開場也平實地敘述瑪麗號如何出現在主角的面前,主角和觀眾一樣,在航海及觀影的過程中逐漸感受瑪麗號究竟有沒有哪裡不對勁。
演員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的名氣讓這艘出航的鬼船更有看頭,他的演技自然是不在話下,將一個男人成長後直覺地仍擁有男孩天馬行空夢想的那種個性表現得淋漓盡致。要說一個男人有沒有夢想,就看他的年紀了。你若仍有夢想,那麼你在心態上就絕不是老人。
蓋瑞歐德曼所演出的主角大衛就是個仍有夢想的男人,儘管鬚髮蒼蒼,但他不顧一切要出航、要為妻女尋求更理想更歡快的生活的那種勁兒,不得不說那真是青春少年啊!是不是但凡說到海洋~ 夢想遠颺這樣的詞就會出現在每一個渴求流浪的人腦海中呢?或者,真是瑪麗號的魔性,讓他忘了負債、讓他拋下陸上的家,遠颺去一個未知的方向。
 
 
不錯,這個「未知」正是這部片的中心所在。
瑪麗號之所以詭譎,是因為沒有人知道之前航行它的船長、船員都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知道它為什麼會孤絕地被人拖到港口,殘爛的程度至此。
大衛的妻子倒是抓住了這個未知,從一開始她就不贊成出海,不贊成丈夫逐夢,爾後雖然也順從了丈夫的強力要求,但對一切的未知讓她從一開始就是疑慮的,所以她總是那個隱隱發現異狀的人,而大衛則是直接面對異狀的人。有疑慮的人會去發現到許多不對勁的地方,而心中只想著大海的男人只能接受發生異狀的後果。
未知便成了兩個人的心魔。
 
電影利用倒敘的手法讓妻子的角色去闡述這個未知,也就是說當檢調人員詢問她時,她和我們一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只能說出她的經歷,而她認為別人根本不會相信它~ 不會相信船被詛咒了。就像電影有沒有辦法說服觀眾這些異象根本就不會是在大海中的密室(四面都是海的船上,其實就像是一個密室)應該會發生的。
 
 
電影中出現的女鬼形象並沒有那麼嚇人,嚇人的反倒是那些受到影響而一個個行為異常的角色。大女兒的男友是第一個,接下來是同行的水手,然後是大女兒、二女兒,當異常發生在親人身上時,男女主角才意識到那個未知有多可怕。
詛咒本身其實很好破解的,那就是不要上船。但是一上了船,一進了密室,你就無法脫身。
電影營造的恐怖氣氛大體上來說也是屬於讓觀眾陷入未知的狀態而已,但是夫妻倆爭吵的場面很精采也很寫實,任何一對夫妻遇到這種情況,這就是最赤裸的呈現了。
 
其實不太知道電影最終代表的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鬼船這次有人活著回來了?還是詛咒並不是詛咒,只是有個怨靈?或者,未知數終究成了最大的心魔,任由觀眾自己去評判了?
 
 
( 圖片來源 : IMDb )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