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少年更識愁滋味《囧男孩》世界小小的,受傷的可能大大的】

滔客/service@talk.tw () 2017.09.26 13:00

《囧男孩》是絕佳「幼稚」的範本,同時成熟地哭醒青春。騙子1和2號大概開心得要死,幾乎是免於淚線分泌悲傷的惡襲。兩個小兒,不停地犯錯,然後忝不知恥地暫時從善,再繼續為下個錯誤用功準備。肉肉的女老師在嘴上刻意塗抹顯麗的口紅,用力留在騙子1.2號的臉上好詔告校園,這種處罰甜蜜得可以,也讓人害怕到不行。如此的安排,深感導演的柔性超越母性,讓人討厭的「屁孩」形象,被楊雅喆體貼地佈置,兩呆頭竟很是可愛。

 

囧男孩 (1)

 

《囧男孩》充滿了最重要的小事:精神病的父親、吝嗇的阿嬤、喪母的林同學、魔笛驅鼠的故事、騙子2號的小妹、當然大人覺得不過是玩具的卡達天王,份量更是十足。

 

囧男孩 (3)

 

其中「魔笛驅鼠」,顯得很無所立足,其實秘密藏在音樂裡,《囧男孩》對音樂的創意使我愛深且切,最後騙子1號,正在為友誼與理想的掙扎之間,選擇真正在意的東西,方法是不能與之前搞怪等級的錯誤相論的「錯誤」,那畫面藏著如此重大的危險,卻用了電影中段魔笛驅鼠強調的音樂-垃圾車,騙子1號的動機 ,如音樂稚性且附帶滑稽聯想,致命性的「錯誤」上了糖衣卻是苦難開端。「魔笛驅鼠」的童話簡化了複雜,不贅詞地達成層次,又常保故事童趣的新鮮。關於音樂,鍾興民的〈青春的時光走廊〉,每每出現都很長,卻不感煽情而節制。

 

囧男孩 (2)

 

傳說,飛快溜下滑水道就能到達異次元,「異次元」是騙子1號口中將小孩帶走瞬間偷渡成大人的祕境,也是電影拋棄童年的所在。當騙子2號意識到錯誤已不像被老師親親幾下或挨受皮肉懲罰就能挽回,他決心穿過異次元,到達騙子1號已被自己忘記的未來彼岸。骨子裡雖有逃避的企圖,但當所有人一幕幕揮手示離的蒙太奇襯出,曉得騙子2號的代價是向生命當下最重要的小事告別,便使人心軟。只是,騙子2號當時還想不到,多年後的他將會憶起此刻勇氣形成的命運迴圈會是多感人。

 

囧男孩 (4)

 

成年後的2號成了這座滑水道的看守員,當他正煩某個孩子來來回回乘玩,下意識調侃後,聽到關於異次元通往未來的狂想答自那某個孩子,並說明聽從「他」的父親。已經不再是騙子2號的2號,圈起他一慣窺探景象的右手五指貼著眼睛,望向那某個孩子的父親方向,畫面切成記憶裡騙子1號以及1號的精神病老爸,他們一站一坐朝視線發處揮手,那表情笑得自然,揮手也終於意非告別,而是迎接。

 

囧男孩 (5)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社群留言